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秋风秋雨敢淹留
    人生一世就是一次长途跋涉。

    虽然这类话已经是陈词滥调,但是徐北游却深以为然。

    尤其是跋涉二字,可见艰难。

    相比起整日窝在一座城的方寸之地,徐北游更喜欢像师父那般,行九万里长途,看天地之广阔,体味万丈红尘。

    这也是他为何决定徒步前往帝都的原因之一。

    下来黟山之后,徐北游不在徽州境内过多停留,转入豫州。

    即使徐北游仅仅是徒步而行,前行速度仍是常人难及,不过一天脚程便快就要抵达义阳府的府城。

    义阳府位于豫州最南部,东连徽州,西、南接湖州,是为江淮要地,素有江南北国、北国江南之称,算是一等一的好去处,不过徐北游没有在此停留的意思,仅仅是路过而已。

    只不过天公欲留人,就在徐北游距离义阳府只剩下十几里的路程时,有风骤起,上空骤然一暗。

    徐北游停下脚步,仰头望天。

    原本如灰蒙蒙的天空,像是被泼上了一盆浓墨。

    头顶的铅云愈来愈重,片刻功夫,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吧嗒!”

    一个雨点落在徐北游的脸上。

    接着是十个、百个、千万个。

    无数的雨丝从九天之上倾泻而落,仿佛要将整个天地都笼罩在细密的雨幕中。

    徐北游低下头,拉了拉头上的斗笠,没有决定冒雨赶路,而是选择暂寻地方避雨。

    以他的修为当然不会惧怕区区雨滴,只是没有紧急事情的前提下,他不想去扮雨丝不沾衣的高人风范。

    远处已经隐约可见义阳府城的轮廓,徐北游随手扯了几片野芭蕉的枝叶作伞,脚下轻点,身形再快几分,朝着城池方向飘然而去。

    这场突如其来的秋雨越来越密。

    有名年轻女子正冒着大雨往城里飞奔,无奈道路泥泞,她脚上那双已经沾满泥泞的绣花鞋实在跑不快。

    好不容易跑到城门口时,她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落汤鸡,头发一缕缕贴在额头上,周身衣物也已经湿透,好在她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女子,穿得都是厚实的细布衣裳,倒也不会露出内在光景,不过湿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却愈发凸显出女子身材的玲珑有致。

    守城门的兵卒不住地朝女子瞥去,只是不敢有什么动作,义阳府的知府大人是出了名的治政严厉,动辄行雷霆手段,他也就只能过过眼瘾。

    女子一溜烟地穿过城门洞,继续冒雨往城里跑去,同时也不忘回过头来狠狠瞪了守城门的兵卒一眼。

    就在她跑到崔婆婆的炊饼铺时,雨势越来越大,她实在有点扛不住这几乎要媲美夏雨的秋雨,躲到炊饼铺的屋檐下。

    女子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有风吹来,忍不住双手抱肩,她看了眼外头有越来越大趋势的雨势,决定先在这儿暂避一二,等雨势转小之后再回家。

    女子名叫周秀宁,名字很不俗气,在女子中很是显得鹤立鸡群,尤其是在这个不重视女子名字的世道里,往往只有大户人家才会专门给女儿取名,不过周秀宁并非大家闺秀,而是个花匠的女儿,只能算是小家碧玉,义阳府本地土生土长的土著,世代居住于此。

    周秀宁不经意地转头一望,猛然发现距离炊饼铺不远处的街道上还站着一个人。

    这人似乎是个道士,一头乌黑的长发梳得整整齐齐,然后用一支玉簪别住,身后背有一把长剑,从正面望去,只能看到从肩头位置露出的剑柄。

    他手中撑着一把看上去似乎上了年头的油纸伞,静静立在雨中。颜色略显焦黄浑浊的伞面将漫天的雨滴隔在外面,不过青色道袍的前襟和肩头上还是被细细的秋雨打湿了。

    他脚上的鞋子同样沾满了泥泞,好像远道而来,整个面庞被遮在伞下看不清楚,就像雨中无数个撑伞匆匆而过的过客一般,不过这位道人气态中正平和,让人心生亲近之意。

    看起来道人站在这儿应该有些时候了,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周秀宁小心翼翼地凑近一段距离,轻声问道:“这位道长,你在等人吗?”

    道人没有回头,只是简短地回答了一个字,“是。”

    周秀宁看着外头这场大雨,眼看着是走不成了,忍不住接着问道:“等谁?”

    年轻道人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周秀宁犹豫了一下,努力缩了缩身子,让出大半个人的空位,道:“外头雨大,进来躲躲雨吧,在这儿等也是一样的。”

    年轻道人转头看了他一眼,仍是看不清相貌,但依稀可见嘴角微微翘起。

    周秀宁脸色微红,见他仍旧是不说话了,也就不敢再多说话了。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雨势转小,就在周秀宁打算离开此地回家时,一道身影从城门方向而来,看似是走,却如传说中的缩地成寸一般,眨眼间来到炊饼铺不远处,有些滑稽可笑的是,他手中不是撑伞,而是几片大大的芭蕉叶子。

    周秀宁下意识地想到,难道这人就是道士要等的人?

    来人戴着一顶很大的斗笠,同样是遮挡了大半的面容,身后被蜀锦包裹着的长条状行囊已经被雨水湿透,隐约像个大大的长方体盒子。

    “好雨知时节,秋日肃杀,故而秋风秋雨好杀人。”

    来人语气温和,像是见到了一位多年未见的好友,可话语的内容却让周秀宁忍不住心惊肉跳。

    先前一直惜字如金的道人终于开口说话,问道:“江都徐公子?”

    来人望着眼前这个应该是第一次谋面的道人,笑脸温煦,“我是徐北游,还未请教阁下是?”

    道人平静道:“道门弟子,凌云。”

    徐北游微微一怔,然后恍然道:“原来是道门掌教真人的高足。”

    凌云,道门掌教秋叶的第十一位弟子,入门尚在齐仙云之前,道门中不乏有人将二人视作是一对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只是他们两人对于这个说法一直都是嗤之以鼻,甚至二人在平时也无甚太多私交。

    徐北游没想到在齐仙云和知云相继离开玄都之后,这个剩下的十一位掌教亲传弟子中最小的凌云也离开了玄都。

    徐北游问道:“你是如何知道我会选择从豫州经过?”

    凌云平静道:“从江都到帝都有两条路可选,走江州的东江大运河,或是走豫州的陆路,义阳府是徽州入豫州的必经之路,所以贫道选择赌上一赌,若是徐公子选择水路,或者干脆御剑而行,贫道就当是白等一趟,可如果徐公子选择了从豫州经过,那么必定就要与贫道相遇。”

    凌云顿了一下,缓缓道:“看来贫道赌对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