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霍家公子霍溪沉
    刀锋在徐北游面前炸开,徐北游的身形暴退,后背撞破墙壁,一个后仰倒入客栈之外,瞬间不见踪迹。

    佩刀男子笑了笑,原本以为是个道门小真人,不曾想这般不堪一击,看来不过是个大宗门出来的绣花枕头。他正想继续追击,要让这个不知死活的道门弟子死在此地,忽听背后风声,身形如电地闪身一躲,只见一名手持朴刀的刀客轰然砸下,胸口处直接凹陷进去,七窍流血,应该是不活了。

    佩刀男子转头望去,只见霍溪沉正慢条斯理收回手掌,方才他仅仅是一掌便让这位一品境界的武夫当场身死,先前拦路的四名刀客只剩下为首的陈老大,其他三人均是被这位霍公子砍瓜切菜一般轻松杀死。

    高出几个境界,杀人自然容易,没有宝物,没有秘法,没有玄妙法门,凭什么越境而战,世间哪来那么多的越境而战。

    霍溪沉身形飘动,又是一掌拍在一名高壮男子的胸口上,高壮男子手中的鬼头刀落地,伸手捂住胸口向后倒退,只不过这一掌中暗藏剑气,已是渗入他的心脉之中,任凭他如何以气机补救也都是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气搅烂他的心肺,坐着等死。

    另一名壮汉眼看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生死不知,被激起了凶性,整个人身上燃起一团血色赤芒,身随刀起,朝着霍溪沉当头劈下。

    霍溪沉神情自若地躲过这一刀,然后反手一掌,直接将这人的头颅以手刀割下。

    围攻的六人瞬间倒下一半,粉衣女子也有点慌了,忍不住道:“死鬼,别管那个小道士了,赶紧过来帮忙,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儿!”

    佩刀男子落在粉衣女子身旁,脸色凝重。

    他也是实打实人仙境界,可是他发现霍溪沉的人仙境界与自己的人仙境界有些不同,若是他单独一人对上这位霍家公子,恐怕是一个有死无生的下场。

    霍溪沉甩了甩手,以磅礴气机将双手上的血迹抹去,笑道:“也好,你们一起上来受死,也省得我麻烦。”

    客栈老板娘显然是见惯了刀光剑影的人物,碰到这场面非但没有半点惊慌失措,反而是站在柜台后面看得津津有味。

    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她飞快转过头,看清来人的身份后,眼底闪过一抹讶异,随即娇笑道:“公子果然是深藏不露,只是公子你去而复返,可是动了黄雀捕蝉的心思?我奉劝公子一句,还是熄了这个念头为好。”

    来人正是在外面绕了一个圈子又返身回来的徐北游,他走到老板娘身后不愿的拐角处,刚好让大堂中人看不到他,摒去了所有气机之后,这才开口问道:“老板娘此话怎讲?”

    老板娘云淡风轻道:“公子是外地人,有所不知,这位霍公子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乃是本地大族洛阳霍家的大公子,距离帝都的皇亲国戚有点距离,但比起江南世家却也不差什么,在豫州算是一等一的公子哥了,而且根骨不俗,自小就被霍家倾注了大量心血,听说在去年就已经是人仙境界,如今江湖上有个流传甚广的‘四俊’说法,依我看啊,霍公子就是与那位江都徐公子的差距大一些,与另外三人相比,也差不多了。”

    徐北游笑问道:“老板娘也知道江都徐公子?”

    老板娘笑道:“如今谁不知道江都徐公子啊,年轻四俊中的幼麟,那可是放眼整个天下都能排得上号的俊彦人物,听说当今陛下还要将公主殿下许配给这位徐公子,那可是了不得的福分,据说这位徐公子只要能顺利迎娶公主,那就是我们大齐朝的第三位帝婿,帝婿有多大的份量,咱们这些升斗小民不好说,可既然名中沾了个‘帝’字,那就肯定小不了,不过这位徐公子多半已经不能算是江湖人,而是实实在在的庙堂大人物了,这些庙堂上大人物们的刀光剑影,咱们也就是瞧个热闹,当不得真。”

    徐北游以神魂感知大堂内的景象,此时那粉衣女子与佩刀男子、陈老大三人联手,堪堪挡住了霍溪沉,不过还是明显可以看出,此时是霍溪沉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与普通世家子弟或者宗门子弟不同,霍溪沉与人敌对经验很是老辣丰富,显然是从生死之间滚打出来的,若是这位霍公子不中途夭折,日后必然是位雄踞一方的枭雄人物。

    老板娘直起身子活动了一下,胸前的一抹壮观景象随之而动,足以让毛头小子心神目眩,接着说道:“还是拿那位徐公子来说,虽然没有亲爹,但有个天底下顶好的义父,即是当朝阁老,又膝下无子,将来百年之后,偌大的家当还不都是徐公子的?我甚至还听说,就连公主这门亲事都是韩阁老亲自向皇帝陛下求来的呢。”

    最$m新th章《…节上5,:

    徐北游打断她道:“先不说那位徐公子,还请老板娘说说这位霍公子。”

    “他啊。”老板娘瞥了眼堂内的霍溪沉,不动声色道:“虽说有个亲爹,可还不如没有呢,一大把年纪的老不羞,儿子都及冠成人了,还非要纳妾,纳妾就纳妾吧,偏偏还纳了一个狐媚子,闹出宠妾灭妻的戏码,生生气死了自己的结发妻子,也就是这位霍公子的生身之母,因为这件事,父子两人几乎反目,闹得满城风雨,最后霍家老爷也不知是不是着了魔,竟是一气之下将霍溪沉赶出了霍家。”

    老板娘似乎是个百事通,什么事情都知晓一二,顿了顿之后,接着说道:“最近听说那个狐媚子已经被扶正,成了名正言顺的霍家女主人,而且还给霍家家主生了个大胖儿子,这位霍家大公子的处境也就越发艰难了。”

    徐北游没有搭腔,转而问道:“他们说的祁山仙药又是怎么回事?”

    老板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出关之后一直到大雪山脚下,然后再从碧罗湖向北,越过整个戈壁后,便是被巫教和萨满教奉为圣地的祁山祖庭,相传在巫教最鼎盛的时候,祁山方圆千里之内都有数不清的巫教弟子居住。不过时过境迁,现在的祁山周围除了茫茫戈壁就是茫茫草原,人烟罕至。没有人烟,就连商队都不会去那儿,没有商队,马贼也不会去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只不过每隔一段时间,藏于祁山山腹中的巫教祖庭便会开启,相传其中有无数宝物,引得许多修士蜂拥而至,不过也是九死一生,能从里面出来的终究是少数,看来这位霍公子就是其中之一,至于所谓仙药,应该也是从巫教祖庭里带出来的。”

    徐北游若有所思,自语道:“九流之列的巫教吗。”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