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那人从不曾来过
    不得不说这位书生士子还真是块硬骨头,愣是硬抗了大半夜的功夫,就是不说半个字。

    一直到天明时分才终于是熬不住了,只求速死。

    徐北游重新回到地牢,看着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伤痕却已经半死不活的书生,漠然道:“说吧。”

    书生睁开眼睛看了徐北游一眼,气息微弱,“是暗卫府。”

    徐北游没有丝毫惊讶,淡然道:“你是叫白西吧,韩家的偏房庶出子弟,祖父曾通过科举出仕,虽然不算什么大官,但好歹是有正经官身的清贵翰林,这些年来耕读传家,到了你这一辈,也算是在士林中薄有名望,怎么就做了暗卫府的鹰犬爪牙?”

    白西扭曲的脸庞上挤出些许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断断续续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祖父……在承平元年不慎牵扯进……蓝韩党争,被打为韩党余孽……不得不告老还乡,而且家父和我……也不得出仕,穷困潦倒,既然……仕途无望,那么只能剑走偏锋,求一条登山捷径。”

    徐北游笑了笑,“韩党余孽?按照你的说法还是本公子错怪好人了。”

    白西嘴唇颤抖,已经是说不出话来。

    徐北游抬起手,原本在白西体内躁动不安的无生剑气戛然而止。

    8唯一bo正uk版{,x{其他}都&/是‘8盗*5版ij

    白西仿佛一条从岸上重新回到水里的鱼,终于缓过气来。

    片刻后,徐北游接着问道:“暗卫府也分几大派系,你是哪个派系的?谢苏卿?魏无忌?傅中天?还是端木睿晟?”

    白西释然笑了笑,“徐公子何须多此一问,你与哪位大人结仇难道还不明白吗?”

    徐北游呵了一声,“早就听闻暗卫府侦缉天下的大名,一直未曾领教,今日算是知道什么叫无孔不入了,你们在剑宗可还有其他暗子?”

    白西坦然道:“自然是有的,大多都是长相俊美的情场老手,其实本轮不到我来负责莲公子,只是其他人的身份不够,只能由我仓促上阵,最后还是露出了马脚。”

    白西稍稍一顿,缓缓道:“早就听闻过徐公子的厉害,但是一直无缘得见,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形下见面,而且又是这般境地,我自知是将死之人,只是奢求请徐公子答应我一件事,作为报答,我会将其他人的名单全部供出。”

    徐北游略微思量,“说。”

    “家贫,尚有老父健在,白西走后,恳请徐公子予以照料一二。”白西轻声道,“至于莲公子那边,也请徐公子代我致歉一二。“徐北游点点头,吩咐道:“准备纸笔。”

    玄乙将早已准备好的笔墨纸砚放在白西的面前。

    白西沉默片刻,也不知是因为经历了太多折磨还是因为心中恐惧,脸色苍白无比,手指微微颤抖,不过最终还提笔蘸墨,在白色宣纸上写下十余个名字。

    徐北游微微点头,示意御甲将名单收起,然后冲鬼丁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待到徐北游离开地牢后,鬼丁轻声道:“我会给你留一个全尸。”

    白西缓缓闭上双眼,跪倒在地,冲着家乡方向叩首道:“父亲,孩儿不孝,先走一步,来世再报您的养育之恩。”

    三人先一步出来地牢后,坐在别院的正厅中暂作等候。

    徐北游对御甲吩咐道:“连夜将名单上的人名仔细甄别一番,若是属实,明日就按照名单捕杀,然后将人头送到谢苏卿那边,我会亲自给谢苏卿去信一封,他知道该拿这些人头怎么办。”

    御甲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异议。

    大半个时辰后,鬼丁也从地牢中出来,怀中抱了个小匣。

    徐北游瞥了眼小匣,淡然道:“找个地方葬了吧。”

    鬼丁默默点头。

    徐北游大步走出别院。

    第二日傍晚时分,外出访客的张雪瑶和李青莲返回东湖别院,徐北游主动找到李青莲,两人一起沿着后湖散步,李青莲在这个权威日重的师兄面前,还知道收敛几分,有那么几分大家小姐的贤淑模样。

    徐北游先是照例问了些修行功课、李青萍近况如何的题外话,然后才切入正题,问道:“青莲,听说你最近认识了个白家子弟,可有此事?”

    李青莲愣了下,立马警惕起来,反问道:“师兄是听谁说的?”

    徐北游打趣道:“还用听谁说?大名鼎鼎的莲公子连秦楼楚馆都敢去,还怕这点小事?”

    听到莲公子三字,李青莲立马就有些底气不足,不过仍是死鸭子嘴硬道:“什么莲公子?徐南归你莫要污人清白。”

    徐北游故作惊讶道:“什么污人清白?我又没说师妹就是莲公子,难道被我说中了不成?”

    李青莲恼羞成怒,立刻抛弃先前的贤淑模样,原形毕露,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儿,张牙舞爪地直呼其名道:“徐北游!”

    徐北游不以为意,轻笑道:“当年大郑朝时,天底下有两位大名鼎鼎的异姓公主,分别是卫国的清雪公主和草原王庭的清月公主,清月公主就是后来的林皇后,而清雪公主也不是旁人,正是你的师父,我的师母,师母的心气之高,可想而知。”

    李青莲脸色微微发白。

    徐北游收敛了笑意,轻声道:“青莲,你最是清楚师母的性子,休说他只不过是一个白家的偏房庶出,就是白家的嫡出公子,也未必入得了师母的眼,所以听师兄的一句劝,当断不断,必遭其乱,还是趁早做出个了断吧。”

    李青莲欲言又止。

    徐北游抬头望向浩渺湖面,“青莲,我知道你与李青萍不同,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如何取舍。李青萍的下场如何,不用我多说,差不多已经成为李家弃子,因为闹出这么一出事情的缘故,门当户对的公子哥没人会娶她,其结果不是随便嫁个小门小户,就是遁入空门,看李清羽的意思,八成就是要让她做女冠了。”

    李青莲低下头,轻声道:“师兄,其实我与他之间什么也没有。”

    “这是最好。”徐北游平静道:“接下来你什么也不用做,师兄会帮你解决,什么痕迹也不会留下。”

    李青莲轻声问道:“师兄要替青莲为主了?”

    徐北游听出了她话语中的不满,却不以为意,淡然道:“长兄如父,我既然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做我该做的事情,希望青莲你不要怨我。”

    李青莲抬起头后神色不见恼怒,只是朝徐北游郑重施了个万福,然后便姗姗而去。

    徐北游脸上看不出喜怒,径自出了东湖别院,返回江都城。

    公孙府中,御甲已经等在这儿。

    徐北游问道:“都处置好了?”

    御甲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少主,已经按照名单全部捕杀,斩下头颅,尸体悉数沉入江中,只是那些宗内弟子该如何处置,还要少主明示。”

    徐北游道:“此事报到师母那边,请她老人家定夺。”

    御甲应诺一声,轻轻向后退去。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