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又是一人背剑匣
    天色渐暗,已近黄昏。

    徐北游走出师父的灵堂,略微意外地看到了站在门口怔然出神的张雪瑶,还是那身白布麻衣,整个人的气态似乎又苍老了几分。

    徐北游才刚一出门,张雪瑶就回过神来,眼神柔和道:“南归,来了。”

    徐北游嗯了一声,轻声道:“来看看师父,陪他老人家说说话。”

    张雪瑶看了他手中已经空了的酒壶,提议道:“陪师母走走吧。”

    徐北游点了点头,没有异议。

    两人离开灵堂,往琉璃阁方向走去,东湖别院其实只有一半围墙,另外一半面向整个后湖,故而没有围墙,两人很快就来到后湖之畔,沿着湖畔缓步慢行。

    从这儿望去,可以纵览大半个后湖,也难怪当初东湖别院落成时引得众议汹汹,委实是因为此举无异于将后湖视作一家后湖,引起众怒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这座别院最终还是建成了,几经易主之后落到张雪瑶的手中。

    算是半个母子的两人在一处码头栈道停下脚步,徐北游主动开口道:“我不日就要前往帝都,宗内事宜还是要请师母总揽大局,毕竟您是代宗主,剑阁和剑气凌空堂仍旧分别由张安和宋官官掌管,至于道术坊,我打算交给吴虞,您看怎么样?”

    张雪瑶道:“我没什么意见,你看着办就是。”

    徐北游接着说道:“还有青莲,这丫头年纪也不小了,放在寻常富贵人家,也该学着管家理财,师母不妨将她带在身边,让她开始学着处理宗内事务。”

    张雪瑶轻声道:“我与你师父没有子嗣,所以我就把这丫头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都说惯子如杀子,我确实是没有尽到为人母的责任,把她宠成今天这般模样,不但不求上进,还惫懒无比,白西的事情我知道了,以后我会多加留意的。”

    徐北游摇头道:“师母不必自责,其实顺其自然就好,说起来我倒是很羡慕青莲,能活得很……很自在,不必像我们这样。”

    张雪瑶叹气一声,“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当年剑宗倾覆,若是我和你师父抛开宗门,做一对逍遥自在的神仙眷侣,不难,可于心何安?如何对得起那些死在十年逐鹿中的长辈和师尊?做人不能忘本,剑宗荣华鼎盛时,我是剑宗弟子,剑宗破败倾覆时,我仍是剑宗弟子,没有同富贵却不共患难的道理。”

    徐北游轻声道:“我一直觉得人生在世,总要背负起什么,不管底线多么低,总要有点底线,可以不守规矩,却要讲道理,哪怕这个道理是别人不曾认可的道理,但好歹也是道理。”

    张雪瑶未做置评,转而道:“你这次去帝都,不要与徐皇后闹得那么僵,都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这个小丫头二十岁嫁给萧玄,被林银屏欺压了十几年,对她这个婆婆满腹怨气,而秦穆绵又一直与林银屏不怎么对付,所以这丫头跟秦穆绵的关系还不错,我已经请秦穆绵给她去信一封,算是从中说和,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做,就看你自己的了。”

    徐北游眼神一亮,“谢师母。”

    平心而论,如果他能成为第三位帝婿,也不想与这位岳母闹得水火不容。

    张雪瑶眼神柔和几分,摇头道:“不用谢我,毕竟我们是一家人,你要出门远行,我这个做师母的自然要为你提早准备。”

    徐北游没有再多言感谢之词,笑意柔和。

    两人离开此处,继续前行,张雪瑶说道:“帝都城中鱼龙混杂,敌友难分,你要多听听韩文壁的意思,他才是真正靠得住的人。”

    徐北游点点头,表示记下。

    张雪瑶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当年背弃剑宗的萧慎还活在世上,说不定就藏在帝都城中,不过你不要贸然去找他的麻烦,毕竟他还顶着一个萧字姓氏,若真想要除掉他,也要借助萧玄之手,绝对不可意气用事。”

    徐北游怔了一下,没有说话。

    张雪瑶转头望着他,“人都死了,报仇有什么用?最多也不过是顺心意罢了。仲谋死的时候曾特意嘱咐你,让你不要想着报仇,以重振剑宗为第一要务,我现在也是这么句话,报仇都是次要的,中兴剑宗才是首要之事,若是剑宗不能中兴,那么仲谋就算白白搭上一条性命,我跟仲谋夫妻多年,我知道他想要什么,南归,我希望你能忍辱负重。”

    徐北游郑重道:“北游知晓了。”

    张雪瑶神色有几分黯然,虽然嘴上说报仇无用,但心底里还是有几分难以释怀,谁不想堂堂正正地复仇?说到底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不知不觉来到藏书楼附近,徐北游第一次发现这儿原来还是不错的观景场所,尤其是站在楼上眺望后湖,视野极佳。

    张雪瑶站直了身子,望向帝都方向,“你师父在帝都城中也有几个朋友,其中一个叫赵青的,早在十年逐鹿时就已经与我们有所来往,后来降了大齐朝廷,很受萧室倚重,只是这些年来不显于人前,故而声名不显,你若在帝都城中见到此人,不妨相交一二。”

    徐北游问道:“这次的帝都之行注定不同寻常,当日我与青尘在湖州临别时,他告诉我佛门龙王、李清羽、慕容玄阴等人都会前往帝都。”

    张雪瑶平静道:“如今的帝都城的确是风云际会,不仅仅是这些人,秦穆绵不日也要动身前往帝都,那个藏头露尾的鬼王宫,八成也会在帝都城中再度现身。”

    徐北游忍不住震惊道:“难不成又要来一次太庙之变?”

    张雪瑶摇头道:“那倒不至于,只是有人在幕后推手,直指那个野心勃勃的皇帝萧玄,说到底还是萧玄的步子迈得太大,既要对内剥夺蓝玉的相权,还要对外压制道门,这才变成四面树敌的境地。不过这些人齐至帝都却不齐心,其中分为好几派,甚至相互之间还多有芥蒂仇怨,再加上秦穆绵这些勤王护驾的保皇派,帝都乱不了。”

    徐北游感慨道:“懂了。”

    张雪瑶笑道:“这样算起来你也是个保皇派,此去不能说九死一生,但也绝不会一帆风顺,因为我不会去帝都的缘故,所以我会再给你两件器物,算是用作防身自保。”

    张雪瑶话音落下,一方剑匣从琉璃阁中飞出,轰然落在徐北游的面前。

    徐北游眼神复杂地望着这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张雪瑶轻声说道:“白虹和诛仙都在里面,以前是你师父背剑匣,以后就要换成你来背了。”

    徐北游伸手按在剑匣上,轻轻点头。

    张雪瑶叹息道:“别学你师父一去不回,好去好回,师母等着抱孙子。”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