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一枚铜钱杀机现
    一方黑漆柜台,高高的,擦得干净铮亮,后头摆着几个大酒坛子。

    ‘/更新v最$快p上pf`)

    一枚黄中泛绿的铜钱,外圆内方,在柜台上滴溜溜地旋转着。

    一名掌柜的,穿着一袭半新不旧的青袍,头上一顶非儒非道的方巾,站在柜台后头,望着这枚飞快旋转的铜钱怔然出神。

    这时候天色还早,不到吃饭的时候,所以酒店里没有什么人,唯一的伙计正坐在不远处的长条凳上打着瞌睡,脑袋如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的。

    就在此时,一行七八号人进了酒店。

    啪的一声,掌柜伸手将正在旋转的铜钱拍在掌心下,然后缓缓移开手掌,显露出铜钱上的“黄龙”二字。

    掌柜的抬起头,脸上已经有了笑容,“几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为首的是一名气态儒雅的中年男子,脸上挂着温和笑意,“先来些吃食,酒就不要了,来壶茶吧。”

    “好嘞,客官您先请坐,马上就来。”方才还在打瞌睡的伙计不知何时已经醒了,马上开始热络吆喝起来。

    伙计领着一行人来到一张靠窗的桌前,用肩上搭着的湿巾狠狠抹了下桌面,然后一溜烟地往后厨跑去。

    为首那名儒雅男子名叫李善哉,如今已经是天机阁的少匠造,距离上匠造也不过一步之遥,他有望在三年之内迈过这道门槛,至于地位尊崇堪比一部尚书的大匠造,那就只能苦熬资历,何时迈过了地仙十重楼的境界,何时才能由上匠造升为大匠造,也只有成为大匠造,才有资格去争取下任阁主之位。

    当然,天机阁的内部晋升也不完全唯修为境界是举,若是对宗门有功,同样会被提拔,在如今的几位大匠造中,就有一人不过是初入地仙境界的修为,却因为曾经改良过神威大将军炮而被阁主特进为大匠造。

    这次叛出宗门的林朗是李善哉的亲传弟子,出了这么档子事情,一个教导不严的罪名是跑不了,若是能将林朗抓住,并将他偷走的东西夺回来,还能将功补过,可若是让林朗逃了,那么他日后的前程就很是堪忧了。

    除了李善哉外,还有六人都是比他小一个辈分的弟子,大多是匠造或者匠师,而最后一人则是那位倒霉的“华师叔”了,他姓华名西山,与李善哉一般同是少匠造,不过李善哉的少匠造是凭借实打实的修为境界换来的,而华西山却是精于诸般机巧之事,曾经参与天机弩、七星弩的设计,所以才得了少匠造的称号,也正因为他本身修为不济,这才给了林朗可乘之机。

    李善哉瞥了眼站在柜台后头的掌柜,收回视线,轻声道:“这次我花了一百两黄金从暗卫府手里买来的消息,林朗此人应该是从塞外过来的草原人,到底与王庭林氏有没有关系,现在尚不好说,不过肯定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蓄谋已久,大匠造和几位上匠造的意思是,要尽快将此事平复下去,不要惊动阁主,也不要对外走漏风声。”

    华西山仪表堂堂,三缕长髯,气态同样很是不俗,他下意识地轻抚颔下胡须,缓缓说道:“在来之前,我曾有幸见过大匠造一面,他老人家亲自占卜一卦,异卦相叠,巽下兑上,竟是个泽风大过的卦象。”

    李善哉皱起眉头,“上卦为兑,兑为泽,下卦为巽,巽为风为木,上兑下巽,有泽水淹没木舟之象。兑、巽相迭,中间四爻为阳爻,初、上为阴爻,阳盛而阴柔,中壮而端弱,也兆示着折毁之象。喻行事大错,则将有栋折粱摧之险,所以卦名曰大过。难道我们此行要横生枝节变故?还是说林朗此人重要无比,若是不将他追回,会使我宗门有栋折粱摧之险?”

    华西山叹息道:“大匠造的心思又怎是你我二人能够猜透的。”

    其余六名天机阁弟子听着两位长辈如此说法,心中不免惊骇,只是心中又难免有些疑惑,既然林朗那厮如此重要,阁内的上匠造和大匠造们为何不亲自出手,反而是要让他们这些小卒子们来追,就算林朗修为境界不济,难道就不怕“万一”二字?

    其实对于天机阁而言,一个林朗算不得什么天大的事情,毕竟由华西山保管的东西,其贵重程度相当有限,真正贵重的东西都是由阁主和几位大匠造亲自掌管,所以被林朗盗走的东西就算是真得丢了,也不会让天机阁伤筋动骨,只不过李善哉和华西山此行不会一帆风顺,正如卦象中所言,恐有栋折粱摧之险。

    至于那位算是李善哉和华西山师父的大匠造之所以派他们两人追捕林朗,一则是要他们将功赎罪,一行十余人追捕一个林朗,纵使他还有什么接应后手,可这里毕竟不是草原,想来也逃不出去。再则就是让他们带着年轻弟子多些历练,毕竟儒门先贤早就有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李善哉沉声道:“先前清儿已经给我传信,说是在汝南府找到了林朗的踪迹,她和莺儿已经往北禅寺方向寻踪追去,现在不太方便,待到天黑之后,我们便潜入北禅寺中,将这贼子一举成擒。”

    就在说话的功夫,小二将准备好的各种吃食依次上桌,一行人不再说话,专心满足自己口腹。

    一直站在柜台后的掌柜望着这一行不速之客,目光幽深,略显浑浊的眼珠里透出几分阴鸷。不过令人惊奇的是,李善哉也好,华西山也罢,两人竟是对掌柜的目光注视一无所觉,虽说只有地仙境界才有秋风未动蝉先觉的神异,可李善哉毕竟是距离地仙不过一步之遥的人仙巅峰,竟也没有半分察觉,那就令人玩味称奇了。

    过了片刻,掌柜的收回视线,低头看向那枚黄龙铜钱。

    他以两指捏住这枚铜钱,然后朝外头猛然一掷。

    铜钱瞬间飞出客栈,越过街道,越过层层房屋,最后来到北禅寺前,一气穿过山门和十二道牌坊,飞入钟楼之中。

    铜钱狠狠撞击在巨大铜钟上,敲出一记沉闷声响,铜钟左右摇摆不休,钟声满寺可闻。

    这枚铜钱自然是粉身碎骨,可在铜钟上却印下了清晰可见的“黄龙”二字。

    偏殿内正以素云宴招待徐北游的德云、德寺、德色三人听闻钟声之后,脸色微变,相互对视一眼后,神情诡异。

    只有那名自称夜叉的僧人仍是对此无动于衷,举起一杯素酒敬向徐北游。

    徐北游自然也听到了这声钟响,伸出两指轻捻酒杯,似笑非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