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明是知得难断割
    徐北游和冯朗在广陵府逗留了一天一夜的功夫才返回江都,徐北游让冯朗先去休息,他独身一人回到书房。

    不出意料之外,吴虞已经等在这儿,看表情似乎是有些生闷气了。

    徐北游走过去,问道:“师妹,有事?”

    吴虞转过头来,见他一脸风淡云轻,不由更加气闷几分,故意板着脸道:“师兄不告而别,我还当是被道门掳走了,若是师兄再不回来,我可就要禀报师母了。”

    徐北游笑道:“就是出去走了走,一不小心到了广陵府,尝了尝那儿吃食,还不错。”

    吴虞听到广陵二字,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色骤然阴沉,“广陵瘦马?”

    徐北游愣了一下,没有第一时间想明白这个广陵瘦马是个什么东西,待他回过味来时,吴虞已经转身离去。

    广陵自古就是盐商的集聚之地,盐商可谓是富甲一方,生活之奢侈不输公卿权贵,正所谓饱暖思淫欲,“养瘦马”也就顺势而生。

    在广陵一地,多有人从事此等行当,先出资把贫苦家庭中面貌姣好的女孩买回后调习,教她们歌舞、琴棋书画,根据资质分为三等,一等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如大家千金,二等记账管事,精明能干,三等烹饪女红,各有手艺。根据资质不同以不等价格卖与富人作妾或入秦楼楚馆,以此从中牟利。

    因贫女多瘦弱,“瘦马”之名由此而来。初买童女时不过十几贯钱,待其出嫁时,可赚达千百两。一般百姓见有利可图,竞相效法,蔚为风气,自前朝大郑到如今大齐,广陵盐商垄断一国盐运,腰缠万贯、富甲天下,故而广陵府“养瘦马”之风最盛,广陵瘦马的名声也是通传天下,就连吴虞这等远在齐州的官家大小姐也有所耳闻。

    吴虞作为女子,对于这等将女子视作货物的行当自然是深恶痛绝,有此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徐北游想明白之后,有心去解释几句,又觉得有越描越黑之嫌。

    最后他还是走出书房,看到吴虞并未走远,就站在书房外的湖畔,显然是在等他一个解释。

    此时的吴虞很不高兴,其实不是因为广陵瘦马,毕竟天底下的可怜人千千万,她没有因为一些可怜女子就要生气的道理,她只是因为……因为想到那个人有可能去寻欢作乐才有些不高兴,感觉就像自己的什么东西被人夺走了一般。

    她之前就有些不高兴,此时就更不高兴了。

    吴虞出门后就在心底默默数着,打算数到十后,如果他还不出来,那她就再也不管他的破事了,可真正数到十的时候,她还是没挪动脚步,反而是在心底默默说服自己再给那家伙一次机会,好在数到十七的时候,这人总算是出来了。

    吴虞强忍住转身的冲动,背对着徐北游。

    徐北游暗叹一声,果然是女人心似海底针,嘴上却是说道:“师妹你听我解释,我真的只是尝了些广陵名吃。”

    ip更新最%l快9上a!”

    吴虞仍是没有转身。

    徐北游拿出一个油纸包,无奈笑道:“你看,这是我给你捎回来的千层油糕。”

    吴虞转过身来,仍是扳着面庞,只是丹凤眸子深处却有些不清不明的隐晦笑意。

    徐北游又把油纸包向前一递,“拿着。”

    吴虞轻哼一声,接过油纸包,平日素爱洁净的她竟是丝毫不顾忌油纸上透出的些许的油腻,就这么托在掌心中。

    只是徐北游似乎没有体会到这处小小细节透出的不同,也许是已经体会到了,却不愿意捅破那层已经很薄的窗户纸。

    徐北游转移话题道:“先前你们让我带几个人去帝都,我想了想也对,毕竟这次是去权贵云集的首善之地,有个亲随在身边也更方便一些,所以我打算带冯朗那小子过去,你觉得如何?”

    吴虞没有说话,转身向外走去。

    徐北游跟在后头,问道:“难道师妹对冯朗不满意?”

    吴虞停下脚步,“我没有什么不满意,毕竟师兄才是剑宗少主,去帝都的人也是师兄,一切都由师兄做主便是。”

    徐北游被弄得莫名其妙,当初那个独当一面不输男子的吴虞怎么变成了今日这般,就像……就像一个吃酸的小妇人。

    吴虞这次没有停留,快步离开这里,走远之后,心境却是莫名平静下来,重新恢复了平日里的精明强干,看了眼手中提着的千层油糕,轻声自语道:“你就这么怕我去帝都?”

    傍晚时分,斜阳渐沉。

    徐北游出城去了东湖别院,也不知是不是天意如此,张雪瑶带着李青莲出去访客了,只有吴虞在这儿。

    两人对视片刻后,并肩来到琉璃阁外的湖畔。

    她沉默许久,终于开口道:“帝女帝婿,你决定了吗?”

    徐北游望着湖水,轻声道:“青尘大真人曾经说过,萧氏因为一些隐秘缘故,注定要人丁单薄,一代只有一位女子,所以帝女必然是公主,且公主身份不同寻常,若能为帝婿……”

    吴虞蹲下身子,双手抱膝,下巴搁在膝盖上,柔声道:“大齐的第一位帝婿是后建国主完颜北月,第二位帝婿是大郑哀帝秦显,你如果能成为第三位帝婿,那就真是名动天下的大人物了。”

    徐北游平静道:“身份什么都是假的,手中的剑才是真的,当年大郑神宗皇帝要以先生二字称呼师祖,萧皇面对道门老掌教也要以师礼待之,我不希望仅仅是做一个给皇帝行礼的帝婿。”

    吴虞笑道:“你的志向还真大。”

    徐北游转过头望着她,缓缓道:“我希望有朝一日别人提起我时,不是什么人的丈夫,也不是谁的养子,或是谁的徒弟,徐北游就是徐北游,就像当年的师祖,不是剑宗宗主上官仙尘,也不是许麟弟子上官仙尘,就是大剑仙上官仙尘。”

    徐北游笑了笑,“前二十年,看父敬子,后二十年,看子敬父。我更希望,日后有人提起师父和先生他们,不是什么剑宗宗主或内阁大学士,而是徐北游和师父和徐北游的养父。”

    吴虞抬头望天,轻声道:“这志向可真是大到没边了。”

    徐北游故作豪气万丈之态,“你就等着看吧,如果世间有第二位大剑仙,他一定姓徐。”

    吴虞笑着点头,起身离去。

    夜渐深,凉如水,一弯弦月如玉钩。

    东湖别院中熄了灯火,沉沉一片。

    吴虞安歇了,有风从窗而入,翻动书桌上的书页。

    书是前朝刑部尚书、抱独居士吕新吾所著的《呻吟语》,其中写道:“人生最苦处,只是此心沾泥带水,明是知得,不能断割耳。”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