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杯酒之中藏玄机
    徐北游迟迟没有喝下这杯素酒,缓缓说道:“杯中藏玄机,酒里有杀气。”

    三名僧人脸色骤变,德云面沉如水,德色和德寺二人更是豁然起身。

    只有自称夜叉的僧人老神在在,没有任何异样情绪流露,低头轻酌自己杯中素酒,啧啧叹道:“不愧是徐公子,这都让你喝出来了。”

    徐北游面无表情,望向僧人,“阁下恐怕不是什么佛门八部众,另外三位也不是什么北禅寺的主持长老。”

    “夜叉”放下手中的素酒,笑道:“徐公子不愧是入得公主殿下青眼的年轻俊秀,真是让老夫这种半只脚已经迈进棺材之人惭愧,当真是后生可畏啊。”

    说话之间,“夜叉”的声音不复先前的清朗,转为苍老嘶哑,他问道:“多问一句,徐公子是如何看破老夫身份的?毕竟老夫也算是在这行当里摸爬滚打几十年了,自认没有什么破绽,所以还望徐公子不吝为老夫解惑一二。”

    徐北游平淡道:“我这次北上帝都,行踪并不算隐秘,不管是镇魔殿还是八部众,能窥破我的行踪都在意料之中,先前阁下以佛门龙王的名义力邀我前来北禅寺做客,我起先并未生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突兀,但对此我也只当是龙王有话要对我说,可当我来到北禅寺之后,却感觉很不舒服,感觉这儿不像是一座佛寺,不见佛气佛性,甚至让我生出了一剑直过十二门的感觉,用我们剑宗的话来说,这叫做剑心不宁。”

    “夜叉”恍然道:“原来如此,徐公子修为高绝,不愧是地仙境界,想来这就是传闻中的秋风未动蝉先觉了。”

    徐北游不置可否,转而问道:“阁下是暗卫府里掌权的大人物?不知是哪位坐堂都督麾下?亦或者是豫州暗卫府都督佥事羊师何的人?”

    -$正版k首p发u

    “夜叉”摇头笑道:“在下是暗卫府之人不假,可算不上什么掌权的大人物,充其量只能算是个马前卒而已。”

    徐北游呵了一声,“一个马前卒便敢来暗算一位地仙境界,那三位坐堂都督岂不是敢去打道门掌教的主意了?”

    “夜叉”似乎没有听出徐北游话语中的嘲讽之意,不以为意道:“徐公子既然知道不对,却迟迟不曾拔剑,反而是与老夫在这儿说了许多言语拖延时间,恐怕是拔不得剑了吧?”

    徐北游没有说话。

    德色冷笑道:“实话不妨告诉你,这桌素云宴中有我暗卫府的奇门异毒‘谪仙人’,饶你是地仙境界,中了此毒之后也一时半会儿动不得半分修为!”

    徐北游脸色平静,问道:‘谪仙人’?寓意仙人吃了也要落凡尘吗?”

    “夜叉”笑道:“仙人吃了也要落凡尘,这是夸大之词,其实只要有地仙十重楼以上的境界,便可无视此毒,可惜徐公子再如何一代奇才,终究不能在及冠之年踏足十楼以上的绝顶境界,所以注定今日要受此毒之制。”

    徐北游点点头,洒然道:“阁下果然是好算计,从徐某人喝下第一杯素酒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夜叉”死死盯住徐北游,试图从他的脸上寻出些许惊慌失措,轻轻说道:“徐公子大约是想,方才我们四人也一同享用了素云宴,又怎么能安然无恙?其实不瞒徐公子,我们几人现在同样是身无半分修为,可杀人又何须亲自动手?”

    夜叉终于是缓缓起身,轻轻拍手。

    瞬间有十余名身着僧衣的暗卫涌进殿内,手持天机弩,漆黑的灭神箭上幽光隐隐。

    徐北游举目看去,竟是第五等的灭神箭,足以破去没有气机护体的地仙体魄。

    不得不说,这次暗卫府可谓是下了大本钱,先不说价值连城且有价难求的“谪仙人”,仅仅是这些灭神箭就足要好几万两银子,若是再加上那颗已经被下在了素酒中的“谪仙人”,以及暗卫府大费周章地将偌大一个北禅寺偷梁换柱,怕是三十万两白银也止不住。

    虽然比不得徐北游买张召奴性命的手笔,但委实也不是个小数目了。

    事到如今,怎么看徐北游也是个必输的局面,不过“夜叉”仍是没能从徐北游的脸上看出什么惊慌失措,这让他有些恼火,在他几十年的暗卫生涯中,最是喜欢看这些所谓的大人物坠落凡尘之后,尤其是临死之前的那番丑态,这才是他先前将自己一番谋划和盘托出的根本原因,可这位徐公子却如此“不识趣”,死到临头仍是强装镇定,岂不是让他的一番言语都成了无用废话?

    “夜叉”脸色阴沉,就在他打算下令放箭的时候,徐北游忽然说道:“先前我告诉过你,我刚到北禅寺的时候感觉不舒服,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舒服吗?”

    “夜叉”沉声道:“愿闻其详。”

    徐北游平淡道:“因为在几年前,我曾经见过一套一模一样的伎俩,那是在西北中都,西北暗卫府都督佥事陆沉亲自策划,打算将崇龙观满门上下杀绝,然后再由西北暗卫府之人冒充观内道人,最后完成他们的所谓大事,可惜不巧的是那一日我也刚好在崇龙观中,亲眼目睹了整场事件的经过。”

    徐北游顿了一下,颇有些追忆意味道:“那时候的徐北游可不是什么江都徐公子,也不是剑宗少主,没有地仙境界的修为,甚至连鬼仙境界都不是,所以那次我差一点就死在了你们暗卫府的绣春刀下,这件事让我记忆很深,甚至后来还梦到过几次。”

    徐北游望向“夜叉”,平静道:“这座佛寺中的血气和死气很浓,我猜这北禅寺内的僧人已经被你们杀光了吧?还真是如出一辙的手段。”

    “夜叉”脸上阴云密布,他当然知道那桩发生在西北的隐秘之事,此事甚至惊动了掌教真人和皇帝陛下,闹得很大,杀人诛心向来都是暗卫府的拿手好戏,却没想到在这儿栽了个大跟头,事后三位坐堂都督被陛下问责,整个暗卫府都灰头土脸,据说是因为放跑了几个活口的缘故,没想到自己今日却是见到这个让整个暗卫府蒙羞的“活口”。

    他冷笑道:“没想到徐公子与我们暗卫府还有这么一段缘分,你早该死在崇龙观里的,却苟活至今,今日死在我的手中,也算是有始有终,全了这段缘分。”

    徐北游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笑道:“端木睿晟想要杀我,怕是没有那么容易,今日徐某人便让你们见识下我的地仙境界。”

    下一刻,徐北游张口一吐,一道诛仙剑气裹挟着掺杂了“谪仙人”的酒液汇聚一线,激射而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