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太清宫中齐仙云
    齐州道门的太清宫,与江南道门的紫荣观、帝都的青景观、临仙府的清虚宫并称为两宫两观。

    太清宫,顾名思义,它是出自太清大道君一脉。当年道祖飞升之后,号称三千门徒的玉清一脉势大,原本三足鼎立的态势被打破,玉清大道君渐有执掌道门的趋势,而上清大道君和太清大道君则要沦为陪衬,这可以说是大势所趋的必然,只不过太清和上清两脉对此的反应不一。

    太清大道君选择接受玉清大道君执掌道门的结果,而上清大道君却选择反出道门自立门户,以证明自己不甘心当玉清大道君的陪衬人。

    时至今日,叛出道门的剑宗虽然几经起伏,但仍旧屹立于世,而选择留在道门的太清一脉却是几近消亡,只剩下齐州道门等寥寥几处传承,光景惨淡。

    如今的道门势大不假,可其中的派系之分却是更甚于朝廷,即使三清之分已经时过境迁,仍有峰主和殿阁之主之分,玄都与地方道门之分,以及五派之分,峰主之间又要分为九脉,可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错综复杂,所以齐州道门才会选择亲近朝廷,避开道门内部的各种派系倾轧。

    正如江南道门的根本在于江都道术坊,齐州道门的根本在于崂山,最富盛名的太清宫就是位于崂山主峰崂顶之上。

    崂山素有海上第一仙山之美称,其主峰崂顶更以剑峰千仞、奇石怪岩和日出海上而著称于世,立于崂顶之上,可以眺望山外远处大海,每逢清晨,海上笼罩着一层淡淡雾气,与天空上下垂的云海隐隐相连,海天一色,其后日出,瑰丽绚烂,似是人间仙境。

    若是春夏两季,有时会出现海市蜃楼的奇观,去年三月便有东海三十六岛之蜃景现于海上,清晰可见剑山葬剑无数,蔚为大观。

    在崂顶之巅还有一座聚仙台,站在此处,不但可以远眺东海,还能将整个崂山的景色尽收眼底,只是此处道路崎岖难行且罡风猛烈,甚少有人能够上来。

    就在几天前,这个本就人迹罕至的地方忽然被齐州道门门主王慕道列为禁地。

    齐州道门乃是太清大道君的嫡传一脉,虽说沉寂百年,却没有人敢小觑其千年底蕴,现任门主王慕道更是实实在在的地仙境界修为,丝毫不弱于江南道首杜海潺,只是因为齐州道门并非玉清嫡传的缘故,玄都对于齐州道门大真人的敕封多有保留,所以在头衔上远没有杜海潺那般壮观。

    最近这段时间,王慕道很是焦灼,归根究底是因为两名身份特殊的女子。

    其中一名女子正是齐王殿下的嫡亲妹妹萧知南,这位公主殿下不知何故身中剧毒,事关天家秘辛,纵使王慕道是大真人之尊也不敢过多询问,只能竭尽全力为其解毒,好在齐州道门的底蕴之深仅次于江南道门,连续用了几种万金难求的灵丹妙药,终于是帮公主殿下解了所中之毒。

    至于另外一名女子,那可就真是烫手山芋了,不管公主殿下如何身份尊贵,终究是个外人,而这位女子却是实实在在的道门中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身份丝毫不逊色于萧知南。

    至于这位尊贵女子为何会来到齐州道门,还要归功为那两个喜欢泛舟出海的小道童,王慕道在道门中一直是秉持中庸之道,既非天云一派,也不是乌云的人,与白云更没有什么交集,对于玄都上的腥风血雨,他没什么兴趣,若是没见过此人也就罢了,既然两名小道童已经将人带回了太清宫,那就不好视而不见了。

    只是收留容易,该如何处置却是个难题,一个处置不好就要让齐州道门卷了那场首徒之争,所以王慕道很是头疼。

    毕竟这位女子就是在碧游岛上失踪的齐仙云,是掌教真人的第十二位弟子齐仙云,身份之特殊,丝毫不逊于正在争夺首徒之位的三位云字辈弟子。

    相较于王慕道的忧心忡忡,年轻小辈们却没有这么多顾忌,不少年轻道人听闻太清宫中来了位仙子,都想用各种借口去崂顶上走一趟,亲眼看一看传说中的仙子到底是怎样的国色天香。

    只是在王慕道的严令之下,这些年轻道人们终究是没见识到齐仙云的真容,其实整座崂山也就只有王慕道能见到齐仙云,毕竟事关重大,若是让齐仙云的消息传到玄都,那就是天大的麻烦了。

    今日,王慕道从齐王府回到崂山时已经是天色昏暗,好在那位公主殿下已无大碍,甚至还笑言不日便要来崂顶一游,王慕道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此时他的心思还是集中在齐仙云身上。

    这位谪仙大材到底该何去何从,他决定亲自问一问齐仙云的意思。

    淡淡夜色中,王慕道踏着月色星光缓缓走向位于崂顶最高处的聚仙台,脚下是未经开凿的山路,两侧是险峻崖壁,更有大风呼啸,稍有不慎便要坠落山崖。

    只是王慕道走得很稳,无论是怪石拦路还是天风席卷,他都保持着固定的速度前行,每一步的距离都仿佛用尺子量过一般。

    直到依稀可以看见聚仙台时,他才停下脚步,身上的道袍被山风吹得猎猎作响。

    聚仙台内,正盘坐着一名女子,脸色苍白,周身隐隐有紫气缭绕。

    王慕道没有继续前行的意思,站在聚仙台不远处望向那名女子,轻声道:“仙云师侄。”

    聚仙台内的齐仙云缓缓睁开双眼,起身行礼道:“齐仙云见过师伯。”

    论辈分,王慕道与秋叶同辈,虽然他看起来只有不惑年纪,但实际上却是比秋叶还要大上三岁,所以齐仙云这声师伯倒也没有喊错。

    王慕道坦然受了这一礼,继续说道:“贫道此来,是想问一问师侄可是有所打算?是要返回玄都,还是先在我齐州道门暂留数日,亦或是有什么需要师伯援手之处,尽可开口。”

    齐仙云欲言又止。

    王慕道犹豫了一下,说道:“贫道劝你一句,若无紧要事情,还是不要忙着返回玄都,去了也是自陷险境,倒不如等着掌教真人出关之后,再作计较。”

    齐仙云默不作声。

    这几日中她已经从王慕道口中得知了此时玄都的情形,说是一片乱象也不为过,若是贸然回去,的确是祸福难料。

    王慕道见她低头沉思,也不多言催促,忽然想起一事,将话题转开,“对了,前几日来了一个道号知云的女冠,似乎是从玄都来专程寻你的,如今就在太清宫中,你见不见?”

    齐仙云猛地抬头,抿紧嘴唇,重重点头。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