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追杀追杀再追杀
    汝南府外三百里处,有一处密林,林深人稀,多有走兽行于其中,便是樵夫药农也不敢深入其中,唯恐被饿极了的走兽叼了去,性命不保。

    可今日密林的平静却是被打破,只见无数惊鸟振翅而起,走兽逃散匿形,一棵棵参天大树倒横于地,草屑泥土纷飞,两道人影于密林中不断交织穿梭,气劲相交之处,雷霆震震。

    出身于暗卫府的“掌柜”身形如同鬼魅,变幻出道道残影,不断藏身于树木之后,紧随而至的徐北游手中执天岚,剑身上的剑芒暴涨至三尺有余,只见剑芒森森,不见天岚本身,一路行来,摧枯拉朽,无论山石树木,还是甲胄铁箭,皆不是徐北游的一剑之敌。

    暗卫“掌柜”一退再退,徐北游便一进再进。

    咔嚓一声,一棵近乎十丈之高的巨树被暗卫“掌柜”拦腰斩断,然后双掌一推,朝徐北游当头砸下。

    徐北游手中剑芒吞吐如同青蛇吐信,一剑起,直接将其从中一分为二。

    暗卫“掌柜”则是趁此时机,身形一掠,再次奔入密林深处。

    “我倒要看你能逃到哪里去!”徐北游轻笑一声,身形也随之而动,竟是比暗卫“掌柜”还要快上几分。

    风中有剑气,暗卫“掌柜”如芒在背,不敢有半分停留,拼命向前奔行。

    徐北游自北禅寺脱困之后,虽说在天机阁一行人那儿略有耽搁,但暗卫“掌柜”也并非立刻逃走,他走走停停,花费了好些时间来消除痕迹,包括毁去那架雷霆弩车,两人几乎是一前一后离开了汝南府,同时也开始了一追一逃。

    离开汝南府之后,暗卫“掌柜”当然留有后手,在一路上埋伏布置了五十名弩手,皆是配备天机弩和灭神箭,五十弩齐射,声啸裂空,可徐北游却是怡然不惧,向前而行,只是从剑匣中御出天岚一剑,以剑三起手,将第一拨箭雨悉数打落在地。

    一拨雨泼过后,第二拨、第三拨、第四拨箭雨骤至,绵绵不绝,徐北游仍是单人持单剑,剑宗以剑道举世无双著称,除了剑气,同样精于剑术,寻常人乃至寻常修士,万不能以手中青锋拨开疾射弩箭,可徐北游偏偏就做到了,身随剑走,行于箭雨之中,竟是不伤己身分毫,瞬间便杀到众暗卫弩手身边,一剑一步杀一人,当真如闲庭信步一般。

    弩手之后,又有披甲缇骑赶至,当今天下,虽有火器弓弩,但战力第一还是要数重甲铁骑,而骑兵之中又以重骑兵为最,暗卫府麾下就有一支大约三千人左右的骑兵,无论马匹、甲胄、武器还是骑卒,皆是天下之最,归属于掌印都督指挥,人称缇骑。

    缇骑人马俱是披甲,甲是玄甲,枪更是与灭神箭同等材质,百余人结阵而冲,便是地仙境界也不敢轻掠锋芒。

    这次的行动力图隐秘,所以暗卫“掌柜”没能带来大队缇骑,仅有三十骑。

    此时的三十骑人马披甲,全身上下仅有眼睛露在外面,结成阵势之后,仅仅是驻马而立,就已经让人心生畏惧,难以想象若是三千余缇骑一起冲锋,那该是何等气焰彪炳。

    随着缇骑首领抽刀,三十余缇骑一起催马而动。

    重重马蹄狠狠砸在地面上,声音沉闷,地面上的细小石子仿佛都在微微颤动。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暗卫“掌柜”心生绝望,只见徐北游面对一众铁骑冲锋,由单手握剑改为双手握剑,不退反进,竟是朝着铁骑奔跑起来,与当先一骑狠狠对撞,一剑连人带马劈成两半,徐北游不顾血液喷洒,紧接着又以自己的身体狠狠撞在紧随其后的第二骑上,徐北游身形巍然不动,那匹披甲战马却是经受不住无上剑体的凛冽剑气,颈断腿折,瞬间倒地,并将马背上的骑士也一起摔了出去。

    第三骑、第四骑、第五骑几乎同时赶到,手中长枪借助冲势狠狠撞向徐北游。

    徐北游面陈似水,双手握剑在身前画出一个大圆,号称可以刺破地仙高人护体罡气的长枪便被锋锐剑芒削去了枪头。

    “死。”

    只听徐北游简短说出一个字后,一剑横斩,三颗头颅便随着血液冲天而起。

    徐北游飞身而起,踩在马背上,手中长剑前指,一道白金色的剑气激射而出。

    d#正gg版lb首发b

    一名迎面而来的骑士被这一道剑气正中胸口,甲胄如纸糊一般炸开,当场被剑气刺穿了胸膛,身死坠马。

    剑气去势不绝,又接连贯穿了接下来的几骑之后才缓缓消散。

    仅仅是第一个照面,三十余缇骑就被斩杀三分之一,暗卫“掌柜”不敢再有半分侥幸心理,真的开始逃命了。

    徐北游不紧不慢地将三十余缇骑全部斩杀之后,继续追杀这位暗卫高官。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就进入了这片密林之中。

    一路上两人打打走走,纠缠不休,虽然“掌柜”不是徐北游的对手,屡战屡败,但却滑溜如鱼,绝不与徐北游死缠烂打,更不与他决一生死,只是一味逃命,徐北游凭借武力几度将他逼入险境,可这位老暗卫却又每每能想出办法脱身逃命,倒也让徐北游一时半会儿奈何不得他。

    “掌柜”心中明白,这位徐公子之所以对自己紧追不舍,不是要取自己的性命,而是要将自己擒住,然后带到帝都去指认掌印都督端木睿晟,所以他数次留手,这才让自己险之又险地脱身而出,可如果等到这位徐公子的耐心耗尽,恐怕就是自己的死期到来之时。

    此次行动,策划不可谓不周密,也未曾出现什么纰漏,之所以会如此惨败,就是因为徐北游的修为之高,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之外,这哪里是什么地仙三重楼的境界,分明是地仙四重楼毋庸置疑,而且以战力而论,足以媲美地仙五重楼,甚至是不擅争斗的地仙六重楼。

    他曾在暗卫府中看过徐北游的档案,知道其在承平二十年的时候,还仅仅是个不入流的武夫,可仅仅是两年之后,就已然超脱于凡俗之上,这是何等的进境?也难怪掌印都督要不择手段地将其除去,委实是此人不除,来日必成大患。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中,两人一追一逃,一直在这方密林中兜兜转转,偌大的密林被徐北游以剑气毁去小半,如此自然是消耗气机颇多,不过纵使徐北游气机有亏,数次交手,也都以暗卫“掌柜”战败而告终。

    只是暗卫“掌柜”纵然不敌,却也都能死中求活,每每在最后关头逃出生天,最终这座密林支离破碎,再也不能做藏身之所,“掌柜”不得不离开汝南府境内,转入汝阳府境内。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