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梁武郡王萧去疾
    徐北游在神都城内走了整整半日的功夫,一直到深夜时分,终于是走完了小半个神都城,来到梁武郡王府邸的后门处。

    未等徐北游叩门,里面已经有人主动开门。

    徐北游猛地向后倒退一步,望向门内。

    此时的门内只有一老一少两人,年轻人身着一袭蓝色蟒袍,腰束玉带,头上金冠镶嵌有六颗熠熠生辉的硕大东珠,相貌英俊,难得不带半分脂粉气,也无太多阴郁气,这放在王侯之家甚是难得。年轻人身边的老人看上去大概是花甲年纪,普普通通的管家打扮,身形略显佝偻,看上去就像无时无刻都在弯着腰。

    两人对于徐北游的深夜来访没有丝毫讶异,似乎已经久候多时,年轻人甚至还在不断打量着徐北游,就像看到了什么稀奇物件。

    徐北游自是轻易猜出年轻人的身份,本代梁武郡王萧去疾,昔日宗室重臣萧公鱼的嫡孙,梁武郡王府就像剑宗一般,都是早年时也曾阔气过,也都是现在衰弱不堪。

    b1正#版p首i发/

    萧公鱼早年时辗转于大都督府、内阁,历任大都督府都督同知、内阁大学士、兵部尚书、五城兵马司掌印都督、中军左都督、内卫司掌印都督等职,实打实的天子近臣,位高权重,一生效忠于皇室,死后也是哀荣之极,按照大齐律制,皇帝谥号十七字,不过大多只取一字,其后称祖称宗,太子谥号二字,亲王谥号一字,郡王谥号二字,一品文武大臣二字,萧公鱼死后被追封为梁王,按照《谥法解》所书,纯行不二曰“定”,甲胄有劳曰“襄”,萧皇在这两字中几番斟酌之后,最终还是钦定谥“定”,又称梁定亲王。

    不过也正是因为萧公鱼的权势太过彪炳,萧皇顾虑其影响力巨大,并未重用萧公鱼之子,转而开始扶持燕王和灵武郡王,这才让萧去疾之父郁郁不得志,最终抱病早亡,萧帝登基之后,对梁武郡王一脉多有愧疚,故而对萧去疾多有照拂,每年宣召诸王入京都会加上萧去疾,否则以萧去疾目前的地位而言,绝无年年入入京的可能。若是萧去疾能立有几分功勋,换上一身正色蟒袍也并非什么难事。

    望着萧去疾,徐北游难免有所感慨,同样是家道中落,同样是力图中兴,两人倒也勉强算是同为天涯沦落人,此番相见,应有几分投机言谈才是。

    徐北游主动拱手道:“徐北游见过梁武郡王。”

    萧去疾没有拿捏架子,还礼道:“说句实话,萧某人颇感惶恐,竟是江都徐公子亲自到访,委实是个不小的惊喜。”

    徐北游一笑置之。

    萧去疾缓缓说道:“先前听闻徐公子在义阳府和汝南府那边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先是跟道门掌教的第十一弟子凌云打了一架,接着又让暗卫府赔了夫人又折兵,实在让我心向往之,不过也能看出徐公子这一路走来并不太平,也是,如今蓝相爷和韩阁老的庙堂之争愈演愈烈,端木睿晟已经倒向蓝相爷那边,你不但是韩阁老的义子,又与端木玉素有旧怨,怎么看都值得让端木睿晟出手一次。”

    徐北游没有作声。

    萧去疾侧过身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先前我猜到你要来神都见我,可我却一直犹豫着要不要见你,直到今天我才下定决心,既然徐公子已经到了,那请进府中细谈。”

    徐北游刚要迈步,匣中天岚忽然一声剑鸣,天岚是徐北游的性命交修之剑,其剑鸣几乎可以视作徐北游的秋风未动蝉先觉。

    徐北游转头朝那位一直未曾说话的老仆望去,方才应该是此人泄露了几分气机,这才引得匣中剑鸣。

    萧去疾见到徐北游神情异样,不得不开口解释几分道:“这是老王,我祖父的亲随,侍奉了我们这一家子三代人,说句不好听的,如今的梁武郡王府也就幸亏有老王支撑着,否则真是阿猫阿狗都要欺负到头上来。”

    老仆冲着徐北游咧嘴一笑。

    按照大齐律制,宗室王府中可以使用宦官,宦官中不乏藏龙卧虎的高人,若是客卿高供奉,则多半会采用赐姓的方式,只是梁武郡王府的这位老仆既不是宦官,也不曾被赐姓,却又服侍了梁武郡王府的三代人,委实是有些奇怪。不过徐北游没有心思在这种事情上,既然是可以信得过,那便不再深究。

    三人从后门进入郡王府,来到一处偏厅。

    老王亲自守在门外,厅内只剩下徐北游和萧去疾二人。

    两人分而落座,萧去疾轻声道:“既然徐公子亲身前来,自然是诚意十足,那么我也就说些肺腑之言。如今的我穿一身蓝色蟒袍,住着神都城最贵的府邸,自称一声本王,不过是祖宗荫庇,算不得什么,男儿何不配吴钩,收复烟云十六州,我也想建功立业,上能光宗耀祖,中能富贵己身,下能福荫子孙,说不定还能一不小心青史留名。”

    徐北游没有说话。

    萧去疾颇有自嘲道:“我出生时,梁武郡王府还是满门富贵,内阁的大学士、大都督府的都督,甚至是司礼监的秉笔,都是家中常客,可我及冠时,已然家道中落,不但从帝都搬到了神都,而且再无半分实权,就连一个暗卫府的都督佥事都敢来我府上耀武扬威,这是何等耻辱,换成早些年,一个小小的都督佥事,想要进我家大门都要在门房等上半个时辰,我自认不是没有脾气的泥菩萨,更不是唾面自干的德行,此事终究要讨一个说法回来。”

    徐北游终于是缓缓说道:“据我所知,今年年底奉诏入京的诸王中,有齐王、辽王、燕王、灵武郡王、渤海郡王、琳琅郡王、以及你这位梁武郡王,总共是七王,数量是为历年之最,殿下此去帝都,可有想过应当如何?”

    萧去疾笑了笑,“陛下谋略渊深如海,圣明烛照,又岂是我等可以妄自揣度,我此去帝都,只能依照陛下旨意行事。”

    徐北游轻笑道:“陛下远在帝都,听不到你这番言语的。”

    萧去疾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淡然道:“无论陛下在否,此心皆是一般无二,日后在陛下面前方能不出半点差错。”

    徐北游忍不住赞叹道:“好心思。”

    萧去疾叹息道:“都是些无用心思,成不了大事,要说庙堂纵横开阖,还是要看蓝相爷和韩阁老。”

    徐北游轻声道:“韩阁老那边,我可以牵线搭桥。”

    萧去疾平静道:“对上蓝相爷并非明智之选。”

    徐北游沉声道:“可倒蓝却是大势所趋,想来你也清楚,要让蓝相爷告老还乡的不是韩阁老,而是当今陛下,梁武郡王一脉自称最是忠于皇室,如今乃是陛下的用人之际,岂不正是你自告奋勇之时?”

    萧去疾看了徐北游一眼,没有说话。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