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陈年之风今朝起
    就在徐北游度过难得轻松的一天时,萧知南从齐州启程,踏上返回帝都的归途。

    萧白本想一路亲自相随护送,不过被萧知南以“藩王无故不得擅离封地”的理由劝下,最后她还是乘坐来时的马车,悄无声息地离开琅琊府,萧白一直送到平原府后,方才孤身原路返回。

    出了平原府的地界也就是出了齐州的地界,只要再穿过直隶州便能抵达帝都。

    赶车的马夫仍旧是陈知锦,不过车厢内却是多出一位女子,正是从帝都专程赶到齐州“接驾”的大姑姑墨书。

    墨书的出现让萧知南心中多少升起几分暖意,看来父皇还是在意她的。

    银烛等丫鬟都暂且避了出去,只剩下二人于对坐,萧知南望着板着脸的墨书,终于缓缓开口道:“大姑姑,你是侍奉过先帝和父皇两代帝王的老人,按理说什么凶险都已经见过,你能否告诉我如今的帝都到底是怎样的形势,可是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面无表情的墨书摇头道:“未曾,其实殿下这次遭遇暗算就是有人在幕后推手,想要借此让帝都内的形势彻底激化失控,就在殿下抵达齐州的当日,张百岁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此事,所以请殿下放心,在一个合适的时候,陛下一定会给殿下一个交代。”

    说到这儿,墨书本就不算柔和的声音再度低沉几分,“萧家得天下已经五十年,大齐也已立国五十年,原本属于大郑的老人已是死得差不多了,如今天下之人哪个不是大齐之人?若是陛下铁了心要让谁消失在这个世上,真不算什么难事。”

    萧知南何等聪慧之人,很快就想通其中关键,脸上浮现一抹惊讶神情,“如此说来,父皇要彻底放弃端木家了?”

    墨书轻声道:“不是陛下放弃端木家,而是端木睿晟自行取死灭亡之道。”

    萧知南沉默许久,然后长长叹息一声,“大姑姑,你说端木睿晟之所以会走上今日这条路,也有我不愿嫁给端木玉的原因吗?”

    这位看着这位公主殿下长大的宫廷女官犹豫了一下,稍稍缓和了语气,柔声道:“与殿下无关,如果端木睿晟真是忠心耿耿,陛下又何必用联姻手段拉拢?说到底还是一颗墙头芦苇,随风而倒,都说升米恩,石米仇,当年若无先帝的看重提拔,哪来他端木氏今日的风光,他却拿着先帝赐给他的权势反过头来与当今陛下讨价还价,这哪里是人臣之道?”

    萧知南苦笑一下,“我知道父皇为何会派大姑姑来接我了,想来是父皇已经默认了韩阁老的提议吧?”

    这下轮到墨书沉默不语,许久后她缓缓点头道:“毕竟韩阁老膝下无子,那年轻人又是韩阁老唯一的养子,而且说不定与当年那事有关,所以陛下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年什么事?”萧知南问道。

    墨书犹豫了一下,摇头道:“这些陈年旧事,是否要让殿下知道,还是要由陛下来决定,若是殿下实在好奇,也可以去问陛下,毕竟此事与殿下也有些干系。”

    萧知南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她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懵懂孩子,这些年来也陆陆续续接触到一些内幕,这个“当年”多半就是指太平三十年和承平元年这两年。

    在那两年,庙堂上接二连三地发生了许多大事,先是大齐开国之帝萧煜驾崩,继而是新皇萧玄即位登基,然后又是蓝韩党争,接着太后林银屏垂帘听政,将韩瑄罢官去职,张无病等韩党中坚也遭贬谪,鼎盛一时的韩党就此退出庙堂。

    承平元年三月,太后林银屏也随先皇而去,帝后二人合葬于梅山皇陵。

    就在太后林银屏驾崩的前一天,本该在新朝大展拳脚的国舅徐琰暴毙身亡。

    萧知南轻声自语道:“都姓徐吗?”

    墨书微微一愣,低声道:“其实,按照太后娘娘的意思,在韩阁老罢官去职之后,蓝相也应以太师身份告老,尊荣至极,空出来的首辅之位则由徐国舅接过,只是最后出了些变故,这才变成了今日这般样子。”

    -:看,●正版章o…节f上*wrj

    萧知南伸出手掌轻轻按在自己的额头上,自问道:“变故,到底是什么变故呢?”

    车厢内一片静默。

    ……

    大齐诸王,撇开双字的郡王不提,单字的亲王实在是屈指可数,其中排名靠前的分别是魏王萧瑾、齐王萧白、辽王牧棠之、燕王萧隶。

    燕王萧隶的身份多少有些尴尬,比不过魏王和齐王也就罢了,就连异姓王牧棠之也能压他一头,说到底还是因为他手中没有虎符兵权,虽然齐王萧白和辽王牧棠之在名义上同样没有太大兵权,但两人在军中却有深厚根基,远不是他能媲美的。

    既然没有兵权,那么萧隶就想着海螺里做道场,暗中培养一批修士,力求于方寸之间见大马金刀,可哪成想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昆山在转瞬间便风雨飘摇,说到底还是萧白这厮趁火打劫,可人家毕竟是当今天子的嫡长子、先帝的嫡长孙,虽说如今还差那一重太子身份,但满朝上下都已在心底默认其皇储地位。

    萧隶再不甘心,也只能咽下这口恶气,谁让人家的老子是皇帝,等人家日后加封了太子,自己这个燕王见面之后还得行礼。

    如今萧隶已经被萧白逼到了一个不得不做出决断的地步,是就此放手,算是与萧白结个善缘,还是殊死一搏,也让这个齐王长点记性。

    毕竟他也是堂堂燕王,真要铁了心去为难萧白,也能让这位诸王第一吃个闷亏,只是如此一来未免得不偿失,毕竟萧白日后是要继承大位的,等到萧白即位之后,他这个燕王还能有好果子吃?老祖宗萧慎素来不爱管这些事情,而且老祖宗也不止一个玄孙,到时怕是连藩王之位也保不住。

    因为此等缘故,这些日子里的燕王府一片凝重,侍女们走路都放轻了声音,生怕触怒燕王殿下。

    书房中烟雾袅袅,身穿黑色蟒袍的萧隶坐在书案后,手持紫毫,奋笔疾书。

    不多时后,一封由萧隶亲笔写就的奏折誊写完毕,洋洋洒洒百余言。

    萧隶吹干墨迹,合起奏折,神色冷峻。

    这是一封请求入京的奏折,既然萧白咄咄逼人,那他就去帝都城中走一趟,在陛下面前告上一状,也顺道见一见几位族叔。

    萧隶拍了拍手,很快就有一名宦官悄无声息地走进书房。

    萧隶亲自将奏折用火漆封好,交给宦官,“去吧。”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