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原来这才是江湖
    沐着晨光,徐北游背着剑匣走出了神都城,再度踏上行程。

    神都虽然只有一城,但辖境却足有半州之地,走出神都的范围也就是出了豫州境内,徐北游只要一路沿着洛河逆流而上,便可进入中都辖境。

    徐北游换了一身素净衣衫,又重新买了一顶斗笠,将满头白发束起藏好,若是再在腰间配上一把朴刀,那就有点西北刀客的意思了。

    豫州既然号称是天下之中,自然没有什么崇山峻岭,一马平川,徐北游一路行来,谈不上如何一日千里,只是比寻常人稍快的速度,一天大概能走百余里,随着距离陕州越来越近,徐北游已经可以隐隐感觉到天地之间那抹淡淡“燥意”。

    地与人相同,都有属于自己的“气”,曾经有位善于望气的大修士评价江都,说它“贩夫走卒皆有烟水气”,这便是江都的“气”,与江南相比,西北没有柔和温润的烟水之气,而是粗粝干燥的风沙之气,这让在江南待了两年的徐北游感到即是熟悉,又是陌生。

    与此同时,徐北游仍是在不断汲取白虹一剑的剑气神意,先后两战,徐北游都战而胜之,但自身境界并不稳固,所以这一路他走得不急,最好能在进入陕州之前彻底炼化白虹一剑。

    黄昏时分,徐北游来到一处由废弃驿站改成的荒野小店,老板娘是个身段妖娆的中年女子,脸上略施粉黛,妩媚天然。

    她瞧见徐北游进门后,立马从柜台后头迎了出来,行走之间尽显成熟透了的妇人风情,娇笑道:“这位客官可是要住店?别看咱们这儿店小,但比起官家的驿站也不差几分,保证让客官您满意!”

    徐北游淡淡嗯了一声,四下打量着这处小店。

    不同于那些城内客栈,只有一层,前头吃饭,后头住宿,屋里摆了七八张桌子,此时在这儿吃饭的有三桌人,其中一桌是四个刀客打扮的男子,四人围桌而坐,个个脸色阴沉,四把被棉布包裹着的朴刀斜靠在桌旁,不同于那些喜欢袒胸露乳、吆五喝六的莽夫,这四人无论喝酒吃饭,都是默不作声,就像是一条条伺机而动的毒蛇。

    另外一桌则是两名毫不掩饰一身匪气的壮汉,两把没有刀鞘的鬼头刀明晃晃地摆在桌面上,气焰嚣张。

    kjpn正d版z●首发f

    至于最后一桌,却是一名美艳女子,一头青丝绾成一个高髻,额上缀了一块硕大的红宝石额饰,身着一袭淡粉色长裙,外面罩了一件白色纱衣,举手投足间酥胸半露,撩人无比,尤其是一双秋水似的眸子轻轻流转间,媚意天成,一颦一笑间便夺魂勾魄。以徐北游的眼光看来,即使此女相貌上稍有不足,但媚态风情却另有一番滋味。

    如此一名妖艳女子敢只身在外行走,多半是所有凭仗,说不定就是哪家宗门的女子修士。

    徐北游找了个角落坐下,向老板娘要了些吃食和酒水,无意招惹是非。

    不多时后,小小客店的大门再次被推开,一名潇洒不羁黑袍公子走进客店。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位黑袍公子的身上。

    尤其是那四名刀客,直勾勾地望着这位黑袍公子,目光如刀,活像四只见到了活人的饿死鬼。

    不过黑衣公子只是淡淡扫了他们一眼,便不再理会,大步朝柜台方向走去。

    四名刀客有了一瞬间的眼神交流之后,在黑衣公子经过他们桌旁的时候,一名瘦如竹竿的男子突然站起来,伸手拦住他,冷硬道:“朋友,等一下。”

    没等黑衣公子开口说话,老板娘已经是上前一步轻笑道:“陈老大,来我店里的都是客,你这是做什么?”

    被老板娘称作陈老大的汉子微微不悦:“老板娘,你做好自己的生意就是,不该管的还是别管为好。”

    黑衣公子笑道:“老板娘的好意心领了,不过这位好汉既然有事找我,我想还是我和他谈谈为好。”

    老板娘看了黑衣公子一眼,微微叹息一声,似乎是叹息他的不知深浅,不再多说什么,退到一旁。

    这时候另外一名矮胖汉子站起了起来,看着黑衣公子不以为然道:“老大和这小子废什么话,让他把东西交出来就是。”

    黑衣公子眯起眼睛,道:“哦?在下倒是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能让几位好汉看得上眼。”

    矮胖汉子冷笑道:“少他妈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老子兄弟四人在这儿等了你三天,就是为了你身上的那件东西!”

    “不可无理!”陈老大斥责一声,接着望向黑衣公子,抱拳拱手,缓声道:“听闻公子身上有一件从祁山得来的仙药,可助人突破境界,实不相瞒,在下已经困在当前鬼仙境界近十年的光景,此次前来正是想向公子借此物一用,若是公子不弃,就当是交了在下这个朋友,日后公子有什么吩咐,我等兄弟四人绝无二话。”

    黑衣公子微微一怔,继而问道:“几位是从何处得知在下身上会有所谓的祁山仙药?”

    矮胖汉子满脸不耐道:“哪来这么多的唧唧歪歪,谁不知道祁山有仙药现世?你又是从祁山出来不久,真当我们是傻子不成?赶紧把东西交出来,要是敢说半个不字,小心老子让你走不出这个大门!”

    黑衣公子笑了笑,一手扣住腰间玉带,气态闲适淡然,丝毫不见惊慌之色,平静道:“祁山仙药,我有,不过就凭你们四人就想从我霍溪沉手中抢东西,未免太也瞧不起霍溪沉这三个字了吧?”

    陈老大脸色骤然阴沉下来。其余两个汉子也有些坐不住了,豁然起身,纷纷握住被棉布包裹着的朴刀。

    “小兔崽子,别以为你姓霍就了不起,听说你娘被你爹给害死了,你更是被你爹赶出家门,这次带着祁山仙药回去就是为了重新让你爹认你做儿子,不如把祁山仙药交出来,老子正好没儿子,让老子做你……”

    这汉子没说完,黑衣公子已经是身形暴起,一把扼住他喉咙,轻描淡写地扭断脖子后随手扔在一边。

    黑衣公子冷冷扫视剩余三人,淡然道:“祁山仙药可遇不可求,你们几个算什么东西,加起来能比得上一块药渣?”

    坐在角落里的徐北游看到这一幕,心中略感唏嘘,以前就听说过为了丹药宝物大打出手的事情,可真要说亲身遇上,今天还是头一遭。

    徐北游轻声自语道:“这就是普通修士们的江湖?”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