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不知先生无恙否
    山门前这边,徐北游平静道:“看来骆大真人是要不死不休了。”

    骆难行寒声道:“请入阵。”

    徐北游轻笑一声,仍是单人单剑,向前踏出一步,就要入阵。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山门中飘然而出,如翩然鸿雁。

    徐北游抬头望去,眼底闪过一抹惊诧。

    下一刻,孟东翡立在了大阵之前,方才脸上的阴霾已经消失不见,笑意吟吟。

    孟东翡示意骆难行撤去天罡大阵,此时的骆难行没有十足把握拿下这名年轻斗笠客,而且也不好拂了这个身份不同寻常的女子的面子,于是借坡下驴地挥手屏退众人,除了徐北游,就只剩下孟东翡和骆难行两人。

    孟东翡笑道:“徐公子,又见面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徐北游伸出手指向上推了下斗笠帽檐,笑道:“原来是孟夫人。”

    孟东翡美目一转,问道:“徐公子不在江都城中,怎得来了徽州?”

    徐北游笑着反问道:“孟夫人又是为何出现在徽州呢?”

    孟东翡微笑道:“公事。”

    徐北游脸色不变道:“那我便是私事了。”

    “原来如此。”孟东翡点点点头,试探问道:“不知徐公子为何会与徽州道门发生纠缠?”

    徐北游望向骆难行,平淡道:“那就要问骆大真人了。”

    骆难行轻抚胸前长髯,仙风道骨得一塌糊涂,云淡风轻道:“都是误会,误会。”

    z~看“}正r√版章节上fhb

    “误会?”徐北游看了眼地上的尸体,“那就是误会吧。”

    孟东翡看也不看遍地血迹狼藉,笑道:“既然是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你说是吧,骆门主?”

    骆难行微微沉默,上身稍稍前倾道:“贫道稽首赔礼了。”

    徐北游哈哈笑道:“骆大真人何须如此,真是折煞徐某人了。”

    话虽如此,徐北游却是坦然受了骆难行的稽首一礼。

    骆难行行礼之后抬起头来,面无表情。

    孟东翡摆出了迎客的架势,轻笑道:“来者是客,又是故人,还请徐公子入内一叙。”

    徐北游笑着摆手道:“孟夫人的好意,徐北游心领了,只是还有要事在身,还望见谅。”

    孟东翡没有强留人的意思,仍是笑颜如花,微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预祝徐公子一路顺风,恕不远送。”

    徐北游拱手一礼,在两人的注视下,潇洒转身离开此处。

    待到徐北游走远之后,孟东翡收回视线,脸上的笑意完全敛去,眼神异常阴冷。

    骆难行显然对孟东翡颇为忌惮,没敢当场质疑,而是轻声问道:“既然那人是剑宗少主徐北游,为何不出手下他?”

    孟东翡嗤笑一声,“留下他?我们凭什么留下他?”

    骆难行眼底掠过一抹愠怒之色,不过脸上却是不显,仍是平心静气地问道:“有夫人和徐左使坐镇,再加上贫道的三十六人天罡大阵,难道还不够?”

    孟东翡望着骆难行,就像在看一只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反问道:“我问你,张召奴是如何死的,杜海潺又是如何狼狈逃出江都的?哪怕是镇魔殿的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又何曾讨到半点好去?”

    骆难行顾不上妇人话语中的讥讽,忍不住震惊道:“当日太乙救苦天尊之所以会从江都城中退去,难道与这位徐公子有关?”

    “你以为呢?”孟东翡冷笑道:“难不成是太乙救苦天尊看剑宗一帮孤儿寡母可怜,所以主动退去?有隐秘传言说徐北游是上官仙尘再世,并非完全是空穴来风。”

    第一次听到此等秘闻的骆难行震撼难言。

    孟东翡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就算我们真能留下他,可我们为什么要与他做对?”

    骆难行欲言又止。

    孟东翡冷笑道:“别忘了,你现在是我们鬼王宫的四大护法冥君之一,不要总站在道门的立场上想问题,道门与剑宗有天大的恩怨不假,可我们鬼王宫没有。”

    骆难行沉声道:“可贫道记得很清楚,当初湖州李家之事时,宫主明明下令要杀掉徐北游。”

    “此一时彼一时。”孟东翡摇头道:“此时正值帝都风雨欲来之际,徐北游要死也应死在帝都,最起码不能死在徽州,否则引来了朝廷和剑宗,我们在徽州的一番谋划就要尽付东流了。”

    骆难行沉思片刻,长叹道:“贫道知道了。”

    另一边,徐北游沿着开凿好的山路缓缓下山,没有再去花费心思四处探听什么,方才一番所见所闻,已经说明许多。

    首先,徽州道门绝对藏有猫腻,而且还是大有玄机的猫腻,从韩云一行人专门守在山门前就能看出一二,否则不至于如此守卫森严。

    其次,骆难行与鬼王宫牵扯颇深,只是不知到底是骆难行代表了道门中的某位大人物与鬼王宫接触,还是说他已经直截了当地上了鬼王宫的大船。

    徐北游本来还存了想要暗中吞并徽州道门的心思,哪里想到徽州道门的水会这么深,别说吞并徽州道门了,徽州道门将来不要成为剑宗卧榻之侧的心腹大患,那就已经是天幸。

    尤其是牵扯到鬼王宫,更让徐北游心生忌惮,真正的旧鬼王宫早已随着逐鹿烽火不存于世,这个假托于鬼王宫之名而悄然立于世间的新鬼王宫,其底蕴之厚、所谋之大、隐藏之深,都让徐北游感到后背发凉。

    徐北游想着鬼王宫的事情,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山脚。

    鬼王宫给徐北游的感觉就像是处处布局,无处不在,按照现在情形来看,朝廷和道门显然是知道鬼王宫的存在,不过两者对于鬼王宫的态度却颇令人感到玩味,道门摆明了是“与虎谋皮”的态度,在如今镇魔殿不便出手的情形下,鬼王宫俨然成为了道门手中的又一把利剑。

    而朝廷却是不闻不问,哪怕鬼王宫中人意图刺杀堂堂公主萧知南,朝廷似乎也没有什么过激举动,若说朝廷怕了鬼王宫,徐北游是万万不信,难道说鬼王宫的幕后之人是朝廷的哪位大人物?

    天底下有数的大人物,看上去似乎人人都有可能是鬼王宫的幕后之人,可细细深究起来,似乎又人人都不可能是那只幕后推手,徐北游甚至怀疑过韩瑄,会不会是这位义父在过去蛰伏的二十年中暗自组建了这个组织,不过这个念头转瞬之间就被徐北游否定了,毕竟徐北游还是愿意相信那个一手把自己抚养的长大的老人,就是他自小到大所看到、所认识的样子。

    想起先生的音容相貌,徐北游猛然惊觉,原来自己已经与先生分别两年有余。

    当日小方寨一别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仿若昨日。

    不知先生安好否?

    不知先生无恙否?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