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棋枰之间先后手
    一切事情至此明了,是暗卫府将北禅寺的僧人满门屠尽,而天机阁叛徒林朗则是在逃入北禅寺避难时被牵连其中,同样被暗卫斩杀,不过暗卫并不知道林朗的真实身份,只当他是一名普通僧人,所以他所盗走的天机阁机密图纸仍在他的身上,并未被暗卫搜走,至于燕莺,只能说造化弄人,天意如此。

    华西山问道:“李师兄,事关暗卫府,不是我等可以轻易决断的,不如将此事上报大匠造,请他老人家定夺。”

    李善哉紧紧握着那枚代表暗卫府身份的腰牌,沉声道:“就怕我们走之后,暗卫府立刻毁尸灭迹,到最后死无对证,就是大匠造也奈何不得他们。”

    华西山轻声道:“暗卫府素来骄狂,连道门和佛门都不放在眼中,动辄屠灭满门,看暗卫府这次不惜将北禅寺满门屠灭的举动,其中定然有天大谋划,即使我们是天机阁中人,也难保暗卫府不会丧心病狂地生出杀人灭口的心思,若是久留此地,恐有不测之忧。”

    李善哉正要说话,忽然就见远处有一道剑气冲霄而起,紧接着一道嗓音响遍整个北禅寺,“既然来了,又为何藏头露尾?”

    “潜龙、卧虎、雏凤、幼麟。”紧接着又有一道声音响起,“在老夫看来,另外三人不过是徒有虚名,唯有徐公子方才称得上名副其实。”

    一行人均是色变,李善哉与华西山对视一眼后,均是看出对方心中忧虑,竟是又牵扯到了那位徐公子?难不成是暗卫府在此地袭杀徐公子?

    不过这位徐公子乃是韩阁老的义子,而韩阁老又与自家阁主不合,若真是如此,他们此番说不定还是与暗卫府站在同一根线上。

    他稍稍沉默,对六名弟子及燕清吩咐道:“你们在此地结阵而守,我与你们华师叔一同过去查看。”

    两人不再犹豫,隐蔽自身气机,朝着剑气所起方向悄然行去。

    当两人跃上一座偏殿,从屋脊后探头望去,只见正有两人对峙,其中一人黑衣白发,身前立有一方剑匣,而另外一人方巾青袍,竟是他们先前所去客栈的掌柜。

    徐北游自是已经发现了正在窥视的二人,不过并不以为意,只是望向那客栈掌柜,缓缓道:“为了徐某一人,足下不惜将满寺僧人屠尽,倒是让徐某不知该感怀‘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还是该受宠若惊。”

    掌柜笑道:“这点小伎俩能入得徐公子法眼,在下已是受宠若惊,本以为徐公子要在这点小伎俩中受些伤势,如今看来,即是在下高估了自家手段,也是低估了徐公子。”

    徐北游笑了笑,“棋枰之间有先手和后手之分,先手未必会赢,后手也未必会输,若是阁下愿意随徐某上京见一见家中老父,那么徐某便不与你为难。”

    掌柜面无表情,反问道:“徐公子当真觉得吃定在下了吗?”

    徐北游笑道:“难不成阁下还觉得徐某人是在虚张声势?”

    掌柜摇头道:“惭愧,在下实在看不出徐公子到底是真的没受半点影响,还是虚张声势。”

    徐北游一拍剑匣,有一剑飞出,悬于身前。

    他伸手握住天岚的剑柄,平静道:“徐某到底如何,阁下一试便知。”

    掌柜脸色阴沉,半晌方道:“久闻徐公子剑道无双,区区不才,又岂敢掠徐公子虎威。”

    “哦?”徐北游眯起眼,将手中天岚挽出个剑花,“阁下是同意要与我共赴帝都了?”

    掌柜静默须臾,忽而笑道:“如此说来,徐公子是打定主意要与在下为难一番了。”

    话音未落,掌柜身形已是向后急退,两只大袖一拂,袖口处有星星点点闪烁,疾射向徐北游的面门。

    徐北游笑笑,手中长剑一抖,剑芒如雨,将这些星星点点悉数击落,却是一支支幽黑的灭神箭。

    徐北游微微一笑,“灭神箭厉害不假,可既不成箭雨之势,又没有雷霆弩车,恐怕还奈何我不得。”

    掌柜轻笑一声,道:“徐公子轻描淡写之间便将八支灭神箭击落,不愧是名震江都之人,但若是雷霆弩车,徐公子还能挡得下吗?”

    话音方落,天空中已经是响起一声刺耳的尖啸声音。

    一支足有一人合抱粗细的灭神箭自天外疾射而至,其势之大,以至于在空中拖曳出一道长长的白色冷凝烟云。

    箭身上铭刻着诸般奇异符文,使得这一箭就像剑仙一剑,足以破去地仙境界的护体罡气和体魄,甚至是让修为稍弱的地仙直接尸骨无存。

    上次徐北游在江都城外被白玉伏击,就是差点儿死在雷霆弩车的手中。

    徐北游脸色骤然凝重,手中剑势暴起,以剑十三逆流而起。

    剑气冲霄,若贯日长虹。

    下一刻,整支弩箭与徐北游手中天岚轰然相撞,剑气冲刷之下,哪怕是雷霆弩车所激发的灭神箭也要寸寸碎裂,不过其中又有硫磺硝石之气传出,所有碎片在半空中再次轰然炸裂,一瞬间仿佛是帝都年关夜空中所绽放出的璀璨烟花。

    正在一旁偷偷窥视的李善哉和华西山两人看得震撼莫名,不得不承认,虽然是天机阁主导设计了雷霆弩车和灭神箭,但真正用来,还是要看暗卫府,他们两人至今都没有发现雷霆弩车到底藏于何处。

    就在两人以为那位徐公子要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烟尘缓缓消散,徐北游的身形重新浮现,握剑的右手上有鲜血不断流下,血珠沿着剑柄流淌到剑身上,一个又一个血珠滚过剑锋,最后顺着剑尖滴滴滑落。

    徐北游的声音转冷,“好一个雷霆弩车,可惜还是杀不得徐某,还有什么伎俩,不妨一起使出来,也让徐某人好好开开眼。”

    掌柜双手抄入袖中,笑道:“剑宗三十六,剑剑不相同,徐公子好厉害的剑道修为,竟是连专杀地仙的雷霆弩箭都能破去,不过你能挡下雷霆弩车,还能挡下神威大将军炮吗?”

    徐北游脸色再变,“暗卫府竟然敢调用国之重器炮轰北禅寺?若是此事被泄露出去,怕是端木睿晟也不敢担当这个罪名。”

    掌柜淡然道:“神威大将军炮乃是军伍重器,非大都督和五位左都督不可调动,我们暗卫府又如何能够调用?不过在下先前在此地留下了一些后手,本是用来毁去这座北禅寺的,不过现在看来,应该不比神威大将军炮弱上多少,也应该能让徐公子满意才是。”

    下一刻,掌柜身形暴起,直奔徐北游而来。

    徐北游不敢有丝毫大意,伸手虚摄,剑匣瞬间洞开。

    除诛仙和霜天晓角之外,剑匣内所有剑器悉数出匣,环绕于徐北游身侧。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