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公主谪仙终相见
    两位几乎是年轻一辈中最为尊贵的女子对视,谈不上剑拔弩张,但在两人之间却有一股两龙相见的莫名沉重。

    严格来说,秋叶与萧皇同辈,那么身为秋叶弟子的齐仙云应该是与当今天子萧帝同辈,不过因为二者之间年龄和地位都相差过大,所以很少有人会将齐仙云与萧帝相提并论,倒是更多时候会将她与年龄相近的萧知南视为一时瑜亮人物。

    毕竟两位女子都是出身显赫,容颜绝美,很容易便被放在一起比较,甚至两位女子在暗地中也会有一较高低的想法,不过这次两人先后流落齐州,可以说大哥不要笑二哥,都是狼狈不堪,也都是差点丢掉性命。

    萧知南眯起眼,看到那名站在聚仙台中的女子穿了一身简单道袍,手中倒拎着一支银丝拂尘,满头青丝被一支桃木簪简单束起,面容冷清,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站着,便有出尘之意自生,不愧是名中有“仙”字。

    “仙”字真的很大,放眼前后五百年,唯有两人名中有仙,分别是剑宗宗主上官仙尘和如今的齐仙云,上官仙尘是何等人物已是不必再言,由此可见秋叶对于这位弟子是如何看重。

    萧知南轻声道:“齐仙云?”

    齐仙云朝这位公主殿下略微稽首。

    按照世俗礼节,稽首即是跪拜礼,拱手至地,头也至地,乃是九拜之一的大礼。

    不过对于佛道等出家人而言,却是见面时的常礼,行礼时端身正立,二目垂帘,二足成外八字状,双手于腹前相交,左手大拇指指右手无名指根节,右手大拇指掐右手中指梢节,左手其余四指抱右手,掌心向内,掌背向外画弧,滑落于胸口上,右手画弧线向下右环绕,同时躬身一礼。

    aj永久/免费j看4小2l说

    此时齐仙云所行之礼就是后者。

    萧知南想了想,既没有学道人的稽首,也没有用寻常女子略显柔弱的万福,而是很潇洒地抱拳还礼。

    若是男子,这一抱拳的风采不知要迷倒多少女子,只是可惜是女子。

    齐仙云微不可查地轻皱了下眉头,道:“入内一叙?”

    萧知南没有什么犹豫,点头道:“好。”

    萧白看了眼转身走进聚仙台的齐仙云,再望向自家妹子,轻声问道:“可要我陪你一起进去?”

    萧知南摇头笑道:“不用,若是你也进去,倒显得我怕了她,这气势就弱了,你就与知云姑娘一起在外面等着吧。”

    萧白略微沉思片刻,没有反驳。

    萧知南独自一人走向聚仙台。

    最后剩下的这段道路已经可以看出明显的人工开凿痕迹,并不算难走,萧知南摇摇晃晃地走过之后,来到聚仙台中。

    聚仙台虽然名中有台,但并非是一个无遮无拦的高台。其最早时的确是座高台,不过经过后人多番修缮之后,已经有顶有墙有柱,与楼阁无异。

    自从被两名小道童救回齐州道门后,齐仙云就一直住在这儿。

    聚仙台内的摆设很简单,除了两个蒲团之外再无他物。

    齐仙云已经坐在其中一个蒲团上,伸手示意请萧知南入座。

    萧知南毫不扭捏地盘膝而坐,面对这位如雷贯耳的谪仙人,没有丝毫的自惭形秽,主动开口道:“没想到会在此处见到你。”

    “我同样也没想到。”齐仙云面无表情,瞥了眼门外方向,道:“真不让萧白进来?让堂堂齐王殿下守在门口,我还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萧知南微笑道:“若是让他进来,我就先输你一筹,我很不喜欢输给别人。”

    齐仙云将手中拂尘横于膝上,不以为然道:“我本以为你不会太过在意胜负之念。”

    萧知南笑了笑,“不是我不在意胜负,而是很多人不值得让我在意胜负,不过你是个例外。”

    “确实,若是相差太多,那也就无所谓胜负了。”齐仙云竟是没有反驳的意思,她望着萧知南的绝美面庞,眼底掠过一抹惊艳之色,在她所见过的女子中,唯有师母慕容萱能与其相提并论,放在几十年前,慕容萱可是压过秦穆绵、张雪瑶、林银屏三人,被誉为当世第一美人。

    如今的萧知南,也不比当年的慕容萱差多少了。

    萧知南从手腕上脱下一串紫翡翠数珠,扣住其中一颗,轻声道:“我自小便喜欢四处游玩,历数天底下的名胜大川,如今我已经走马观花地看过一半,我希望在余生中能够看完另一半,倒也不枉来这世间走上一遭。”

    齐仙云摇头道:“我比不得你,过去的二十年,我一直生活在玄都,从未下山。”

    萧知南伸出两根纤弱手指轻轻捏住一颗紫翡翠佛珠,微笑道:“虽然你从未下山,但是关于你的种种传说却是数不胜数,仿佛全天下都在赞誉你,有人说你是百年不遇的谪仙大材,又说当年老掌教紫尘飞升遗留下的气数一分为二,你得了其中之一,也有人说你其实是天上仙人降世历劫,甚至还有人说你有望成为道门的第一位女子掌教,不知是真是假?”

    齐仙云骤起眉头,缓缓说道:“单纯以资质根骨而言,我的确当得起谪仙大材的评价,不过说我是天上仙人下凡却是无稽之谈,至于师祖飞升之后遗留气数之说更是无从谈起,当年师祖乃是白日飞升,并非上官仙尘那般身死陨落,又哪里会遗留什么气数。”

    萧知南缓缓转动手中数珠,再度以两指扣住一颗紫翡翠数珠,眯眼笑道:“那女子掌教之说?”

    齐仙云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神色,可语调平静,似乎并未影响自己的心境,“正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女子掌教之说,才引来了几位师兄的防范忌惮,以至于有了今日流落齐州之祸。”

    有些出乎齐仙云的意料之外,萧知南并未借此讥讽,而是轻声感慨道:“其实你我同是天涯沦落人,你被人家从玄都赶了出来,差点丢掉性命,我又何尝不是狼狈逃出帝都。”

    齐仙云问道:“是谁?”

    萧知南轻声道:“萧林。”

    齐仙云脸色微变。

    萧知南看着她的脸色,笑道:“不过我比你幸运一些,最起码我还有一位可以信赖依靠的兄长,只要他在,我就不至于真得走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

    齐仙云默然无言。

    萧知南顿了一下,含有深意道:“而且除了兄长,还有个男人在江南等着我,我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堂堂正正地走进帝都,然后为我讨回一个说法。”

    齐仙云嘴唇微动却仍是无言,脸色晦暗三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