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前尘过往天机阁
    这位师姐名叫燕清,那位师妹同样姓燕,名叫燕莺,两人出身的宗门很不简单,可不是什么旋起旋灭的小宗门,而是名列九流第二的天机阁。

    不同于暗卫府,天机阁虽然也归属于朝廷统领,但更多还是按照修行宗门的规矩行事,而暗卫府与其说是一座宗门,倒不若说是一座军镇衙门,两者不可一概而论。

    说起天机阁,就不得不提到它的上代主人傅尘。

    往前推六十年,天下间有三位谪仙大材,分别是剑宗的上官仙尘、道门的天尘,以及出身江南第一世家傅氏的傅尘。

    那时候的傅氏一门,几经大郑皇室打压,已是气息奄奄,可仍旧能强压江左谢家一头。

    傅尘是这代中的唯一男丁,在他上头还有两位姐姐,大姐早早拜入道门,在十年逐鹿之前就已经是玉衡峰峰主,也就是那位攻占碧游岛的玉尘大真人,后来与微尘大真人结为道侣,育有一子傅中天,现为暗卫府左都督。

    二姐远嫁草原,成为草原汗王林远的王妃,虽然早亡,但却留下一女,取名银屏,后来嫁于萧皇,母仪天下,诞下一子,继承帝位,年号承平。

    两位姐姐已是如此显贵,傅尘却还要更胜一筹,他本不叫傅尘,只是因为跟随大姐玉尘拜入道门,故得一个尘字,是紫尘、青尘、天尘等人的小师弟,后来他又反出道门,时值天机阁奉大郑神宗皇帝之密令,举全宗之力击杀当朝帝师张江陵,不过张江陵毕竟是儒门魁首,此役使天机阁伤亡惨重,阁主直接身死,四位大先生阵亡两位,于是傅尘在这时候受大郑神宗皇帝之邀,进入天机阁就任阁主之位,大郑神宗皇帝为表郑重,以先生称之,故而世人又称其为傅先生。

    傅尘在成为天机阁阁主的次年,开始于暗中扶持白莲教,这一年他先后收了两名弟子,一名是出蜀州豪族唐氏的唐圣月,另外一名就是赵国公的公子蓝玉,正因为如此,唐圣月和蓝玉虽然不是同门,但却是师兄妹的关系。

    再后来,蓝玉与师父傅尘的意见不合,于徐林北伐草原时转投萧皇麾下,开始辅佐萧皇逐鹿天下,最后的结果是傅尘与上官仙尘一般落得身死下场,而蓝玉则在大齐立国之后成为凌烟阁功臣第一人,仍是受封赵国公,继续执掌天机阁,并得以宰执庙堂五十年。

    如今的九流,虽然仍旧以剑宗位列第一,但明眼人都知道,不过是顾及上官仙尘和公孙仲谋两代宗主的颜面罢了,剑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若是本代首徒徐北游不能尽快达到师父、师祖的高度,这个所谓的第一迟早是其他宗门的囊中之物,反观位居第二的天机阁,有朝廷的鼎力支持,能人辈出,而且阁主蓝玉又是内阁首辅、当朝帝师,说是九大宗门中实力第一应该是当之无愧。

    更(新s《最快?e上h)4!

    天机阁不同于暗卫府完完全全的官制,其内部完全是以修行宗门划分,阁主之下设大匠造,外人多以大先生称之除阁主和大匠造之外,其下共分五级,上匠造、少匠造、匠造、匠师、匠士,其分别对应地仙境界、人仙境界、鬼仙境界、一品境界、二品境界,三品及其以下境界则无称号,只有积年地仙才有资格成为大匠造,若是此时的徐北游进入天机阁,也只能是个上匠造。

    两名女子刚刚晋升匠师不久,也就是一品境界,而那位小师弟则还是个匠士,在宗门中被视为刚刚筑基入门,平日里玩世不恭,喜好勾三搭四师姐师妹,就是年轻一些的师姑,也逃不过他的“叨扰”。

    这次追捕这个宗门叛徒,她们师姐妹二人其实是最薄弱的一环,真正的主力还是她们的师父李善哉,如今已是少匠造,距离上匠造也不过是一步之遥,其他几位师兄师姐也已大多是匠造,只不过这位小师弟素来狡猾,行踪不定,躲过了师父和师兄师姐,反倒是让她们两人误打误撞之下窥破了踪迹。

    燕清轻声说道:“那人既然是化装成僧人逃遁至此,多半是藏身在那座北禅寺中,你我不要打草惊蛇,先去悄悄刺探一番。”

    燕莺皱眉道:“北禅寺号称江北最大的禅寺,寺内必定高人无数,以我们的修为贸然进去,会不会太冒失了些?”

    燕清说道:“那人不过是二品境界,想来也不能藏得太深,多半是藏在柴房等少有人去的地方,我们只要着重搜寻这些地方,应该不会惊动寺内高人。”

    见燕莺还想说话,燕清稍稍加重了语气,不容置疑道:“事到如今只能事急从权!”

    燕莺垂下眼帘,没再说话。

    另一边,徐北游背着剑匣漫步在一条繁华街道上,开始回忆有关北禅寺和八部众的事项。

    八部众,谓之天龙八部之说,论名声远不如镇魔殿和暗卫府,甚至比起鼎盛时代的剑气凌空堂也稍有不如,顾名思义,八部众下分八部,分别是天、龙、夜叉、乾达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呼罗迦,真正出彩的只有天部、龙部和阿修罗部,此三部高手云集,又因为八部之主多是出自此三部的缘故,故被称作是上三部。

    比起内在残破不堪的剑宗,佛门内部堪称是等级森严,龙王能在八部众里脱颖而出成为新任八部之主,殊为不易,其地位相较首座还要尊崇三分,所以那名自称夜叉的僧人说是奉龙王之令也在情理之中。

    至于北禅寺,在徐北游的印象中就是一个大字,虽然徐北游猜测其中会有高人坐镇,但在他的记忆中其事迹或玄妙之处一概皆无,至于什么高僧大德,更是从未听说过,远不如龙城双塔寺、江南大报恩寺、鸡鸣寺的名声。而且佛门祖庭似乎也不甚在意这座号称江北第一的寺庙,每每各地寺庙主持觐见佛门方丈,北禅寺主持的位置也是较为靠后,古怪得很。

    徐北游轻声自语道:“难不成北禅寺与佛门祖庭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龌龊?毕竟中央和地方之争,这是朝廷和道门都难以解决的问题,再多一个佛门也不稀奇。”

    不知不觉间,徐北游已经可以遥遥看到那座占地广阔的巨大寺庙,其山门高有十余丈,其后是长二百余丈、宽十丈的甬道,在甬道上又按照十二因缘和十二菩萨修建了十二道牌坊,果真不愧江北最大之名。

    待到走近山门之后,徐北游停下脚步,下意识地眯起眼,忽然生出一股想要一剑直过十二牌坊的冲动。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