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一剑直过小雷池
    徐北游手持天岚飘然落回剑匣前,已经出匣的紫电、却邪、玄冥依次悬于身侧。

    这位掌教十一徒刚刚踏足地仙三重楼境界就逼得他连出四剑,的确很不俗气,可如果仅限于此,那也就到此为止了。

    凌云不愧被掌教真人赞为有任侠之气,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小腹被捅了个通透,抬手拭去嘴角的鲜血后,反手将已经合拢的太乙混元伞放回身后,然后伸手握住已经出鞘的大德雷音。

    凌云右手握剑,左手屈起中指,在剑脊上轻轻一弹。

    铿锵之声瞬间压过了漫天风雨声。

    徐北游眼神微变,轻笑道:“有意思。”

    他学过很多剑道,身前三尺即无敌的三尺青锋之道、御剑万里的飞剑之道、呵气成剑的剑气之道,甚至是未央剑经这种生门冷僻的剑意之道、如同炼丹的剑丸之道,可从来没学过这种用剑手段。

    凌云继续弹剑,天空中竟是响起轰隆雷声,可细细听去,又似是有佛说法,如来正声,声如雷震。

    这已经不仅仅是道门雷法,其中还掺杂了佛门的玄妙神通。

    徐北游横剑身前,两指轻轻抹过剑身,剑身清亮如水。

    前两次敲击仿佛是琴师调音,第三次时,所有声音凝聚一线,瞬间将雨幕切割成两半,朝徐北游拦腰“斩”来。

    徐北游不退不避不让,干脆流落地一剑直斩。

    两两相撞。

    满街的雨水尽数被震为齑粉。

    凌云再度弹剑,声音越来越急,一线接一线,线结成网,朝着徐北游当头罩下。

    徐北游一声长啸,整个人如是与手中长剑合作一体,化成一道凛冽剑光,扶摇直上。

    这张看似杀机重重的大网被被剑光一冲而散。

    凌云脸色不变,只是轻轻抖袖,先前被他收入袖中的雷珠依次飞出,十二颗雷珠如有灵性,自行结成玄奥阵法,迎向凛冽剑光。

    徐北游所化剑光迅若闪电,在刹那间连闪十二次,每次都幻出八道剑芒,七假一真,放眼望去,漫天尽是辉煌剑光。

    一气之间,徐北游击落了九颗雷珠,虽然还是有三颗雷珠硬撞在剑光上,一一爆开,炸的剑光忽明忽暗,但仍是被剑光强行冲破了阵法,直奔凌风而去。

    凌风的脸色终于露出几分凝重,左手五指在大德雷音上连弹,荡漾起一圈圈气机涟漪,接连不断地撞在剑光上。

    剑光倏然收缩,显出天岚以及握剑的徐北游。

    此时徐北游周身有白色光华流转,剑气缭绕,他深吸一口气,以剑十二起手,剑势瞬间有春雨轻盈之感,如一汪春水绵绵不绝,剑气似烟雨茫茫,夹杂在潇潇秋雨中,泼洒落下。

    凌云周围三丈范围内不断有剑气炸开,将他所有躲闪退路全部封死,他不得不停下弹剑,重新撑开太乙混元伞,将这“一蓑烟雨”全部挡下。

    徐北游重新退回到剑匣处,一手握有天岚,一手按在剑匣上,其余三剑围绕着他缓缓转动。

    他在犹豫是否要五剑齐出。

    凌云同样是有些进退两难,在师父和师母所赠两**宝尽出的情形下,他仍是被这位剑宗首徒压着打,若是继续打下去,是否会败尚不好说,可一定很难取胜。

    徐北游思量一二之后,一挥手将其余三剑全部收回剑匣,只留下手中的天岚一剑,问道:“可要不死不休?”

    凌云终于是低头看了眼小腹处已经悄然止血的伤口,皱起很是俊秀的眉头。

    他不是迂腐之人,绝不会无谓送死,若是杀不掉徐北游,那么这个道理还有继续讲下去的必要吗?

    就在凌云已经将大德雷音收起准备就此收手的时候,一道身影凭空出现,手中持有一把长剑,眨眼间来到徐北游的身后,对着后心就是一剑刺出。

    这一剑刺是刺中了,却没能将徐北游刺一个透心凉,因为徐北游早有防备,反手负天岚,于千钧一发之际挡下了这绝命一剑。

    徐北游不用回头就已经知道来人是谁,冷声道:“楚江王,你先后刺杀我三次,真当我徐某人是个没有火气的泥菩萨不成?”

    话音未落,徐北游气势猛然暴涨,手中天岚更是有肉眼可见的剑芒吞吐不定。

    楚江王向后急退。

    徐北游身形凭空侧转,手中天岚横掠,同时又有其他三剑从各个方向飞掠而至,瞬间已是将这位镇魔殿大执事逼入避无可避绝境之中,只能面对徐北游手中的天岚一剑。

    就在楚江王想要舍命一搏时,一方小印凭空出现在楚江王的面前,挡住了气势如虹的天岚一剑,两者相交之处,有无数细微电芒疯狂涌动。

    与此同时,楚江王的耳畔也响起一道温和嗓音,“走!”

    楚江王先是一愣,继而毫不犹豫地向前冲去。

    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原本已经打算就此退去的凌云,若是他不出手,那么楚江王就要毫无悬念地惨死于徐北游的剑下。

    徐北游不理会已经出手的凌云,又是一剑如雷炸向正要逃走的楚江王。

    凌云怒喝道:“安敢如此!?”

    小印之上蓝光大盛,满天秋雨瞬间变为雷雨。

    一道蓝色的雷霆蛟龙从厚厚黑云中钻出,狠狠扑向徐北游!

    徐北游不得不放弃楚江王,转剑回守。

    只见雷霆接天连地,就像一道雷电牢笼将徐北游封在其中。

    此印名为雷霆都司符玺,手执此印,可引雷霆,这才是凌云敢于在徐北游面前破境的真正依仗所在。

    片刻之后,雷电消失不见,雷霆都司符玺倒飞而回,楚江王则趁机再次遁入虚无消失不见。

    徐北游面无表情,手持天岚单剑,毫不掩饰自己的剑气外泄流溢。

    凌云的脸色愈发凝重,伸手托住雷霆都司符玺,以这方符印为主,在自己身前构建出一方小型雷池。

    雨幕下,雷池笼罩十面八方,其中如浩瀚星空,星星点点,又有电龙涌动,令人望之便觉森然生寒。

    徐北游将手中天岚一抖,默念道:“剑十七。”

    剑势再起,一剑入雷池。

    雷池如如东海大潮,在大潮之中,一道圆月剑光升起,如沧海明月。

    雷池剧烈震荡,摇晃不安。

    凌云摊开五指,掌心的雷霆都司符玺旋转不休。

    徐北游继续递出半剑,剑二十三。

    雷池在刹那间凝滞。

    徐北游一剑越过整个雷池,来到凌云面前,又是一剑递出。

    凌云早有防备,撑起太乙混元伞,硬挡下这一剑。

    天岚的剑尖抵在太乙混元伞的伞面上。

    徐北游没有任何犹豫,双手握剑,不进反退,一往无前。

    剑一!

    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一路横撞,不知撞碎了多少墙壁房屋,最后一起撞入城楼之中。

    偌大一座城楼不堪一击,瞬间轰然坍塌,无数烟尘腾空升起。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