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掌柜的运筹帷幄
    五仙者,天、神、地、人、鬼。后二者,一为修持之人,一为修真之士,皆算不得仙,故而有半仙之称的地仙境界即是仙凡之隔。

    地仙境界有巍巍十八重楼,过尽十八楼即可飞升神仙,故而地仙境界又被视作求仙之始,而地仙之前皆是凡人。

    古往今来,凡人想要凭借机巧手段使地仙坠落凡尘的事情屡见不鲜,成败大概在五五之数,毕竟能够成就地仙境界的修士无一不是天底下的拔尖人物,也无一不是各有诸般机缘,自然也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保命本领,很多算计地仙境界之人就是因为这些不为人知保命手段而棋差一招,最终功亏一篑。

    “夜叉”算得很好,只是他不清楚徐北游体内藏有一剑,此剑之中又藏有一口剑气,“谪仙人”不过是让地仙境界暂时失去修为,而这口剑气却是专门诛杀地仙的。

    其高下立判,所谓的“谪仙人”之毒于身负诛仙剑气的徐北游而言,不过是个笑话。

    此时的徐北游没有中毒,而“夜叉”及德云、德色、德寺三人却是实实在在中了“谪仙人”之毒,无法动用半分修为,可谓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作茧自缚。

    徐北游一口诛仙剑气吐出,白练如匹,气如长河,毫无反抗之力的四人直接被剑气抹去,什么也不曾留下,仿佛从未在这个世界出现过。

    十余名暗卫一起扣动手中弩机,灭神箭如雨一般攒射而至。

    如果此时的徐北游身无半分气机,这些灭神箭自然会刺穿他的体魄,将他置于死地,可世间哪来那么多的如果?

    此时的徐北游不但身负气机,而且丝毫无损,正巅峰鼎盛。

    无上剑体自生剑气护体,将激射而至的灭神箭寸寸碎裂。

    徐北游自是不会对这些想要取走自己性命的暗卫爪牙手下留情,心念一动,剑气自生,无数如弦月状的剑气盘旋而至,杀人如割麦。

    不过片刻功夫,殿内已经是遍地横尸,被毁去的天机弩和灭神箭散落一地。

    也算是见识过大风大浪徐北游对此无动于衷,背着剑匣走出此间偏殿,然后将剑匣轰然砸在身前,一手按在剑匣上,等着正主现身。

    当下此时,世人皆知剑宗少主徐北游要北上帝都,哪怕是暗卫府都督佥事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对徐北游贸然出手,有这个底气的只能是三大都督。

    暗卫府三大都督,会在这个时候冒大不韪来袭杀徐北游的,只可能是掌印都督端木睿晟。以端木睿晟如今的境地而言,不动手则已,动手必然要以雷霆万钧之势一击功成,一个所谓的“夜叉”显然分量不够,所以按道理而言,此地应该还有一位直接受命于端木睿晟的暗卫府高官亲自坐镇才是。

    尤其是先前那声使满寺可闻的钟响,更让徐北游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

    客栈中。

    掌柜默默算计着时辰,脸上露出几分惊疑不定之色,按照他与“夜叉”之间的约定,在事成之后便会以独有的信号通报,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可此时却迟迟不见动静,难不成是出了什么意外?

    掌柜脸色不由阴沉起来,他们一行人确定徐北游的北上路线之后,就立刻在此地精心布置,先后砸进去足足四十余万两银子,只要徐北游入局,那就断没有破局而出的可能才是。

    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按照暗卫府的规矩,出现这种情况一般就是两种选择,要么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立刻补救,要么壮士断腕,切断一切线索,彻底撇清自身。

    至于到底选择前者还是后者,就要根据当时情况而定了。尤其是前者,一定要量力而行,否则补救变成了添油,怕是要连自己也搭进去。

    先前不是没有血的教训,上次西北崇龙观之事就是个最好的例子,西北暗卫府代都督佥事陆沉选择补救,动用整个西北暗卫府去追杀徐北游一行三人,结果是崇龙观之事彻底败露,西北暗卫府元气大伤,甚至陆沉本人也差点死于公孙仲谋的剑下。

    以当下情形而言,他最好的选择就是一击不中,远遁千里,不去管北禅寺内的情形到底如何,立刻将相关人等进行灭口,然后离开此地,不能落人口实、授人以柄。

    只不过此来之前,掌印都督下了死令,让他务必将此事办成,否则不必再回帝都见他,若是轻易撤离此地,先不说几十万两银子的布置彻底打了水漂,掌印都督那边就无法交代。

    掌柜几经踌躇之后,还是决定赌上一手,就赌那位徐公子只是拼死杀掉了夜叉等人,实际上已是元气大伤。

    就在掌柜打算离开客栈的时候,李善哉一行人刚好准备结账。

    一名天机阁弟子来到柜台前,问道:“掌柜的,多少钱。”

    掌柜知道他是天机阁中人,不欲泄露身份,看了眼桌上的杯盘,脸上堆起笑容道:“没有酒水,八菜一汤,再加上一壶上好的雨前茶,总共是三钱一分银子,抹去零头,收您三钱银子。”

    这名天机阁弟子直接从袖中取出差不多半两左右的银裸子,丢在柜台上,“不用找了。”

    掌柜赶忙收起银子,口里说着不要钱的好话,满脸谄媚笑容,满身市侩俗气,让人根本无法将这个客栈掌柜与灭去北禅寺满门的暗卫府高官联系起来。

    待到一行人离开客栈,掌柜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对着店内唯一的伙计吩咐道:“去把先前留下的尾巴处理一下,然后立刻离开此地,在汝阳府等我三日,若是我未能如期赶到,你立刻返回帝都,将此地情形如实向都督大人禀报。”

    …永{e久免费5看小说dm

    伙计点点头,悄无声息地向后厨方向退去。

    客栈内只剩下掌柜一人,他从柜台中取出一本厚重账册,不过上面记载的可不是什么客栈账目,而是记录了暗卫府此次行动前后经过的机密卷宗。

    只见他伸手抚过账册,手掌所过之处,纸张尽变焦黄,然后焦痕急速扩大,化为熊熊火焰,却又不伤柜台分毫,不过片刻功夫,这本账册便已是化作飞灰。

    掌柜一挥袖,飞灰随风而散,他大步走出客栈,又是一挥袖,客栈大门自行关闭。

    来到街道上,掌柜的视线透过重重房屋阻隔看到正往北禅寺方向行去的李善哉一行人,喃喃轻语道:“过江的小鱼儿也要趟这滩浑水?怕是自顾尤不暇。”

    他冷笑一声,“也罢,既然你们赶着送死,我也不拦你们,等你们和剑宗少主一起死在这儿之后,让蓝相爷和韩阁老慢慢掰扯去吧。”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