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朱颜辞镜花辞树
    中年道人被一剑败退,生死不知,一剑之威,使得一众道人再无人敢于轻举妄动。

    骆难行脸色难看至极,喝道:“布阵!”

    先是十二名道人出列,驻足于地,接着又是十名道人腾空而起,虚立于空,天上地下皆成阵势,象征十天干和十二地支之数。

    徽州道门再怎么衰弱不堪,终究是也是道门名下的地方道门之一,远非寻常散修可比,尤其是这二十二名弟子,皆是出自道门正统,自幼炼气修行,既有各种典籍法门,也不乏明师领路指点,在修道一途上远比寻常宗门弟子更加得天独厚,此时布阵,章法有度,气象森严,尽显一地道门该有的底蕴。

    骆难行自知不善对敌,于是便钻研阵法之道,调教门下弟子结阵对敌,这套天干地支阵便号称对阵人仙境界无敌手,甚至还可以与地仙境界抗衡一二。骆难行不是坐井观天之辈,只是他不觉得这个年轻的斗笠客能有地仙修为,世间哪来那么多的江都徐公子?

    ●e更√新最快上《

    曾经沧海难为水,徐北游见识过江南道门连接地脉用出大四象合化五行阵的大手笔之后,还真瞧不上眼前的这点小手段。

    破阵无非有两种办法,一种就是找到阵法破绽,以巧破之,再有一种就是不管你什么枢机玄妙,直接以力破阵。

    徐北游用完苍雷震,改为正持天岚,一剑上挑。

    剑三十六中唯有剑十三最适合“剑气冲霄射斗牛”的评价。

    以前徐北游用剑十三,都是如大江东去,在于一个“顺”字,只是随着修为精进,理解日深,方知这样的剑十三徒有形而无神,正如人空有皮囊而无精气神,其实说到底,剑十三还是在于一个“逆”字。

    逆势而起,方见坚韧。

    只见一道剑气长河如同一条逆流瀑布,冲天而起。

    天空中结成的十天干阵势眨眼间便被剑气冲散得七零八落,十名结阵道人纷纷落地,有的跌落在山路上,有的坠落在远处黄祖宫方向,更有可怜虫被剑气冲撞出去,直接落下山崖,生死不知。

    接连剑十四和剑十三之后,徐北游再次用出剑十二,剑势也由“逆”变“顺”,剑势如绵绵春水,无穷无尽,剑气所及,将十二地支阵势也完全笼罩其中。

    剑气来,剑气又去,不断有人中剑倒地。

    片刻后,地上便多了十二具鲜血淋漓的尸体。

    骆难行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他虽然也是地仙境界,但却是地仙境界中战力垫底的那类人,一身境界修为不能说空中楼阁,但也就仅限于纸上谈兵,真正与人对敌交手,恐怕还不是赤丙这类人仙的对手,眼前这年轻人轻描淡写之间破去天干地支阵法,确确实实的地仙境界无疑,若真要两人交手,他这个徽州道门之主怕是要凶多吉少。

    可真要由着这个煞星大开杀戒,徽州道门这点薄弱家底又经得起几次折腾?想到自己辛苦积攒下的家当要付诸东流,骆难行就感觉自己心头正在滴血。

    韩云站在骆难行身旁轻声问道:“是否要请那位出来?”

    骆难行犹豫不决。

    徐北游略显轻佻地提着天岚,缓缓说道:“虽说我不忌讳杀人,但终究不想多造杀业,免得日后杀劫过重,反噬自身,只是你们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交代?”

    骆难行咬牙道:“你杀了我徽州道门这么多弟子,还反过头来让我们给你一个交代?真当我道门无人不成!?”

    徐北游笑道:“别忘了,是你们想杀我在先,至于被我反杀了这么多弟子,那也只能怪你们学艺不精。”

    骆难行怒极反笑,连说三个好字,手中凭空出现一支木杖,就要亲身下场。

    徐北游眯起眼,笑意玩味,似乎要坐等好戏。

    骆难行终是没有亲自出手,毕竟他素来推崇以武力证道乃是歪门邪道,对于如今道门重术法而轻道行更是深恶痛绝,所以只是一挥手中木杖,身后道人倾巢而出,足足三十六人布下天罡大阵。

    在黄祖宫的山门后有钟鼓二楼,二楼相距极近,此时在钟楼和鼓楼上各站着一人,望着山门外的形势发展,遥遥对话。

    站在鼓楼上的是一名中年儒士,身穿青色儒衫,面容清癯,卓然不群,儒雅非常。他望着山门外那一人一剑,轻声道:“你说骆难行有几分胜算?”

    站在钟楼上的却是一名身材高挑修长的妇人,端庄且妩媚,让人不禁产生许多遐想,她摇头道:“骆难行断无胜算。”

    “哦?”中年儒士疑惑道:“天罡大阵本就是用了对付地仙高人的,你就这般看好那位剑宗少主?”

    妇人嫣然笑道:“不是我看好徐北游,而是相信你们,毕竟你们在湖州准备十足的情形下都没能杀掉徐北游,又何况是如今。”

    中年儒士脸色猛地一变,冷声道:“孟东翡,别忘了你也是鬼王宫的人。”

    孟东翡,有个儿子叫孟随龙的孟东翡。

    孟东翡依旧是巧笑倩兮,不以为意道:“徐经纬,你也莫要拿鬼王宫来压我,除了宫主和副宫主可以发号施令,其他人都是各行其是,我是如何看、如何做,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徐经纬只是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孟东翡望向骆难行,皱眉道:“不过话又说回来,骆难行这老家伙实在有些丢我们四大冥君的脸面,真不明白宫主为何要把他放在冥君的位置上。”

    徐经纬冷笑道:“你懂什么?骆难行是宫主布局道门的重要一环,宫主要的是他的道门大真人身份,他有没有半分修为都无关大局。”

    孟东翡笑道:“我就是个头发长的小妇人,自然比不得博古通今的徐先生。”

    徐经纬脸色晦暗几分,不过没有理会妇人言语中的讥讽之意,沉声道:“说正事,千万不能让徐北游进入黄祖宫,也不能让骆难行有半点闪失,若是出了纰漏,你我二人难辞其咎。”

    孟东翡淡淡嗯了一声,转身下了钟楼。

    徐经纬看了眼已经空无一人的钟楼,嘴角悄然翘起,哪里还有刚才的恼羞成怒,轻声自语道:“孟东翡啊孟东翡,你仗着有宫主的宠爱就敢目中无人,可是以色事人,长久而衰,宫主又岂是沉溺于女色之人,我倒要看你还能横行到几时?”

    走下钟楼的孟东翡敛去了所有的笑意,下意识地抚过自己的眼角,面沉如水。

    岁月无情,除了天上的长生仙人,谁又敌得过它?

    黄祖宫中有几颗上了年头桂花树,此值深秋时节,花期已过。

    秋风至,花落如雨。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