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瞑瞳魔功再现世
    “既然你们一心求死,霍某人便成全了你们!”霍溪沉长笑一声,周身有黑红二色气息环绕,双眼瞳孔竟是变为两个仿佛要摄人魂魄的黑色漩涡。

    无数道细细密密的气线在霍溪沉身前浮现,结成一张大网。

    “不好!这是玄教的瞑瞳魔功!他竟然会瞑瞳魔功!”

    粉衣女子惊呼一声,其余两人当即齐齐色变,瞑瞳魔功在几十年前可谓凶名赫赫,盖因此法可以吸纳他人的修为化为己用,修炼此法的修士就像一只饕餮,只进不出,让其修为境界一日千里,当年一位玄教长老修炼此法,不知有多少无辜修士被其吸成人干,最后引得佛道两家高手齐出,将其斩杀于当年的东都城中。

    霍溪沉嘴角含笑,对于这些想要杀他的人没有丝毫手下容情,轻轻弹指,那张结好的剑网便朝众人压下。

    佩刀男子和粉衣女子险之又险地躲过剑网,可陈老大却是没有这么好运,被剑网包裹其中,整个人瞬间被斩去四肢,只剩下一个躯干。

    片刻的沉默之后,陈老大的惨嚎声响彻整个客栈,血腥气瞬间弥漫了整个客栈大堂。

    接着霍溪沉一指点退佩刀男子的出刀,又轻轻一手拨开粉衣女子的各色法术,境界虽然相同,但修为上的差距显露无遗。

    粉衣女子急声道:“霍溪沉,你竟然敢修炼此等禁忌法门,若是传扬出去,难道就不怕变成过街的老鼠,人人得而诛之!?”

    霍溪沉虚手摄过只剩下躯干的陈老大,只见陈老大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下去,不过片刻功夫已然变成一具干尸。

    +q看正版章节o上ac.c

    他冷笑道:“传扬出去?只要你们也死在这儿,谁还会传扬出去!?”

    话音落下,他站在原地不动,右手手指连点如疾风骤雨,每一次点出,都有一道气线激射而出。

    剩下的最后两人苦苦支撑。

    这会儿差多已经尘埃落定,佩刀男子和粉衣女子虽然占了人数上的优势,但无奈修为实在相差太多,败亡只是时间问题,不过那位佩刀男子毕竟也是实打实的人仙境界,也有几手压箱底的手段,不愿就此束手待毙,寻到一个机会之后,猛地一刀斩出。

    这一刀包含了佩刀男子毕生的修为,算是舍命一击。

    只见长刀黯然无光,如同鬼魅,寂然无声之间取人性命。

    霍溪沉神情不变,一直空闲的左手抬起,一指点出,落在刀锋上。

    他早年时曾经跟随父亲前往帝都,在那儿有幸欣赏了大国手苏若是的一曲将军令,从苏大家的鼓法中悟出一门以指代槌的指法。

    这一指便是鼓槌,敲击在刀锋上,发出一声沉闷声响,霍溪沉的手指纹丝未动,而佩刀男子则连人带刀凝滞在半空中。

    下一刻,霍溪沉看了他一眼,佩刀男子一身骤然散尽,浑身上下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下去,整个人仿佛在一瞬间缩水了三分之一。

    粉衣女子见此情景之后,转身欲逃,被霍溪沉一指点破后心,剑气穿胸而过,不过是鬼仙境界的女子向前踉跄几步后不支倒地,霍溪沉大踏步向前,伸手按在她的脑袋上,如法炮制地将这名妖艳女子也吸成一具干尸。

    干尸枯槁而枯木,身上却又穿着艳丽衣裙,反差极大,甚是骇人。

    霍溪沉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肚子,仿佛是刚刚吃饱,然后抬头看向正在柜台后的老板娘,开口道:“今日叨扰,霍某甚是惶恐,今日客栈的损失霍某定会全部照价赔偿,只是霍某还有一事想要请教老板娘,还望老板娘不吝告知。”

    老板娘趴在柜台上,将此起彼伏的身段完美展示出来,笑眯眯道:“霍公子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好了,妾身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霍溪沉缓缓说道:“老板娘,方才霍某有意试探,故意将几道剑气射向柜台,虽然霍某这一手分光剑修习时日尚短,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随便接下的,可老板娘你却能不动声色地接下霍某一十三道剑气,这份修为恐怕不在霍某之下,若是霍某没有看错的话,似花非花,似月非月,镜花水月,这应该是镜花五烟罗的手段。方才老板娘一直作壁上观,如今可是要做那只黄雀?”

    老板娘脸色不变,轻轻笑道:“霍公子真是高看妾身了,妾身有几分修为傍身不假,可却远比不上霍公子,自承平二年,妾身孤身一人至此,一砖一瓦地将这家破落驿站改成客栈,至今已有二十余载,说到底不过是想要过点平常人的日子罢了,若是妾身说这些人与妾身没有半分关系,妾身对霍公子手中的祁山仙药也没有半分想法,霍公子是信还是不信?”

    霍溪沉死死盯着老板娘,平静问道:“老板娘出身何处?是暗卫府,还是天机阁?亦或是那个全是女子的牡丹?”

    老板娘平静道:“霍公子都猜错了,妾身既不是暗卫府中人,也不是天机阁中人,虽说早年时与牡丹有些交情,但也算不上牡丹中人,至于妾身的真实身份到底如何,还是奉劝公子不要打听为好,毕竟牵扯到许多陈年旧事,说不定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霍溪沉脸色一变,他出身于霍家高阀,不能算是纯粹的江湖人,也算是半个公门修行之人,对于这等会招来杀身之祸的陈年旧事格外敏感,沉声道:“老板娘可是帝都人士?”

    老板娘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然后轻轻说了一个“是”字。

    霍溪沉脸色变幻不定,他虽然被父亲逐出了霍家,但家族中其他长辈支持他的却不在少数,毕竟他才是正室嫡出的长子长孙,而且他的母族也是与霍家相当的大族,加上外公舅舅的鼎力扶持,他未必就不能与那个负心父亲掰一掰手腕。

    既然他不想做一个纯粹的江湖修士,还想要继承霍家,那么一些庙堂规矩就不能不遵守,比如一些大人物不愿让旁人知道的陈年旧事,若是不识趣地刨根问底,除非你是地仙十八楼的大修士,否则都要遭殃。

    在这一点上,已经有数个不大不小的世家用满门人头证明了朝廷的决心,即使是一些根深蒂固的大世家,朝廷不好将其连根拔起,但若是触及了朝廷底线,那么作为当家人的家主也是难逃一死,而且整个家族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这种大大小小的先例屡见不鲜,不管是真是假,霍溪沉已经在心底打定主意不去招惹这个是非。

    再者说,对上这个不知深浅且来历不明的妇人,他也没有十足的必胜把握。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