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雷火动无边炼狱
    “掌柜”在徐北游面前三尺处猛地止住前进势头,单膝跪地,一掌按在地面上,喝道:“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金锁!”

    一瞬间在徐北游身周凭空升起八座金门,仿若实质,金光熠熠。

    徐北游皱了皱眉头,一剑斩在金门之上,瞬间地动山摇,可金门却巍然不动。

    “掌柜”平声静气道:“在下知道徐公子修为不凡,若是铁了心要取我性命,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提前准备了些最后的保命手段,这道八门金锁乃是道门秘法,应该可以困住徐公子一时三刻,足够在下逃命了。”

    徐北游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袍袖一展,玄冥、赤练、紫电、却邪、白虹五剑依次而动,然后徐北游将手中天岚掷出,再吐出一口由剑气构成的莫名剑,最后手掐剑诀,强行将霜天晓角御出剑匣。

    徐北游满头白发飞扬,双袖剧烈震荡,脚下踏出无数裂痕,一气御使八剑,八剑齐出,如同八道长虹分别撞击在八座金门上。

    这近乎是徐北游的全力一击,他将白虹炼化之后,已经是实实在在地仙四重楼境界,其剑气之充沛更是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寻常地仙十重楼的剑仙也不过如此。

    八道金门金光四溢,震动不休,整座北禅寺如遭地震,地面上出现无数裂痕如蛇游走。

    “掌柜”脸色发白,喷出一口心血,双手结出一个诡异指决,然后向下一按,竭力维持八座金门。

    八座金门已经摇摇欲坠,可仍是屹立不倒。

    徐北游沉声道:“这八座金门的确有些门道,可你又能维持到几时?”

    “掌柜”脸色苍白,喘息道:“徐公子以为自己赢定了么?在下给徐公子准备的礼物也差不多了,还请徐公子细观!”

    徐北游微皱眉头。

    “掌柜”长啸一声,身形向后急退,在转瞬之间就已经退出北禅寺,几乎就在同时,一座偏殿轰然炸裂,火光冲天,气浪滚滚。

    李善哉和华西山脸色骤变,也在第一时间向后退去。

    徐北游兴许不清楚,他们作为天机阁中人可是对此明明白白,暗卫府的那个疯子竟然在北禅寺埋下了巨量的火雷子,只要以特殊手法引动,整座北禅寺顷刻之间便要化作炼狱火海,若是留在其中,徐北游有地仙境界的修为,是死是活尚不好说,可他们这些没有地仙修为之人定是十成十的有死无生。

    所谓火雷子,并非寻常意义上的火药,而是天机阁在普通火药的基础上,又进行多次改制之后得出的一种圆珠状物体,通体赤红,即可直接掷出用以临阵对敌,也可以用多个火雷子制成神威大将军炮所需的弹丸,一炮之威,摧山裂城,鬼神辟易。

    这次暗卫府在北禅寺埋下大量火雷子,也只是当作以防万一的最后手段,若是用不到,事后还可以一一取出。

    “掌柜”作为这次行动的指挥者,只有他能启动满寺火雷子,这也是他敢只身前往北禅寺的根本原因所在,若是徐北游元气大伤也就罢了,若是徐北游毫发无损,他就要用这最后的手段殊死一搏。

    徐北游见此情景,自然也知道了其中厉害,只是他还困于八门金锁阵中,却是不能立刻逃走。

    就在此时,有了第一座偏殿的爆炸之后,四周的殿宇、地面纷纷爆炸,声如雷震,地动山摇,无边无际的火焰瞬间蔓延开来,伴随着让人心悸的炸裂声音,地面碎裂,殿宇倾塌,一波又一波的气浪夹杂着碎石扫过支离破碎的地面,熊熊火光冲天而起,仿佛要将整个天际染成红色。

    “掌柜”的声音远远传来,“徐公子,如今整座北禅寺化作无边炼狱,剑修从不以体魄见长,你又能坚持到几时?”

    话音落下,又是一声巨大轰鸣响起,天崩地裂一般,那座号称天下最大殿的大雄宝殿轰然爆炸,整座大殿几乎整个飞上天际。

    徐北游所在之处也未能幸免,脚下的地面支离破碎,两旁的殿宇也早已埋藏好的火雷子炸得寸寸碎裂。

    徐北游全力御使八剑,八道粗如廊柱的剑气再度轰然撞击在八座金门上。

    内有徐北游的剑气冲击,外有火雷子爆炸,八座金门上的金光已是越来越弱。

    徐北游轻念一个“破”字。

    八道金门终于是轰然破裂。

    就在此时,整座汝南府都看到了这场百年不遇的奇异景象,也听到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音,巨大的气浪横扫过城池,无数门窗鼓荡不休,一名推门张望的客店伙计被猛然回关的门扉狠狠拍在脸上,哎呦一声向后倒去。一个挑担子的货郎只觉得一阵大风卷过,整个人身不由己地在平地转了个圈,差点儿没摔个狗吃屎。有走南闯北的富商附庸风雅,在自己书房窗户上安装了两块玻璃,只见玻璃寸寸碎裂,正在书房内读书的富商欲哭无泪。一个鲜衣怒马的公子哥正带着一众仆役行在街上,不料座下之马因为这声震人心魄的巨响受惊,将他从马背摔下,撒腿狂奔,偏偏这位公子哥的脚又被别在了马镫里,转瞬间就被拖出去老远,仆役们回神之后在后头追赶,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李善哉等一行人堪堪逃出北禅寺,个个都是烟熏火燎,脸上满是乌黑之色,衣服和眉发也有焦痕,狼狈不堪。

    回首望去,这座江北第一寺已经化作熊熊火海,火光中殿宇倾覆,地面碎裂,不断有飞石流火跃起,黑烟冲天而起,遮天蔽日。

    李善哉心有余悸道:“暗卫府的人真是疯子,不但将整座北禅寺屠戮一空,还动用如此数量的火雷子,直接将这里夷为平地。”

    华西山喃喃自语道:“如此威势,那位剑宗少主恐怕要葬身于此了吧?”

    话音未落,只见一抹浓重紫意于火光中乍现,继而汇聚成紫气,任凭火势如何汹涌,也难以遮掩,紧接着紫气周围又有一道青气生出,紫青二气如同两条长龙相互纠缠,不断向上攀升而起。

    整座北禅寺都被紫青二色映照,漫天火光竟是被生生压下。

    在李善哉等人的惊骇目光中,紫青二色接天连地。

    北禅寺内,徐北游一手按在剑匣上,火势爆炸近不得他身周三尺范围。

    剑匣轻轻颤动,一缕缕紫色和青色的剑气不断渗出剑匣,汇聚成那两条互相纠缠的紫青长龙。

    在他周围,所有剑器皆是颤鸣不止,似万剑朝宗。

    匣中的诛仙没有出匣,可仅仅是逸散而出的剑气就已经气冲云霄射斗牛。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