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若豪取必先豪予
    平心而论,萧去疾并不想参与到庙堂纷争之中,他其实很喜欢现在的闲散状态,即使当今陛下对梁武郡王一脉多有扶持,萧去疾仍是未曾选择出仕,所以他也就被整个宗室都视作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

    直到羊师何在灭去杜家的时候顺势进入郡王府耀武扬威一番,这才让倍感耻辱的萧去疾下定决心要重振梁武郡王府的昔日荣光。

    身为萧公鱼的嫡孙,身上有梁武郡王的爵位,又有积攒多年的香火情分,对于寻常人来说难如登天的登天之途,于萧去疾而言真不算什么难事。

    当初韩瑄曾经教导徐北游为官之道,官场之上莫要逞一时之气,若是不能将对手一击致命,就不要轻易结仇,一旦决定出手,务必要置于死地,让对手永世不得翻身,羊师何一时嚣张,却为日后埋下祸患,若是萧去疾真正得势,他又岂能讨得好去。

    徐北游忽然想起一桩陈年旧事,问道:“我曾见过灵武郡王的世子萧世略,算算辈分,与你同辈才是,可为什么他叫世略,而你叫去疾?齐王萧白等人干脆是单字名,难道偌大的宗室没有一个辈分范字?”

    萧去疾扯了扯嘴角,似乎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可笑,不过还是耐心解释道;“大楚末年,后建铁骑南下,我们萧家在战乱中分为两支,一支为避战乱,南渡江都,后来又跟随大郑太祖皇帝杀回了北边,成为大郑朝的开国勋贵,而另外一支则是被裹挟着去了后建,一位萧家女子在机缘巧合之下做了后建皇后,那支萧氏成了后族,也就顺理成章地在后建落地生根,直到先帝率军北伐后建,两家才重新合成一家,萧世略是后建萧氏,我是东都萧氏,虽说辈分差不多,但这么多年下来,除了同一个老祖宗之外,其实并没有多大关系。”

    说到这里,萧去疾语气中多了几分自嘲意味,“从整个萧家来说,东都萧氏是嫡出,后建萧氏是庶出,可仅仅就东都萧氏这一脉来说,当今皇室是嫡出,我们这支是庶出,当初说什么宗室分为三派,说白了就是嫡庶之分嘛。皇室一脉素来人丁稀薄,一代一人是常有之事,能有两人就算是人丁兴盛了,所以他们从不用辈分范字,只取单名,正房嫡出都不用范字,我们这些偏房用什么范字,这么多年下来,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其实说白了,单字为名的更尊贵一些,双字为名的就差那么点意思。”

    徐北游默默点头。

    萧去疾语气平淡道:“我爷爷就是双字,一辈子鞠躬尽瘁,到头来只换了个死后追封亲王,反观萧隶之流,身无寸功,不过是出身好一些,就被封为燕王,其中差距又是何其大。”

    徐北游听得出萧去疾话语中的愤懑之意,不过他并不在意,不患寡而患不均,这都是人之常情,也是他主动来见萧去疾的原因之一,若萧去疾真的无欲无求,他也就没必要坐在这里谈了。

    徐北游缓缓说道:“世人只看见了蓝党独霸庙堂五十年,却没看到蓝党这些年来也是树大招风,树敌遍天下,我家先生这次重新出山,当年门生故吏响应者不下百人,而且不断有蓝党之敌陆续投入先生门下,所以才有了今日蓝韩相争的局面。韩党如何,先生从未与我深谈过,至今我也仅仅是窥得冰山一角,但我可以告诉你,它的庞大绝对超乎我们二人的想象,当初蓝相独揽庙堂大权,李贞吉不是对手,赵宗宪也不是对手,这副担子他们扛不起,只有先生才能扛起来。”

    萧去疾默然沉思。

    他当然知道当今陛下的心思,所谓韩党其实也就是帝党,正如徐北游所说那般,倒蓝是大势所趋,只是帝王心思难测,倒蓝成功之后,替代了蓝党的韩党又该如何自处?

    是激流勇退?还是兔死狗烹?

    一个成熟帝王会容许朝堂上有第二个声音?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当今陛下心胸似海,愿意与韩瑄善始善终,可韩瑄还能再活几年?

    这才是萧去疾真正担心的地方。

    两人对视许久,室内有了长久的静默。

    许久之后,萧去疾转移了一个稍微轻松一些的话题,笑问道:“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很羡慕剑宗的剑道,听说你在短短两年的时间中就已经踏足地仙境界,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不知能否告知?”

    徐北游看了眼立在一旁的剑匣,坦诚道:“其实许多高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宗祖师留有十二把名剑传世,其中各自蕴含有历代祖师们留下的剑气神意,我以剑宗秘法汲取这些剑气神意为己用,修为境界自然一日千里,不过这种方法虽然能够速成,但于长生大道并无裨益,甚至还会成为日后证道飞升的阻碍,从长远来看,得不偿失。”

    萧去疾感慨道:“可又有几个人能够走到飞升那一步?近百年来,成功飞升的也仅仅两人而已,有望飞升的也不过一手之数,与其担心日后阻碍不阻碍的,倒不如抓住眼前的东西。”

    萧去疾也望向立在徐北游一旁的剑匣,啧啧道:“不过这世上可不是谁家都能有剑宗十二剑,即便是有,也未必舍得拿出来做一场不知胜负几何的豪赌。”

    徐北游没有接话。

    萧去疾笑问道:“徐北游,如果我想练剑,你会教我吗?”

    徐北游平静道:“那就看殿下到底是敌是友了。”

    萧去疾没有多此一举地问是敌如何,是友又如何,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徐北游起身道:“天色已经不早,神都终究是豫州暗卫府所在,徐某不好久留,还要连夜赶路,就不叨扰了。”

    萧去疾也随之起身送客,“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帝都再会。”

    徐北游背起剑匣,走出偏厅,在萧去疾的目送下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片刻后,老王走进偏厅,轻轻唤了一声“殿下”。

    正在沉思的萧去疾回过神来,问道:“老王,你觉得徐北游此人如何?”

    e永“g久免5费/看小h}说

    老王略微沉吟,缓缓说道:“有野心,也有胆量。”

    萧去疾喃喃自语道:“这世上有野心和胆量的人很多,可成事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你说徐北游和他身后的那位韩阁老值不值得我们豪赌一把?”

    老王骤起眉头,脸上的深深皱纹仿佛要完全堆积在一起,良久之后他轻轻说道:“若要豪取,必要豪予。”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