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凌云的入世之道
    烟尘散去,徐北游和凌云身形重新出现在一片废墟之上。

    徐北游还好,凌云却是略显狼狈之态,原本一丝不苟的发髻已经被打散,如同徐北游的白发一般披散下来,青色道袍上更是破损处处。

    两人皆是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凌云缓缓说道:“剑宗首徒徐北游,我今日不敌,仅仅是我凌云败给了你徐北游,而非道门败给剑宗。”

    徐北游没有否认,坦然道:“早就听闻掌教真人有十二位弟子,其中以天云、乌云叟、白云子为首,想来道门的首徒人选最终也会在这三人之间产生,徐某若能将此三人败退,方可说剑宗胜过了道门一次。”

    徐北游挥手御过剑匣,问道:“既然已经分出胜负,可要继续分出生死?”

    凌云摇头道:“若我要走,你留不住我,若我不走,死战不退,死的人一定会是我,送死的事情,我从来不做。”

    徐北游扯了扯嘴角,一笑置之。

    经过两人这么一闹,城中的官府和暗卫巡察使早已被惊动,只是摄于两位地仙交手的骇人威势,不敢贸然上前,直到两人不再有动手的意图之后,本地知府才在暗卫巡察使的陪同下冒雨来到已经倾塌的城门前。

    这位知府大人看上去大概不惑年纪,气态儒雅,是位美髯公,这样的男子就如老酒,年岁越大就越发醇香,他看了眼重新背上剑匣的白发男子,又看了眼略显狼狈的年轻道人,最后看了眼已经变为废墟的城楼,先冲两人拱手一礼,然后叹息道:“两位可是打完了?”

    徐北游笑道:“打完了。”

    凌云没有说话,而是望向那位身着黑色锦袍、头戴乌纱冠、腰佩绣春刀的暗卫巡察使。

    在这位暗卫巡察使身后还有十余人,皆是身着黑衣,披蓑戴笠,手中持弩,一线依次排开,气度森严。

    暗卫府除了侦办当朝天子亲自交付的大案要案之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负责监察各地修士,毕竟修士到达一定境界之后,寻常的世俗军伍就很难真正对他们造成威胁,若是遇到那种不按规矩的邪道修士,一触即走,来去如风,更是难以针对。

    正是因为种种原因,暗卫府应运而生,除了培养属于朝廷的修士之外,也从军中选拔优秀武修以及吸纳许多口碑较好的散修,同时又装备天机阁出产的各种利器,用以镇压各地修士。

    按照暗卫府律例,一府之地设巡察使一人,下辖都尉一人,校尉三人,卫士十五人,配备天机弩十架,第九等灭神箭二十支。

    如今看来,义阳府的暗卫府巡察使已经将自己的大半家当都搬了出来。

    唯%一正g版,d其他都是(f盗)版

    不过徐北游和凌云都是神色平静,毕竟两人都是实打实的地仙境界,而且身负剑宗和道门两大宗门的诸多宝物,有足够的底气不将一府之地的暗卫放在眼中,严格来说,只有六大分府级别的暗卫府才有资格去击杀一位地仙境界的大修士。

    知府大人望向两人,“虽说两位都是超脱凡俗世间的地仙高人,但这般放肆行事终归是与朝廷的法理不合,所以本官还是斗胆请两位给个交代才是。”

    凌云沉声道:“此战因贫道而起,一切后果皆由贫道承担。”

    徐北游瞥了眼凌云,没有说话。

    平心而论,这话说的没错,若不是凌云拦路,徐北游吃饱了撑的才会在这儿大打出手,也就不会闹出现在这般局面。

    知府听到有人愿意担责,不由轻轻松了一口气,拱手问道:“敢问这位大真人可是道门中人?”

    凌云坦然承认道:“贫道道门凌云。”

    知府与身侧的暗卫巡察使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两人都不是傻子,叶字辈的地仙高人不算稀奇,云字辈的地仙大真人可就不一般了,必然是道门中的年轻俊秀,注定将来前途无量。

    一番隐蔽的眼神交汇之后,仍是由知府开口道:“冒昧问一句,大真人可是要用银钱补偿?”

    凌云眉头皱起。

    万丈红尘,千般好处,百般是非,都离不开一个钱字,道门富可敌国不假,可凌云此时却是没有太多银钱,毕竟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他高居玄都,万般不缺,又何时用过银钱,所以此次下山根本没带什么银钱。

    身上携带了许多银钱的徐北游又看了眼这位不食人间烟花的道门骄子,仍是没有作声。

    先不说徐北游绝对不会把钱借给一名道门中人,就算他真的愿意借,以凌云的高傲而言,也未必肯要。

    凌云果然不曾对徐北游多言半句,直接问道:“修缮这些毁坏之物,大概需要多少银钱?”

    知府略微沉吟,没有耍什么算计猫腻,估摸了一个差不太多的数字道:“被毁的街道、房屋、城楼,算上人力和物力,大概需要五十万两银子。”

    五十万两,对于徐北游而言,不算个大数字,以凌云的身份而言,想要从道门中拿出这么一笔钱,也不是什么难事,关键是当下,凌云没有这么多钱。

    当然,凌云也可以选择一走了之,但此事若是传扬出去,那么算是名声尽毁,尤其是大宗门子弟,在这方面注定不能像散修那般随心所欲。

    凌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在他看来,无论是地仙境界也好,还是人仙境界也罢,只要你入得俗世,就要按照俗世的规矩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有什么好抵赖的。

    凌云想了想,问道:“若是贫道亲自来修呢?”

    此言一出,不仅仅是知府和暗卫巡察使,就是徐北游也倍感惊异。

    一位堂堂道门大真人亲自修城门?这场景未免有点太美了吧?

    知府踌躇道:“此事……恐怕不妥吧?”

    “有何不妥?”凌云再度皱起眉头,“此地因贫道而毁,自当由贫道来修补。”

    知府讷讷道:“就怕有辱大真人身份。”

    凌云摇头道:“求道修真,在于出世,也在入世,何为入世?贩夫走卒,农垦放牧,匠人手艺,皆是入世的道理,此番修城,正是贫道的入世修行。”

    这下就是徐北游也对这位掌教弟子有些刮目相看了,若是假以时日,这位当下名声相对不显的道门骄子,说不定真能肩扛天道,成为道门的又一位飞升祖师。

    雨势渐小,徐北游重新捡回自己的斗笠戴在头上,感慨道:“如果你不是道门中人,我倒是真想交你这个朋友,可惜道不同不相谋。既然你决定留在这儿,那徐某人就先行告辞了。”

    凌云同样对这位剑宗首徒无甚恶感,稽首道:“日后帝都再会。”

    知府和暗卫巡察使哪里敢去阻拦一位地仙高人的去路,纷纷让开道路。

    徐北游和凌云在一次短暂的相会之后,就此分道扬镳。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