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你可会厌憎于我
    齐仙云神情复杂,虽然她见惯了师尊和师母的相敬如宾,但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成亲嫁人的那一天,在她看来,既然求长生得长生,那又何必成亲生子,嫁人二字,于她而言实在太过遥远,而且在都天峰上,她接触过的年轻道人们,要么对她敬若神明,要么就是敬而远之,她也从未体会一个年轻女子本该经历的心动感觉。

    与齐仙云截然相反,萧知南在刚刚懂事的时候就知道她长大后一定会嫁人,就像那些族中长辈们一样,或是远嫁异国他乡,或是嫁给一个相看相厌之人。她不想这样,但这就是萧家女子的使命,她无力反抗。

    正因为如此,当徐北游以一个全新的姿态出现在萧知南的面前时,可想而知她心中的欢喜,一个不讨厌的男人,一个有上进心的男人,一个可以慢慢培养感情的男人,一个可以给她安稳的男人,为什么不嫁呢?

    哪怕母亲反对,姑母担忧,父亲冷眼旁观,哪怕最亲近的兄长也是不置可否,亲人中没有人站出来明确支持她,她仍是做出了选择。

    她不是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女神,她也是个普通女子。

    她想要的逍遥不是一个天上仙人的逍遥,仅仅是一份俗世的安稳自在而已。

    正如萧知南不理解齐仙云的长生大道,齐仙云同样不懂萧知南的所求。

    不过每每想到嫁人,萧知南的表情还是下意识地平和安详起来。

    “你真的信佛?”齐仙云瞥了眼萧知南手中的数珠。

    萧知南下意识地将数珠攥在手心,微笑道:“阿弥陀佛。”

    齐仙云似乎被萧知南这种云遮雾绕的说话方式弄得有些恼火,语气愈发冷淡,“佛门说心中有佛,处处是佛,你们这些人却是心中有鬼,拜佛以求心安。”

    萧知南针锋相对地反问道:“难道你能做到心中无愧?”

    齐仙云平静道:“无愧。”

    这下轮到萧知南沉默不语,过了许久后才轻声道:“那你真是幸运。”

    齐仙云不置可否。

    萧知南接着说道:“刚才是你问我打算怎么办,现在该我问你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齐仙云同样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透过窗口望向外面,轻声道:“这儿与玄都很不一样。”

    萧知南好奇问道:“怎么不一样?”

    齐仙云轻声道:“我也不是一直待在这座聚仙台中,偶尔也会下去走走,这里与规矩森严的玄都不同,这里很……和气。”

    “和气?”萧知南问道。

    齐仙云点头道:“就是和气,这里的人上至道门之主,下至一个刚刚启蒙开悟的小道童,都没有那么多的架子,也没那么多的门户之见,更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我偶尔也会看一看日出日落,与玄都相比,少了几分壮阔,却是多了几分祥和,是一块很能让人心安的地方。”

    “心安。”萧知南默念一声,眼神复杂。

    齐仙云轻声道:“我打算在此地清修一些时日,等到师尊出关。”

    萧知南遗憾叹息一声,上辈子的恩怨,让她们终究不能成为一路人。

    齐仙云似乎看出了萧知南的心中所想,脸上终于是有了一抹浅淡笑意,“你我本就不是一路人,哪怕没有道门和朝廷这两尊大山。”

    “此话怎讲?”萧知南可谓是将圣人的不耻下问学得淋漓尽致,不但能八风不动,也能放得下架子虚心请教。

    齐仙云平静道:“我有位师妹叫知云。”

    萧知南点头道:“我知道。”

    齐仙云继续说道:“她与徐北游是共患难的旧相识。”

    萧知南仍是点头道:“我也知道。”

    齐仙云稍稍加重了声音,“既然你都知道,可你为何还要去招惹徐北游?你一个富有天下的天家公主,何苦去为难她这个一无所有的可怜小丫头?”

    萧知南神情不变,平静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为难任何人,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齐仙云终于是动了火气,微怒道:“好一个只做应该做的事情,难道堂堂公主殿下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抢别人的男人?”

    萧知南微皱眉头,没有说话。

    “是我失礼了。”齐仙云深吸一了口气,语气重新恢复平静,“但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吧?”

    萧知南缓缓说道:“两人女人为了争夺一个男人而勾心斗角,说到底都是便宜了男人,先把那个男人撇开不谈,只说这两个女人的先来后到,早在丹霞寨时,我就已经认识徐北游了,此事你可知道?你若是不信,也可以日后亲自问他。”

    齐仙云轻哼一声,不置可否。

    萧知南松开五指,将数珠重新戴回手腕,轻声道:“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没有我萧知南,他们二人就真能修得正果?你刚才说知云是你的师妹,那就是掌教真人的亲传弟子,可你也不要忘了徐北游是谁,他的授业恩师又是谁。”

    萧知南一字一句道:“徐北游是剑宗首徒,他的师父是公孙仲谋,当初他可是眼睁睁地看着掌教真人杀了自己的师父,这份仇怨,他真能毫无芥蒂?就算他可以无动于衷,执意娶了知云,剑宗中人又该怎么看他,他的师母张雪瑶还能放心将这个剑宗交到他的手中吗?”

    ◇永久免#s费看r-小y2说

    齐仙云无言以对。

    萧知南平静道:“若是公孙仲谋不死,再如何剑道不两立,两人之间都有转圜的余地,可既然公孙仲谋死在了掌教真人的手中,那么徐北游也就再无其他选择,我想他在从西北前往江南时就已经有了决断。”

    齐仙云黯然无言。

    聚仙台外。

    知云缩在巨石后,双手抱膝,低头埋在双膝间,肩头微微耸动。

    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小道姑了,在玄都的这段时间中,她的修为也突飞猛进,里面两名女子并没有刻意遮掩自己的谈话,萧白不屑于听,知云却不是萧白,那些话语清晰地传入了她的耳中。

    片刻后,聚仙台内陷入一片静默,只有一片大风呼啸的声音,以及被风声遮掩住的带着哭腔的含糊自语。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就在江都的时候。”

    “你告诉我剑道不两立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的缘分尽了。”

    “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小道姑,比不了齐师姐的天赋,比不了公主殿下的家世,比不了那个帮你分忧解难的吴姑娘,就算是想要做个花瓶,相貌也比不过她们,今天公主殿下说我会拖累你,其实她说的没错,我一直就是个拖油瓶。”

    “要不是我,公孙先生也许就不会死。”

    “公孙先生救了我,可我却拜了他的仇人为师。”

    “你……会讨厌我吗?”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