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黄祖宫前讲道理
    天下四都,帝都、江都、中都、北都,其名为一城,实则以城为中心的辖地极大,几乎有半州之地,故而除地位特殊的帝都之外,其他三都均以州为建制,其中设三司衙门,与一州无异。

    从江都去帝都的最快路线,便是沿东江大运河乘船而行,不过徐北游不想如此,而是选择绕道徽州、过豫州、走中都,最后抵达直隶州。

    从地图上来看,这条路线刚好划出一条完美弧线,徐北游会经过中都的辖境,却不会进入中都城中,如此一来,可以与张无病见面一次。

    从江都到帝都,若是一路直行,逢山过山,逢水涉水,大约是两千余里的路程,全力御剑而行,不过一天的功夫,可如果按照徐北游选择的路线,便大约有三千余里的路程,而且徐北游没有御剑千里的意图,选择徒步而行,虽说比起常人行走要快上数倍,一日可行百余里,但仍旧要大概月余的功夫才能抵达帝都。

    在这一路上,徐北游除了日夜汲取白虹的剑气神意,以期尽快突破地仙四重楼的境界,还有许多其他隐秘安排,与张无病会面仅仅只是其中之一。

    三日后,徐北游过江州入徽州境内。

    徐北游上次到徽州,是被唐圣月裹挟而来,连走马观花都称不上,只能说浮光掠影,所以这次他走得不快,走走停停,兴致所起时,也做了件仗剑行侠的事情,从两名蹩脚修士的手中救下了两名小童,将那两名小童送回家之后,继续前行,没有入城,而是进入黟山山脉。

    黟山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冬雪“五绝”著称于世,素有“天下第一奇山”之称,《太平寰宇记》中称其三千九百丈,诸峰积石,逈如削成,烟岚无际,雷雨在下。霞城洞室,乳窦瀑泉,无峰不有,岩峦之上,奇踪异状,不可摸写,诚神仙之窟宅也。山上往往闻峰上有仙乐之声。

    同时黟山还名列“三山五岳”中的“三山”之一,传闻道门黄祖在此证道飞升,故而黟山又是道门中的黄祖之山,也是徽州道门所在,不过早些年的时候,江南道门独大,杜明师被敕封为总掌东南及江南道门大天师,又与江左谢家、萧皇交好,顺势将此地鸠占鹊巢,把原本徽州道门中人驱逐,由江南道门中人接手。

    自从杜明师辞世之后,杜海潺接掌江南道门,江南道门就开始江河日下,失去江州道门庇护的徽州道门也是屡屡被本地官府打压,年年香火骤减,冷清无比。

    徽州官府之所以敢如此行事,一则是因为徽州大半都属于江北范围,官府势大,可以不把道门放在眼中,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再来一纸封山令,就能让这座黄祖之山变为一座空山,其中的徽州道门也只能坐困孤城,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徽州道门门主骆难行太过无用,既没有超然的修为境界,也没有八面玲珑的处事手段,所以才会屡屡被人欺压。

    传闻徽州道门之主骆难行师从微尘大真人,深研《阴符经》和《撼龙经》,精于寻龙望气,也算是符篆派的一号人物,只是不擅与人对敌,属于那种可以被越境而战的地仙境界,做个闲散大真人还算尚可,做一地道门之主就实在有些不成气候。

    徐北游缓缓登山,他之所以要绕道徽州登黟山,当然不是为了游山赏景,而是想要亲眼看一看这座已经被道门视为弃子的徽州道门,若真如传闻中那般破败不堪,那么等他从帝都回来之后,完全可以将这里的道人悉数驱逐,将这座黄祖之山纳入自己囊中。

    若与传言不实,那也说明这座近年来沉寂无比的徽州道门大有蹊跷,也好早做防备。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徐北游已经遥遥可见云雾遮绕的黄祖宫。

    就在徐北游想要沿着山路继续前行的时候,一声暴喝响起。

    十余名道装打扮的身影从两旁飞跃而出,挡在徐北游的面前,为首者是一名短发女子,刚刚齐耳,连发髻都难以梳拢,就这么披散着,让徐北游瞧着别扭无比。

    和尚尼姑剃成光头,道士女冠束起发髻,可这种短发是什么意思,半佛半道?

    短发女子脸色冷厉,语气更是冷然道:“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徐北游微笑道:“我是过路之人,久闻黟山大名,便登山赏景,也想顺道去黄祖宫中瞻仰黄祖遗迹,上一炷香。”

    短发女子皱了皱眉头,冷声道:“黄祖宫是我徽州道门所在,外人不得入内,你速速下山,莫要在此逗留。”

    徐北游故作惊讶道:“哪有这样的道理,我也去过崇龙观、太清宫、紫荣观,哪个不是大名鼎鼎,可都没有你们黄祖宫的架子!”

    短发女子冰冷道:“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这里是徽州,就要按照我们徽州道门的规矩来。”

    徐北游仿佛怒极而笑,连说三个好字,就要转身下山。

    就在他转身的瞬间,短发女子身旁的一名道人骤然出手,一道符篆悄无声息地飞出,然后轻飘飘地贴在他的后背上。

    道人面露微笑,默数三个数,就等着这个不知好歹的可怜虫一头栽倒。

    甚至已经有几名道人打算上前收尸。

    不过片刻后,道人脸上的笑意就完全凝固,只见那名斗笠客仍是健步如飞,哪有半点要倒下的意思。

    短发女子脸色骤变,叱喝一声,身形向前冲出百步,直接伸手拍向徐北游。

    这一掌直接拍在了徐北游背后的剑匣上,不过没有意料之中的炸裂景象,反倒是女子被剑匣自行激发的剑气所伤,整只手掌出现无数血痕,渗出血丝,掌心更是被洞穿出一个血洞,疼痛刺骨。

    更!新最`a快#上,j

    徐北游停下脚步转身,淡笑道:“我看你们不像是道门中人,倒像是占山为王的不轨匪类。”

    短发女子脸色凝重无比,沉声道:“阁下到底是何方高人?”

    徐北游平静道:“先前我只是个过路之人,现在则是杀人之人。”

    短发女子脸色剧变,不过未等她有所反应,在她身后的十几位道人已经悉数倒地,皆是被剑气贯穿眉心。

    短发女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惊骇欲绝。

    徐北游大步上前,说道:“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是你们先对我出手,那我出手杀人也不算是滥杀无辜,骆难行呢?让他出来见我。”

    短发女子下意识地向后退出几步,颤声道:“你究竟是谁?”

    徐北游走到短发女子身前不远处,平声静气道:“我的确是个过路之人,与你们徽州道门更是无怨无仇,这次登山不过是想要见识下黄祖宫,你们不让见,那也就算了,我下山便是,可你们咄咄逼人,还要动手杀人,那就怪不得我讲一讲道理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