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剑不出匣气冲霄
    紫青色的剑气攀升至极致之后,在九天之上砰然炸裂。

    /u首o发/

    无数或是紫色或是青色的剑气从天而落,将整个北禅寺笼罩其中,仿佛是下了一场好大的雨。

    天机阁的几位女子痴痴望着这场如梦如幻的剑雨,几乎要忘了自己正身处险境。

    北禅寺的冲天大火在剑气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待到剑雨散去时,已是不见半分火起。

    徐北游仍是保持着按剑匣的姿势一动不动,除去剑气所化的莫名一剑已经消散之外,其余七剑均是刺入他身周地面,如同护卫一般围着他环绕一周。

    片刻后,徐北游缓缓睁开眼睛,轻念了一个“收”字,剑匣大开,环绕他身周的七剑顿时如倦鸟归林一般依次飞入匣中,待到剑匣闭合之后,再也看不出刚才剑气冲霄射斗牛的恐怖气势。

    这是徐北游离开江都后第一次全力出手,除了未曾将诛仙出匣之外,可以说是尽出所学,趁着这个空当,他也重新审视了一遍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所学收获和家底。

    得了师母所赠的白虹剑之后,虽然还未完全炼化,但已经使他步入地仙四重楼境界,至今为止,剑宗十二剑已得七剑,天岚、却邪、玄冥、赤练、莫名、紫电、白虹,另外再加上诛仙和霜天晓角,仅就剑器而言,堪称是琳琅满目,放眼当世,恐怕没有几个人能与他媲美。

    剑三十六方面,号称玄妙第一的剑二十三成为最大的拦路石,徐北游堪透半剑之后便停步不前,好在前二十二剑也非寻常,徐北游以上官仙尘的遗赠和实战相结合,越发熟稔于心,不敢说炉火纯青,但已是登堂入室无疑。

    除去最为根本的剑三十六,徐北游另外还修炼了四九白金剑气、无生剑气、已经残缺的龙虎丹道、张无病所传的指玄功,以及刚刚小成的无上剑体,无一不是直指飞升大道的绝世法门,全部加诸于徐北游一身之上,这才让他远胜于寻常地仙境界,诸如骆难行之流,甚至与他直接正面交手的想法都不会有。

    正如这次的北禅寺之事,换成另外一个寻常地仙三重楼的修士,八成要死在那一片熊熊烈焰之中,即使侥幸大难不死,恐怕也是个重伤的下场,断不可能像徐北游这般安然无恙。

    徐北游重新将剑匣背起,一步掠出,瞬间来到李善哉的面前。

    一行人顿时如临大敌。

    徐北游谨记韩瑄的嘱咐,无意与蓝玉的徒子徒孙们发生什么冲突,明知故问道:“几位可是天机阁中人?”

    李善哉略微平复了下自己的激荡心境,拱手一礼后,努力保持语气平静道:“在下天机阁少匠造李善哉,见过徐公子。”

    “你认得我?”徐北游略微惊讶地问道。

    李善哉犹豫了一下,如实回答道:“方才在北禅寺中,徐公子曾表明过身份。”

    徐北游哦了一声,望向面露紧张神色的华西山,微笑道:“不必紧张,我与天机阁无冤无仇,不会对诸位如何。”

    被说破心思的华西山脸色一僵,干笑几声。

    李善哉心思一沉,脸色如常问道:“冒昧请问一句,徐公子有何指教?”

    徐北游下意识地看了眼鲜血淋漓的右掌,收回视线,平淡道:“指教不敢说,只是暗卫府在北禅寺设局伏击于我,而你们又恰巧出现在此地,甚至还于一旁窥视,所以徐某只是想问一问诸位,所来为何?少匠造可否告知一二?”

    天机阁一行人下意识望向为首的李善哉,他犹豫了一下,没有急着开口。

    徐北游扫视一眼,视线重新落回到李善哉身上,淡笑道“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若有难言之隐,我也不会强求。”

    李善哉缓缓道:“在下若说是适逢其会,徐公子信不信?”

    徐北游平静道:“只要你能给我个可以信服的理由,我为何不信?”

    李善哉沉声道:“不敢相瞒徐公子,我一行人之所以会来到此地,是因为要缉捕一名天机阁叛徒,此人名为林朗,疑似草原林氏子弟,潜入我天机阁中蛰伏多年,图谋不轨。”

    徐北游轻笑一声,“因为他姓林,所以就怀疑他是草原林氏子弟?”

    李善哉正色道:“绝非如此,此人自湖州遁走之后,一路北行,过徽州,入豫州,若我所料不错,他接下来就要从陕州出关,进入草原塞外。一旦进入草原,那里就是林王爷的天下了,除非有左都督张无病的策应,否则任凭我们天机阁还是暗卫府,都难以再有太大作为。”

    徐北游平静道:“草原汗王林寒,太后娘娘的弟弟,跟随先帝爷打天下的功勋老臣,还是当今陛下的舅舅,与蓝相爷、魏王殿下并列齐名,如今统御草原五十年,根深蒂固,摩轮寺和萨满教皆是这位王爷的脚下之臣,想要从他手上夺人,的确是难如登天,不过那个叫林朗的,又为何出现在北禅寺中?”

    李善哉如实回答道:“因为此人在逃亡途中装扮成僧人,数次躲过我们的追捕,至于他为何会逃入了北禅寺中,在下窃以为是有人会在此地与他接头。”

    徐北游微微侧身瞥了眼身后已成废墟的北禅寺,问道:“他们人呢?是早已逃离了北禅寺,还是已经葬身于北禅寺的大火中。”

    李善哉摇头道:“都不是,其实在我们赶到之前,林朗连同整个北禅寺的所有僧人,都已经死在了暗卫府的手中。”

    徐北游微微一怔,转瞬间便想明白了前因后果,摇头冷笑道:“如此说来,这次暗卫府倒是无意中帮了你们一把,不过我记得缉拿奸细之事本就是暗卫府的职责所在,瞧瞧他们都在做什么?放着正事不做,整日就知道玩弄这些鬼蜮伎俩,暗卫府的历代都督在天有灵,怕是要气得再活一次。”

    不等李善哉说话,徐北游已是接着说道:“早就听闻暗卫府和天机阁之间的关系好比同枝花叶,故而今日徐某人还有一事相求,帮我找出那架雷霆弩车的位置,少匠造以为如何?”

    李善哉自然不敢忤逆这位修为骇人的徐公子,沉声道:“在下定当竭尽全力。”

    徐公子轻声道:“我在这儿等着少匠造。”

    李善哉一挥手,所有天机阁弟子两两成对,四散分开。

    徐北游静立原地,闭目养神。

    大约半柱香的功夫后,李善哉回到徐北游面前,低声道:“徐公子,弩车已经找到了,不过已被毁去,而且这架弩车并非是出自我天机阁之手,而是暗卫府私造。”

    “何以见得?”徐北游睁开眼睛。

    李善哉缓缓说道:“若是出自我天机阁的雷霆弩车,都会在一处隐秘部位留有编号印记,可这架弩车却并无编号,而且几处细节也多有不对,故而在下敢断言此架弩车并非天机阁的弩车,若是公子要看,就请随在下来。”

    徐北游想了想,摇头道:“暗卫府的手段干脆利落,轻易不会留下把柄,我先前只是心存侥幸,既然已经毁了,那也就不看了,这番有劳少匠造,徐某告辞。”

    下一刻,徐北游的身形倏忽而逝。

    许久后,李善哉轻轻抹去头上的细细汗珠,终于是长长舒了一口气。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