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聚仙台相对而言
    齐仙云沉默了许久,开口道:“就凭那个徐北游?”

    “兴许齐真人还不知道。”萧知南微笑道:“北游如今已经踏足地仙三重楼境界,诱杀张召奴,驱逐杜海潺,将道术坊收入囊中,以前你们同列四俊,你是第一人,如今怕是要屈居次席了。”

    齐仙云愣了愣,不过她毕竟是见闻广博,转瞬便已想清楚前因后果,不屑道:“不过是拔苗助长的手段罢了,于长生大道并无裨益。”

    萧知南不以为意道:“我们本就不是求长生不朽的仙人啊,我们只是想要活得自在一些的俗人而已。”

    “我们?”齐仙云神色依旧清冷,却第一次流露出疑惑神色,“大道漫漫自独行,何来我们二字。”

    萧知南看着齐仙云无言以对。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虽说两人都是天下第一等的聪慧女子,但这个聪慧可是要分开来说的,对于齐仙云而言,她的聪慧在于悟道修行,而对于萧知南而言,她的聪慧则在于人情练达,此时两人对话,一个出世,一个入世,你说你的长生大道,我说我的红尘万丈,好似鸡同鸭讲,实在是有些滑稽。

    萧知南忽然觉得这位道门女子其实很有趣,她曾经听过齐仙云的很多传闻,除了先前所说的几点之外,还有这位仙子人物是如何不近人情,有不计其数的道门弟子曾被她罚坐在都天峰的万丈悬崖边缘悟道正心,与前辈高人论道,丝毫不懂谦让二字,得理不饶人,数次让与她论道的前辈下不来台,甚至还曾让一位年迈道人气得吐血。

    不过秋叶却是很喜欢齐仙云目空一切的性子,在十二位弟子中最是偏爱齐仙云,甚至让她代行部分掌教权柄,这才引出来后来的齐仙云有望成为道门第一位女子掌教的流言。

    永9久免费m+看s¤小00说

    当然,传闻归传闻,齐仙云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还是要真正接触过才行,在萧知南看来,齐仙云此人并不是真的无情,也不是那种装腔作势的故作冰冷,她只是不善与人打交道,所以才会显得冷淡。

    察觉到这一点后,萧知南转开话题:“相逢是缘,你我二人既然能在齐州相遇,这便是缘分,我们不妨说些心里话,毕竟能遇到个地位境遇相当的女子,也是殊为不易。”

    萧知南满面笑容,仿佛充满了阳光,不含城府和心机,干净得让齐仙云都有一瞬间的错觉,难道这位公主殿下并非是传闻中那般心机深沉之人?

    齐仙云轻声道:“我心中所求只有长生大道。”

    萧知南再度转动一颗数珠,很是感慨道:“证道得大长生,从此逍遥天地间,也就是你们这些天之骄子才敢如此说话,我却是不敢奢求。”

    齐仙云无疑是被老天眷顾之人,什么百年一遇、惊采绝艳、谪仙大材、有望飞升这些溢美之词都被丢在她的身上,而她也的确当得起这些说法,更当得起天之骄子的称呼,自然也听得出萧知南言语中的羡慕,只是此乃个人缘法,强求不得。

    她可以理解萧知南的羡慕,却很难体会到其中苦涩。

    萧知南时常会想起姑姑萧羽衣的话语,就算你现在与徐北游成亲了,郎才女貌,一双璧人,甚至徐北游还配不上你,可几十年后呢?那时候的徐北游最多不过是不惑相貌,而你却要满头白发,苍老不堪,两人乍一看还要以为是母子,你又该如何自处?

    萧知南没想过介时该如何自处,因为她不敢去想。

    历朝历代,天下之间,因为年老色衰而孤苦残生的女子又何尝少了。

    就算徐北游待她如初,可旁人的目光,她真能承受?

    萧知南没这个底气,最起码现在的萧知南没有。

    所以在决定选择徐北游之后,萧知南曾经亲自求教于张百岁,以期自己的修行一途能有“一线生机”,可惜位居天下第四的平安先生最终还是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自此之后,萧知南就算绝了这份心思。

    说起来也是奇怪,好像是萧家男子分去了这个姓氏的所有气运,每代中都有名动天下的大高手,而女子就难免沦为花瓶角色,从未出过什么出彩人物,甚至比不过那些嫁入萧家的女子们。

    萧知南本有望成为萧家女子中的一个例外,无论相貌还是心性都是一时之选,可最终她卡在了不能修行这道门槛上,在这个近百地仙藏于幕后主宰天下的世道里,自身没有地仙修为,权势也好,地位也罢,终于是沙滩堡垒,经不起太多的大风大浪。

    当年若没有萧皇的举世无敌,连败傅先生和上官仙尘,又哪有今日萧氏的十万里江山?如今萧知南若有地仙修为,又哪里会被别人暗算,以至于不得不狼狈地逃出帝都。

    说到底,在这个有神仙的世界里,一分境界一分修为就是一分立世之本。

    萧知南看着齐仙云,心底忽然有些伤感,也许在几十年后,自己已是黄土一捧,而眼前这名女子却要站在云端,那时候才是真真正正的云泥之别。

    一时间,聚仙台内的气氛有些冷场。

    聚仙台外,萧白双臂抱胸,迎风立于一座嶙峋崖石上,衣衫如同铁铸,纹丝不动。

    知云则是躲在一块巨石后面,同样是双臂环胸,却是为了驱散那份寒意。

    论资质,萧白比不得齐仙云,论机缘,萧白也比不得徐北游,但是萧慎却最为看好这位侄玄孙,这位与许麟同辈的老人见过太多太多的惊采绝艳之辈中途夭折,也见过许多洪福齐天的幸运儿成也机缘败也机缘,历代能够飞升之人,大多还是萧白这种稳步攀升之人。

    至于飞升所需的那份机缘和气运,一个大齐天子够不够?

    萧白没有偷听两名女子的谈话,他只是在想一件事,按照老祖宗的说法,自己若要想要飞升,那就必须登上天子之位,而人间又从无百年帝王,也就是说自己至多做十年的天子,就必然要抛掉帝位以求飞升,否则气数纠缠过深,难免要落得太祖皇帝的下场。

    按照这个时间来算,自己飞升时,萧知南应该还在世,如果自己早早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么这个妹妹还能依靠谁?

    那个徐北游吗。

    聚仙台内,齐仙云主动开口问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留在齐州还是回帝都。”

    萧知南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似乎要将胸中那些烦闷一扫而空,答非所问道:“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嫁人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