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秋风萧瑟野菊香
    剑气成牢笼,而且还在不断向内缩减。

    暗卫“掌柜”不得不显出身形,双袖猛然剧烈震荡,迫使步步紧逼的剑气戛然而止。

    徐北游提剑指向这位暗卫府高手,脸色冷漠。

    暗卫“掌柜”不退反进,掌中再度出现一把短剑,径直奔向这位徐公子。

    短短不过数丈的距离,几乎是瞬息而至,暗卫“掌柜”近到徐北游身前三尺之内,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徐北游用的是长剑,而暗卫“掌柜”用的却是短剑,贴身近战的情况下,于徐北游不利。

    这已经是暗卫“掌柜”的最后殊死一搏。

    出乎意料之外,短剑很容易就弹开了格挡的长剑,然后轻而易举地刺在徐北游的心口上。

    当剑刃真真切切触及到徐北游的皮肤,暗卫“掌柜”心中大定。

    不过就在下一刻,他忽然脸色大变,没有丝毫犹豫,就要抽剑后撤。

    可徐北游却是不给他这个机会,竟是以自己中丹田牢牢锁住气机,让他根本无法抽手后撤。

    徐北游身形欺近,撞入他的怀中,然后反手以剑柄狠狠砸在他的胸口上。

    暗卫“掌柜”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脸色霎时雪白一片,口中更是喷出一口大大鲜血。

    血水直接喷在徐北游的前襟上。

    徐北游毫不为意,接着又是一记苍雷震,直接将暗卫“掌柜”的胸口砸得凹陷进去,骇人无比。

    暗卫“掌柜”这次是真的绝望了,他如何也想不到堂堂一个有望继承剑宗宗主大位乃至于登临天下的年轻人,竟是放任他一剑刺向胸口,然后敢于将自己置于死地而后生,反倒是让他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命悬一线的老暗卫嘶哑道:“以前听闻过徐公子诱杀张召奴之事,那会儿你不过是初入地仙的境界,所以我一直想不明白,你到底是如何在张召奴的手中拖到慕容玄阴亲自出手,今日终于是明白了。”

    徐北游现在胜券在握,也不介意与这个至今不知真实名姓的敌手废话几句,“若是张召奴全力出手,我自然撑不过一招半式,可惜这位张宗主太过自负,认为一只手就能将我活捉擒拿,到头来阴沟里翻船,反倒是误了自家性命。”

    暗卫“掌柜”艰难笑道:“徐公子迟迟不曾下手,反而是与我说这些话语,难道就不怕自己阴沟里翻船?昨天是昆山张召奴马失前蹄,难保今天就不是前程锦绣的剑宗少主。”

    徐北游淡然道:“这个就不劳阁下关心了,徐某自有计较,不过徐某倒是还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阁下,端木睿晟到底所图为何?如今似乎还不应到图穷匕见的地步。”

    暗卫“掌柜”却是摇头道:“若真等到徐公子登临天下那一天,再去图穷匕见还有什么意义?”

    徐北游哦了一声,轻松挡下暗卫“掌柜”藏下的最后一颗火雷子,然后一剑将他刺了透心凉。

    早已是强弩之末的老暗卫立时死绝。

    徐北游将天岚收回剑匣,然后将其尸体平放于地,一番摸索之后,搜出了两副袖箭,两副小巧天机弩,一把短剑,一支应该是用来传讯联络的烟火筒,而灭神箭和火雷子则是全部用完,另外还有一枚代表身份的令牌,上面写着“暗卫府申”四字,不知是何意思。

    徐北游将这些东西简单包裹了一下,也放入剑匣中。不得不说,他现在所背的这方剑匣,须弥芥子,玄妙至极,虽然比不得号称内有三十三重天的玲珑宝塔,但内里乾坤也是极大,据宗内典籍记载,当年祖师上清大道君就曾以此剑匣收走道门三十万剑,然后独自一人负剑三十万,行数万里长途来到东海三十六岛,这才有了后来的剑冢之岛。

    徐北游经过先前一番追击厮杀,身上的黑袍已经是血污斑斑,甚至还有不少撕裂痕迹,只能从寨子里顺手牵羊了一件素净白袍,换下黑袍,整个人顿时显得少了几分阴沉冷森,多了几分飘逸出尘。

    徐北游背着剑匣缓缓下山,不过没有去汝阳府的意图,而是打算直接往神都行去。在那里,他要见一个人,梁武郡王萧去疾。

    萧去疾此人,其本身没有什么功勋,也没有什么出采过人之处,,完全就是依仗家世恩荫才能有今日的郡王地位,自然也就成了郡王中垫底的存在。

    他最大的爱好是练剑,平生夙愿便是成为剑仙人物,最是推崇大剑仙上官仙尘,甚至还闹出过想要让公孙仲谋代师收他为徒的荒唐事情,不过其本身无甚资质,练了这么多年仍是不入流,别说剑仙的门槛没摸到,就是称呼为剑士都很勉强。

    不过这位梁武郡王不知何故很是被当今陛下喜欢,每逢年节赏赐,他都名列前茅,甚至有一次仅次于齐王萧白,其封地又在神都附近的太平中原之地,不用屏藩镇边,这些年来倒也真是安稳自在。

    不过不为外人所知的是,这位郡王殿下其实也颇有些野心,虽然当今陛下很喜欢他,可他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却不算很高,仅仅是金银赏赐颇多,可至今还是穿着一身蓝缎蟒袍,不说与萧白的正黑蟒袍相比,就是比之其他四个正色也多有不如,这么多年来,陛下始终不曾更易他的服色,这几乎要成了他的心病。

    所以萧去疾的野心也很简单,就是希望能有朝一日能堂堂正正地穿上一身正黑色亲王蟒袍。

    徐北游上次路过神都时,根本没有资格与萧去疾搭话,可如今的徐北游却是不同,他已经有资格像当年的公孙仲谋那般,与一位萧氏郡王平起平坐。

    这次徐北游之所以要见萧去疾一面,除了要继承师父的人脉之外,也有一番自己的思量。

    按照大齐律例,每逢年底,皇帝都会宣召部分宗室王爷由封地返回帝都,共度年关,在诸多萧氏王爷中,魏王萧瑾已经是五十年未曾被宣召回京,就连萧皇驾崩,太后都驳斥了魏王入京守灵的请求,而齐王萧白在封藩齐州之后,年年榜上有名,除萧白之外,萧去疾和萧摩诃成了进京面圣次数最多的藩王,赏赐颇丰。

    徐北游一路徒步急行,用了大概三日有余的功夫走出了伏牛山的范围,又是行了小半日的功夫,神都城已经是遥遥可见。

    上次他来时,神都城内牡丹正盛,堪称是满城尽牡丹,可此番再来,却是天气凋敝,再不复满城牡丹的盛景,萧瑟秋风中,除了枯败枝叶,就只剩下几丛雏菊。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