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立谈之中入地仙
    撑伞负剑的凌云与背着剑匣的徐北游隔着一帘雨幕相望。

    两人之间看上去云淡风轻,但在实际上却是恩怨重重,这份恩怨甚至可以追溯到各自的祖辈,及至父辈更是血海深仇一般,凌云的师父秋叶杀了徐北游的师父公孙仲谋,说是杀父之仇也不为过。

    自古以来,深仇大恨莫过于杀父之仇和夺妻之恨。

    至于凌云为何主动拦路,徐北游没有过多深思,无外乎延续老辈人的恩怨,或是制造属于他们这辈人的新的恩怨。

    无论是哪种,徐北游都不会拒绝,也不会留情,两人之所以要故作姿态地说些温和话语,仅仅是因为大宗门弟子的习惯使然,就像世家子弟进了风月场所,再怎么急色也不能直接进入正题。

    徐北游丢掉手中的芭蕉叶,单指扣住绑着剑匣的绳结,问道:“同为信奉道祖之人,我便称呼你一声道友,不知道友所来为何?”

    凌云平静道:“贫道想为江南道门讨一个说法。”

    徐北游微笑道:“那就是讲道理了?非是徐某人自傲自大,以道友你不过人仙境界的修为,很难与我讲这个道理。”

    凌云收起手中的油纸伞,露出一张冷峻面容,就这么站在雨中,自嘲笑道:“地仙境界吗?”

    徐北游摘下头上斗笠,原本被束起并藏在斗笠内的满头白发披散而下,遮住了他的两侧脸颊。

    黑衣白发,静立雨中,如一抹失去了颜色的黑白残影。

    徐北游脸上所有的笑意缓缓敛去,望向凌云的目光冰冷无比,如同即将落到待宰的牲口头上的屠刀。

    他已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下一刻,有一剑跳出剑匣,先是似小鸟依人一般围绕着徐北游盘旋一周,然后朝凌云激射而去。

    一旁观战周秀宁忍不住惊呼一声。

    与此同时,凌云的面前有一朵“青莲”在雨中骤然绽放。

    他手中的油纸伞不知何时已经不再是枯黄颜色,而是转为淡青色,仿佛抖落了满身铅华,每个伞珠上分别有一道清气如流苏垂落。

    整把伞就像一面大盾挡在凌云的面前。

    此时一剑悬停于前,剑尖与伞尖针锋相对。

    徐北游轻咦一声,他曾在宗内记载中看过关于道门有名法器的记载,若是他没看错的话,此时凌云手中的应该是太乙混元伞,不但坚固无比,硬若金刚,而且还能避风水火土,清心明神,是件可以与七杀斩灵剑相提并论的顶尖法器。

    徐北游抬手召回天岚,道:“有些意思,还有什么法器?可曾将掌教真人玲珑宝塔搬来?”

    凌云答非所问道:“平心而论,如果贫道不是道门中人,对你这位徐公子一定是敬佩非常,毕竟从底层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位,真的很不容易,不过在其位谋其政,贫道既然是道门弟子,受师尊传道授业之恩,就不得不做些违背本心之事,与徐公子讲一讲道理。”

    徐北游平静道:“你倒是道门中难得的直爽之人,也罢,我就看你如何与我论道。”

    凌云一挥袖,周秀宁顿时感觉整个人天旋地转,回神时已经是在百丈之外的另一个屋檐下。

    凌云缓缓说道:“你说贫道不是地仙境界,没有资格与你讲道理,其实地仙境界于贫道而言,真的不算什么。”

    徐北游脸色微微凝重。

    凌云闭上双眼,周身气机骤然暴涨,如大江大河奔流入海。

    他竟是直接在徐北游面前破境!

    由人仙境界踏足地仙境界!

    太乙混元伞悬于凌云的头顶,垂落下道道如瀑清气,将凌云笼罩其中。

    徐北游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现在全力出手,打断凌云的破境过程,二是等到凌云破境完毕之后再与他公平一战。

    徐北游略微犹豫踌躇之后,终究还是没有选择出手,而是选择静观其变。

    人仙境界与地仙境界历来被称作是仙凡之别,从人仙境界破境至地仙境界,也是修行一途的天大门槛,多少修士穷经皓首卡在这道门槛上,至死也不曾迈过,就是许多已经踏足地仙境界的修士,也是集合天时、地利、人和,方能侥幸迈过这道门槛。

    可对于凌云而言,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东西,他在很早时候就已经站在了地仙境界的门槛上,与齐仙云一样,只是强行压抑自身境界,迟迟没有踏过去。

    地仙境界于他而言,不过是囊中之物,只要他想入地仙境界,随时都可以,而且因为在人仙境界的恐怖积累,他一旦踏足地仙境界,绝不会仅仅是一重楼或是二重楼的境界。

    本就浓重如墨的天色更加昏暗,电闪雷鸣,云卷云舒,虽然比不上李清羽晋升地仙时龙卷倒垂的恐怖景象,但也是骇人无比。

    他睁开双眼,轻声自问道:“长生何用?”

    原本平平无奇的凡人之躯瞬间紫气缭绕,有了几分仙人无垢之身的神异。

    破境之间有妄境,徐北游的破妄是蝉蜕,而凌云的破妄则是自问。

    自问问己,若是能够自答,那便破去妄境。

    此时此刻,凌云已然破去自身妄境。

    在他胸间出现一轮冉冉“明月”,不断攀升,由中丹田气府攀升至上丹田紫府识海,最后三大丹田连成一体,整个紫府大放光明。

    忽然之间,凌云想起了庄祖的那篇逍遥游。

    “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

    “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故曰,逍遥游。

    凌云盘坐在地,一拍自己头顶,喃喃自语道:“我自逍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大真人可神游万里。

    最x-新?章ny节上4g

    另外一个凌云自他紫府中神游出窍,本尊盘坐于地,神魂则是腾空而起,迎着雨幕逆流而上。

    徐北游轻声感叹道:“好一个扶摇而上,好一个逍遥天地。”

    凌云以地仙境界扶摇而上,身形不断拔高,骤然雨停,他竟是冲出了层层乌云,高出云海,复见头顶的万丈霞光。

    人间雨落,天上则是一片璀璨生辉,大多数人注定一生无缘见此奇异景象。

    出窍神游的凌云悬停于九天之上。

    道门列祖擅“御风而行”,将地仙境界的逍遥二字展现得淋漓尽致,这一刻,凌云更深刻地体会到了何谓逍遥地仙。

    挣脱凡尘枷锁,直上九天云霄,见云卷云舒,看风起风落,如同置身仙境,心旷而神怡。

    逍遥,逍遥,地仙方可在世间得三分逍遥。

    紧接着凌云脚下有紫气凝结成云彩,将脚下电闪雷鸣的黑云遮挡。

    天地之间重新恢复寂静,只余落雨之声。

    凌云负手立于云上,俯瞰世间。

    世间又多了一位逍遥地仙。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