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秋雨之中讲道理
    徐北游仰头望着天空中涌现的紫气和彩云,笑了笑。

    当初他入地仙境界时,可没有这般天地色变的壮阔气象。

    依稀记得典籍中曾经专门记载,若是破境时能有这般破境异象,那就表明此人此生飞升有望。

    不愧是天下英才入吾彀的巍巍道门,一个名满天下的谪仙人齐仙云还不够,还有一个藏在暗中名声不显的凌云。

    天幕上的凌云并未停留太长时间,在脚下紫气和彩云消散之后,纵身一跃,朝地上本尊急急坠落。

    从天而落的凌云直接跌入本尊的上丹田紫府,就此消散无踪。

    盘坐于地的凌云本尊重新睁开双眼,望向徐北游,虽无言,却有声。

    “我入地仙境界了。”

    “地仙三重楼。”

    “现在我是否有资格与你讲一讲道理?”

    徐北游没有说话,只是略微感慨。

    道祖之道,并非道门一家独占,包括剑宗、玄教,甚至是佛门都有所涉猎。

    说到底还是同本同源且殊途同归。

    若非是志不同不相谋,徐北游很想与这位道门骄子聊一聊他们之间所行之路。

    徐北游能一步踏足地仙三重楼的境界,要归功于赤练剑,归功于紫电剑,归根究底还是要归功于剑宗的遗泽。

    虽然凌云也有道门的福祉,但更多还是依靠自己的卓绝天赋。

    如果没有剑宗十二剑,徐北游撑死也就是个人仙境界,可没有道门,凌云仍能一步一个脚印踏入地仙境界,甚至有望登顶十八楼,乃至于飞升境界。

    换而言之,若是没有背后这个剑匣,徐北游面对凌云就只有认输一途。

    不过世间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如果,现在剑宗十二剑已有半数归于徐北游之手,他正朝着无敌地仙大踏步前进,反倒是压过了凌云一头。

    现在的凌云,其实处于一种十分玄妙的境地,虽然直接踏足地仙三重楼,但因为接连破境的缘故,其境界并不稳固。若是他愿意再等几年,待到自己积累圆满时再去破境,那恐怕就是另外一副光景了。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不可惜吗?”

    凌云摇头道:“师尊曾言,修道一途如逆水行舟,可破境却是要顺其自然,我今日想要与你讲道理,只能破境,这便是自然。”

    徐北游摇了摇头,对于凌云口中的“自然”不置可否。

    公孙仲谋最看重徐北游的一点就是心性,无论顺境逆境,心志都是不动如山,根本无所谓心意通达之说,在这一点上,凌云不如徐北游远矣。

    凌云问道:“方才你为何不阻拦我破境?”

    徐北游平淡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你既然敢当着我的面破境,想来一定做好了防备手段。”

    凌云笑道:“不愧是徐公子,我方才的确留有后手,如果你真是不要脸皮地出手偷袭,定会吃个大亏。”

    说话间,在凌云身周有颗颗蓝色雷珠依次浮现,好似是深夜繁星。

    凌云一挥袖将它们重新收入袖中,平静道:“若是你忍不住出手,我便会以这方小雷池引下天上劫云中的雷劫,不足以致命,却能让你元气大伤,不过现在劫云散去,已是无用了。”

    徐北游点点头,道:“话已说明,那便讲道理吧。”

    这位新晋地仙伸手握住飘摇而落的太乙混元伞,平静道:“请。”

    徐北游单指一勾胸前绳结,背后剑匣飞起,然后被他单手按住,轰然竖立在身前地面,以剑匣为圆心,地面雨水层层向外涌动,如同正在缓缓绽开的伞面。

    那一瞬间,紫电跃出剑匣,在水幕的遮挡下悄然刺出。

    紫电穿过层层雨幕,在整个过程中,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八化十六。

    *s唯,一d正z版‘◎,d其,w他。:都是w盗9版

    待来到凌云面前时,已然有足足十六把紫电。

    凌云将手中太乙混元伞挡在身前,一旋,十六把紫电落在伞面上,竟是不着力一般,向四周激射而去。

    紧接着凌云又将太乙混元伞一转,整个雨幕仿佛随着伞面转动,如瓢泼一般朝着徐北游当头盖下。

    徐北游手中已是握住天岚,身随剑行,直接将整个雨幕搅烂。

    凌云眼睛眯起,一手托住伞柄,一手支撑在内伞面上,仿佛举起了一面青色大盾,不退反进,朝着徐北游大步而行。

    双方之间的距离眨眼间便只剩下不足三尺。

    剑宗曾经号称三尺之内即举世无敌,我倒要看看你们剑宗究竟是怎样的无敌!

    徐北游冷笑一声,手中天岚以剑八起式开山,狠狠劈在太乙混元伞上。

    两人脚下的青石街道瞬间破碎,如遭地震,地面上的积水则跳跃而起,悬于半空。

    凌云虚手一指,轻声说了个去字。

    水化为箭,密密麻麻攒射徐北游,竟是有了几分沙场上箭雨如幕的景象。

    几乎就在同时,剑匣中又有玄冥出匣,直接化作剑甲,护在徐北游的身周。

    水箭落在剑甲上,响起一连串让人头皮发麻的劈啪声响。

    徐北游硬是顶着密密麻麻的水箭,一跃而起,居高临下地连刺数十剑。

    剑剑不同,虚虚实实。

    凌云干脆藏身于伞面之下,任凭徐北游的剑势落下。

    伞面上响起一阵金属碰撞的剧烈声响,仍旧不伤分毫。

    徐北游脸色如常,腾起复又落下,整个人站在伞面上,双手握剑狠狠刺下。

    太乙混元伞仍旧是坚不可摧,可撑伞的凌云却仿佛力有不支,整个伞面开始左右晃动。

    凌云轻念一个“收”字,伞面骤然合拢,如是长剑。

    如此一来,就变成了两“剑”针锋相对,徐北游在上,凌云在下。

    片刻僵持之后,凌云又默念了一个“起”字,原本应是居高临下占尽上风的徐北游竟是不受控制地向上倒飞而起。

    凌云趁机向后退去。

    不过几乎就在同时,徐北游面无表情地轻念一声“走”。

    剑匣出匣第四剑,却邪。

    红芒一掠,凌云尚来不及重新撑伞就已经被刺穿小腹。

    凌云嘴角渗出血丝,向后飘摇而退,背后所负之间终于铿锵出鞘。

    世人皆知秋叶在“成道”之前有两样护身宝物,分别是长剑水龙吟和太乙混元伞,抛开知云不提,这两样宝物被他分别传给了两名最小也是最宠爱的弟子,齐仙云得了水龙吟,凌云得了太乙混元伞。

    不过不为外人所知的是,作为师母的慕容萱同样将自己早年时所用的两样宝物传给了两人,齐仙云得了九支飞龙簪,可化佛门十八伽蓝护卫,正是因为这件宝物,她才能从萧林手中逃得一命,而凌云则是得了一柄无名之剑。

    剑本无名,却丝毫不逊于九支飞龙簪,凌云负剑下山之后,过大徳岩和雷音寺,观山闻雷声有悟,遂将此剑命名为大德雷音。

    顾名思义,此剑不在于杀伐,而在于那个“音”字。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