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上天无路地无门
    汝阳府位于豫州西部,相距九朝古都神都不过二百余里,与汝南府和义阳府相比,其地势复杂,北部较为平坦,南部则为伏牛山,其山脉绵延数十里,山高水长,人迹罕至,有传闻说其中藏匿有部分不服朝廷王法的白莲教余孽,在这儿占山为王,若有人不幸闯进了这里,那么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不过今天这儿却是迎来了两个煞星,使得偌大一座伏牛山,鸡犬不宁。

    九曲寨是个不大不小的寨子,在伏牛山一带算是有些名气,寨主也的确是个“白莲教余孽”,在当年的十年逐鹿中,参加过白鹿庄红巾军举事,曾跟随天补将军陆林攻打襄阳,也曾在平均将军张福的带领下与大郑官军交手,后来陆林、张福甚至是教主傅尘等人陆续身死,唐圣月接任教主之位,独掌教内大权,决意率领白莲教归顺大齐,魏无忌和张无病等中流砥柱也成了萧皇的走狗鹰犬,他与一些不愿投降的兄弟一起叛出了白莲教,成了朝廷口中的“白莲教余孽”,自从二十年前在这儿扎根之后,也着实过了些年头的逍遥日子,只是未曾想,今日竟一朝成空。

    先是一名青衣方巾掌柜打扮的中年男子闯入了寨子,紧接着就是一名背着木匣手持青锋的年轻人尾随而至,两人一路大战,好好一个寨子顷刻间房倒屋塌,见此情景,寨中之人哪里不知道这是遇上神仙打架了,纷纷四散而逃,不多时,偌大一个寨子已经是空无一人。

    徐北游一剑斩出,寨子里最大的房屋瞬间被一分为二,藏在其后的“掌柜”纵身一跃躲过剑气,大袖一张,星星点点再次朝着徐北游激射而至。

    徐北游一剑连挑,将这些灭神箭悉数打开,手中剑气一涨再涨,足有近乎十丈之长,完全盖过了天岚本身,一剑横扫,使眼前的数座房屋悉数坍塌,地面更是满目疮痍,支离破碎,“掌柜”躲得极为狼狈,甚至被剑气削下一缕头发,若非徐北游故意留手几分,已是项上人头不保。

    徐北游没有趁势追击,冷声道:“你还要逃到几时?徐某人的耐心已经不多了!”

    其实徐北游本意就是擒住这个“掌柜”,也不想伤他性命,只是废去其一身修为,然后带他前往帝都,交由先生韩瑄处置,所以才处处容情,只是未曾想到此人竟是如此难缠,不但脱身逃命本事一流,甚至还反过来伏击过他两次。

    一次是过峡谷时,他从上方推下十数块万斤巨石,险些让徐北游葬身乱石之下,逼迫徐北游不得不用出剑二十才能脱身,另外一次则是以土遁之术守株待兔,徐北游甚至没有感知到他的丝毫踪迹,就在徐北游经过时,他冷不丁从地下跃出,以匕首刺入徐北游的胸口,虽说徐北游最后削断了匕首,可身上却是又留下一处不大不小的伤势。

    如此种种,使徐北游的耐心所剩无几,所以这一剑是徐北游给此人最后的机会,若是他还是执迷不悟,那么徐北游下一次出剑,真的会死人。

    “掌柜”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前的两道交错剑伤,忍不住一阵心悸,那两剑本来是有机会将他刺一个透心凉,只是徐北游故意不杀他罢了,不过徐北游也不会好心地与他一直这么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借着这两剑趁机在他体内种下了两道无生剑气,此时隐隐发作起来,当真是痛彻骨髓,让人感觉生不如死。

    “掌柜”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身上的灭神箭、火雷子等物已经所剩无几,一柄长年随身的乌金匕首也被徐北游的剑芒生生断成两截,更要命的是一路奔行数日,水米未进,更不得半分歇息时间,体内气机如同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眼看是要消耗殆尽,到时候怕是跑都跑不动了。

    想到这里,“掌柜”忍不住在心底重重叹息一声,自己一个暗卫府中精通暗杀、追踪、奇门遁甲的拔尖人物,竟是被一个初出茅庐不过两年的后生小子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若真是被这小子废去修为带到帝都,别说他的一世英名尽付东流,就是暗卫府的颜面也要扫地。

    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可这个“赖活”二字,又岂是那么容易的?史书上那么多英雄枭雄之所以在败亡之际选择自杀身亡,不就是不愿意受那苟活之辱。

    “掌柜”轻声道:“徐公子要苦苦相逼,老朽只能拼死一搏了。”

    徐北游平静道:“我从未想过让你死。”

    “生不如死还不如一死百了。”这位实际年龄已经很大的老暗卫面无表情道:“再者说了,老朽没有用处之后,也未必能活。”

    这样的劝降场景,老人已经经历了很多很多,不过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劝降的一方,作为被劝降的一方,这还是头一回,他自然知道束手待毙之人的下场,要么是受尽拷打折辱之后死去,要么是被榨干最后一点价值之后灭口,绝无幸理。

    %首n发-

    所以早在他发现自己无法甩脱徐北游的时候,就已经心存死志。

    徐北游话已说尽,轻轻呼吸一次之后,举起手中天岚,然后以两指在天岚的剑身上一抹而过。

    原本沾有血迹污秽的天岚瞬间清亮如水。

    下一刻,徐北游以剑十九起手,剑气如龙。

    掌柜则是身形飘摇后退,两只大袖鼓荡不休,将自己身上所剩不多的灭神箭和火雷子悉数发出。

    一时间炸雷连连,火焰如雨。

    徐北游的剑气摧枯拉朽地破开这些障眼法,直接将掌柜整个人炸成漫天血雾。

    不过徐北游的脸上却是无甚喜意,反而是露出一抹冷厉神色。

    只见飘飘洒洒的血雾落地之后,哪里有半分血迹,只有一地稻草。

    徐北游曾在典籍中看到过一种秘法,以无根润草制成草人,长年累月以心头之血浇灌培养,日后便可以此草人顶替劫数。因为心血浇灌的缘故,草人气息与本人一般无二,便是老天也可欺瞒,更何况是徐北游。

    想来这满地稻草就是被剑气冲散的草人。

    此物极为珍贵,炼制一件需要几十年的光景,而且只有本人才能使用。那暗卫“掌柜”有此等秘术,却迟迟不用,想来也是有些舍不得,要等到最后关头才用出。

    徐北游重重冷哼一声,背后剑匣应声而开,又有五剑飞出,加上他手中的天岚,总共六剑。

    徐北游一挥大袖,六剑升空,环绕此地。

    下一刻,满地皆剑气。

    剑气先是如同洪水奔泻,遍地流溢,接着又如一条护城之河,将此处完全封锁,构成一座剑气牢笼。

    此乃剑十七。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