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一方印两说旧事
    李士奇,字澹人,号瓶庐,祖籍江都人士,自幼勤奋好学,博览群书,精考证,勤著述,刚刚而立不久的他如今在庙堂之上堪称是炙手可热。

    那些与他岁数相当的同年,或是在翰林院中苦熬资历,或是下放为一地县令艰难攀升,只有他得以跻身内阁,虽说只是品级不高的内阁学士,但堪称是位卑权重,而且朝堂上下都知道他颇受韩阁老青眼,即使是六部尚书,见到他也乐意笑言几句。

    李士奇之所以能被韩瑄青眼,除了他父辈本就是韩党中人的缘故,其本身也不可小觑,韩瑄本是文人出身,即使如今已是杖朝之年,仍旧每日手不释卷,而且熟读儒家圣人典籍的韩瑄已经不再局限于儒门一家学说,所读所阅极为广博,偌大一个内阁,除了蓝玉之外,甚少有人能与韩瑄切磋学问。

    李士奇是个有心人,见此情景之后,便日日留意韩瑄读了什么书,然后连夜通读这些书,他本就是一等一的聪敏之人,所以每每韩瑄问到书中内容,无论如何冷僻,他都能对答如流,深合韩瑄心意,于是韩瑄愈发看重这个晚辈。

    今日退朝之后,韩瑄派人传话,让李士奇去他府上一趟,李士奇不敢有半分怠慢,以最快速度赶到韩府,然后直接来到书房,朝着正在书案后读书的老人恭敬行礼道:“阁老,您找我。”

    韩瑄没有过多韩瑄客套,头也不抬道:“澹人,坐下说话。”

    李士奇没有推让谦辞,恭恭敬敬坐下,双手放在膝上。

    片刻后韩瑄读完此处章节,用一片竹制书签夹住,合上书籍,“澹人,上次你去江都的时候应该见过南归了吧?”

    李士奇赶忙道:“士奇已经见过大公子。”

    韩瑄笑道:“想必你也听过一些传言,老夫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已经及冠两年,却仍未婚配,故而老夫就只能厚起脸皮去求一求陛下,好在陛下还算顾及我这张老脸,没有反对,于是老夫就想让他来帝都住上一段日子,一来也算是父子团聚,二来就是趁早定下这门亲事,也好让老夫放下这桩心事。”

    早就听到过风声的李士奇没有丝毫惊讶,笑道:“这可是大大的喜事。”

    韩瑄点头道:“的确是喜事,不过有些事情还要麻烦澹人。”

    李士奇赶紧起身,沉声道:“阁老之事就是士奇之事,岂敢称劳?阁老尽管吩咐就是。”

    韩瑄伸手稍稍虚压,示意他坐下,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南归毕竟是第一次来帝都,所以老夫就想让你到时领着他到处走一走,也算是让他见识下天子脚下的首善之地。”

    李士奇微笑道:“乐意之至。”

    韩瑄从书案后起身,“待会儿还有次御书房议事,今天就不留你了,走,老夫送你。”

    李士奇可真是诚惶诚恐了,连忙道:“这怎使得?阁老真是要折煞士奇了。”

    韩瑄摇头道:“这几步路就当是活动活动身子骨了,再者说你是我的晚辈,不必过多拘礼,以后南归那边有什么事,还要靠你多费心。”

    v更8《新!最-快k上`}

    李士奇沉声道:“士奇定当尽力而为。”

    送走李士奇之后,韩瑄缓步踱回书房,看到赵青已经站在这儿。

    赵青双臂抱胸,问道:“公孙仲谋的徒弟要来帝都了?”

    韩瑄点头道:“他会敢在立冬前赶到帝都。”

    赵青轻轻叹息一声,“自上官仙尘起始,这小子已是我见过的第三代剑宗宗主,不知此生还能否见到第四代剑宗宗主,希望没有这个机会。”

    此言却是一语双关,若是徐北游能成为举世无敌的大剑仙,赵青自然见不到第四代剑宗宗主,若是剑宗就此终结在徐北游手中,那么他同样见不到第四代剑宗宗主。

    韩瑄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赵青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如今帝都城内风云际会,他一个小小的地仙三重楼却要亲身入局,当真不怕死无葬身之地?”

    韩瑄平淡道:“不能豪赌,焉能豪取?南归他想要重振剑宗,按部就班是不行的,必须要剑走偏锋,这次帝都风云际会,看似极为凶险,可其中也蕴藏了莫大的富贵。”

    “富贵险中求?”这次轮到赵青微微皱眉,“这可不像你韩瑄该说的话。”

    韩瑄走到书案后面,翻起一方印章,轻声道:“做事,如果没有五成的把握,那就是赌,公孙仲谋去见萧摩诃是赌,老夫重返庙堂也是赌,南归北上帝都还是赌。”

    赵青瞥了眼那方印章,是萧玄的灵宝印,原本在公孙仲谋的手中,公孙仲谋临死前传给了徐北游,后来又经萧元婴之手回到萧玄的手中,可是萧玄兴许是因为送出去的东西便不再收回的缘故,又将它赠给了韩瑄。

    韩瑄仔细端详着这方印章底款上的灵宝二字,轻声说道:“太清道德,玉清元始,上清灵宝,这灵宝二字倒是与上清大道君留下的剑宗相合,我记得当年陛下刚刚出世时,先帝为陛下取名为玄,对应道祖玄门之意,而太后娘娘则是亲自定了灵宝二字为乳名,莫非真是天意?”

    赵青的神色一凝,陷入沉思。

    韩瑄将印章放回远处,继续说道:“只是先帝和太后俱已不在,当年的真相如何,也只能凭空猜测。”

    赵青的眉宇间掠过一抹阴霾,沉声道:“当年萧煜有过一番谋划布局,云遮雾绕,而且他始终对我有所防范,所以我也未能参与其中,现在回想起来,其中疑点重重,你当时是内阁次辅,可是知道其中内情?”

    韩瑄漫不经心地看了眼门外。

    赵青沉声道:“此方天地尽在我的掌握之中,除非是秋叶亲至,否则没人躲过我的感知,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韩瑄收回视线,缓缓说道:“当年之事,旁观者迷,当局者也谈不上清,恐怕只有设局的先帝才能做到明白无误,我确实曾参与其中,可你要问我其中内情,我同样是不甚详解,只知此事与当今陛下有莫大干系。”

    赵青喃喃道:“一步慢,步步慢啊。”

    韩瑄低垂着眼帘,轻声道:“而且你也问错了人,当年内阁、大都督府、暗卫府、司礼监、御马监、天机阁、工部、天策府等悉数参与其中,蓝玉即是内阁首辅,又是天机阁阁主,同时还兼领着天策府长史的差事,你应该问他才是。”

    赵青眯起眼,“蓝玉?”

    韩瑄平静道:“当年我之所以会败,不是没有原因的,不仅仅是因为太后娘娘的缘故,其中牵扯极为复杂,一言难尽。”

    赵青想起那个赢了自己一辈子的男人,冷哼一声。

    他始终不能释怀。

    当年的一步之差,终是满盘皆输,自己纵使武力近乎于圣,也逃不过沦为身不由己的棋子之流。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