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有兄妹相携登山
    算算日子,中元节就快到了,所谓中元节,用民间的说法,就是鬼节,用佛门的说法,则是盂兰盆节。

    道门自然也有说法,将三元节分别视为天官大帝、地官大帝、水官大帝的诞辰,而中元节则正好对应地官大帝,道门要在这一日开坛设法,用以赦免亡魂之罪。

    为了迎接中元节,整个齐州道门都忙碌起来,无论是上了年纪的老真人,还是刚刚开悟的小道童,人人都有差事,最忙的自然还是王慕道这位门主,不但要亲自主持大醮仪式,而且达官贵人们的迎送往来,也少不了要他亲自出面。

    到了中元节这一日,天还未亮,就有许多香客开始登山,按照惯例,这头一炷香自然要归属于齐王殿下,只有齐王殿下上香之后,其他香客才能上香,不过即便如此,上香之人仍是络绎不绝,甚至许多齐州权贵也夹杂其中,以期争夺那第二柱香。

    在络绎不绝的宾客中,有一对兄妹模样的年轻男女,看穿着打扮和气态举止,应该是出身世家,不过不知什么缘故,两人没有携带扈从,只是孤身登山。

    至于为何说是兄妹而不是夫妻,只因两人相貌实在是太过相像,无论形似还是神似,都足有六成以上。

    在路上他们遇到了个负责引路迎客的女冠,有点羞怯,不去那些奴仆成群的权贵跟前,反而来给形影单只的两人引路,兴许是觉得只有两人,自己就可以少些紧张。

    那对兄妹自称姓萧,与当今天子同姓,是本地人士,前些日子妹妹生了一场大病,做兄长的曾来山上许愿妹妹能早日康复,回去之后果然应验,所以兄妹二人此行是来还愿的。

    而那位负责引路迎客的女冠年纪不大,与那位妹妹差不了多少,按照她的说法,她不是齐州道门中人,只是游历到此,适逢其会,算是临时帮忙的。

    两名女子都不怎么说话,一个是因为不善言谈,另一个则是因为大病初愈,身体有些虚弱,所幸那位兄长见多识广,言谈风趣,一路上说些大江南北的逸闻轶事,倒也不至于让气氛冷场。

    三人都算是年轻人,引路的女冠也是有修为在身的,纵使那位妹妹身子弱些,被哥哥搀扶一把,也是不碍事的,所以一行人很快就将携老扶幼拖家带口的大部队甩到身后,赶在日出前抵达了崂顶。

    兄妹二人并肩而立,望着山外海上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浩浩汤汤,男子轻笑一声,感慨道:“若有千里之目,可望仙岛碧游。”

    妹妹问道:“你去过碧游岛吗?”

    男子没有立刻给出答案,只是望着雾气茫茫的海面,沉默许久。

    妹妹来了兴趣,追问道:“看这样子,你是去过碧游岛了,那里到底怎么样?”

    男子不想拂了妹妹的兴致,只好说道:“我也只是跟着老祖宗在边缘部分走了走,只看到一片荒芜,没有半点仙家气象,至于更深处,那里有专门的大真人镇守,非道门掌教谕令不可入内,不过听老祖宗说,那里已经是一片断壁残垣,不去也罢。”

    *5永;/久.免费0k看p小‘说:*

    女子眯起眼睛,略带着几分唏嘘道:“当年的剑宗雄霸三十六岛,碧游岛作为三十六岛之首更是被称为仙岛,与道门玄都齐名,如今竟是落魄到今日地步,真是眼看他平地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

    兄妹二人的对话没有避讳身旁的女冠,正是知云的女冠下意识地看了眼男子腰间佩剑。

    女子突然对知云笑道:“对了,还未请教这位坤道如何称呼?”

    知云微微一愣,不过还是如实答道:“叫我知云就好。”

    女子略微讶异道:“竟然是云字辈,这辈分却是不小,倒是不知师承是谁?”

    知云笑了笑,没有说话。

    女子也识趣地没有再追问下去。

    闲聊过后,一行人重新往太清宫方向行去,无论是上香,还是一会儿的大醮,都要在那儿进行。

    来到太清宫前的广场,三人就此分别,兄妹二人继续往太清宫而去,而知云则是重新下山,重复刚才引路迎客的差事。

    这对兄妹其实也不是外人,正是萧白和萧知南,萧知南在身体痊愈之后本想立刻返回帝都,只是萧白不同意,执意让她在齐州继续将养一段时日,萧知南也不好忤逆兄长的好意,就在齐州暂住下来,恰逢今日中元节,久在王府的萧知南便想要去崂山一行,这才有了萧白亲自陪她登山。

    放眼当今天下,能让堂堂齐王殿下如此上心之人,怕是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两人站在太清宫门前,萧知南迟迟没有迈步,萧白也不乐意去赶着上那头一炷香,耐心陪在妹妹身旁。

    萧知南抬起头望向太清宫之上的聚仙台方向,轻声说道:“我听蓝相爷说起过,那里有座聚仙台,当年蓝相爷曾与掌教真人在聚仙台上会晤,不如我们也上去瞧瞧?”

    萧白自无不可,虽然听说此处被齐州道门门主王慕道亲自列为禁地,但萧白却不觉得齐州还有他不能去的地方。

    两人转道往聚仙台方向行去,守在山路入口处的几名道人认出了萧白,不敢阻拦,只能赶紧去禀报门主。

    从太清宫到聚仙台的这段路程,大约有近十里之长,而且山路未经整修,崎岖难行,萧知南也不以为意,只是且行且观景,两人几乎是从清晨走到正午,这才终于看到了聚仙台的影子。

    不过就在此时此地,两人竟是再度遇到从另一条路去往聚仙台的知云,也不知该说是缘分还是巧合。

    知云对此很是惊讶,毕竟这里明明是齐州道门的禁地,除了王慕道首肯之外,任何人不得入内,不过知云也不是愚笨之人,心中立刻明白这两人的身份不同寻常,再联想到二人自称姓萧,那么其身份已经要水落石出。

    萧知南微微一笑,“知云姑娘,不知聚仙台中何人在此?竟是让王大真人不惜大动干戈地将此地列为禁地,不许他人踏足一步。”

    知云久久沉默不语,她的思绪骤然飘远。

    既然猜出了对方身份,那么她就无法不联想到那些越来越盛的传言,现在就连齐州道门也在盛传,说江都徐公子要迎娶齐阳公主,成为大齐朝廷的第三位帝婿。

    自从与徐北游在江都一别之后,知云就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位公主殿下,也从未想过要面对这位公主殿下,今日的相见是如此猝不及防,让她有一瞬间的手足无措。

    大风呼啸,吹动萧知南的发丝和衣襟,她抬头朝聚仙台望去,只见聚仙台内缓缓走出一人,正朝下方看来。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