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一成一败第四剑
    此时城外的东湖别院已经掌灯,琉璃阁中更是点燃了十二支婴儿手臂粗细的蜡烛,煌煌赫赫,甚至将阁外的湖面也映照出一片星星点点的璀璨。

    琉璃阁中只有两人,分别是扳着面庞的张雪瑶和满脸不情愿的李青莲。

    两人虽然在名义上是师徒,但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早已是与母女无异,张雪瑶对外人是一贯冷酷无情,可对这个当作女儿来养的徒儿却实在是狠不下心来,于是就养成了李青莲十足的大小姐脾性。

    早些年的时候,李青莲身上好歹还压着个重振剑宗的重担,不敢太过懈怠放肆,如今这副重担转到了徐北游的身上,她可就撒欢一般,每日里优哉游哉,剑也不怎么练了,道也不怎么修了,偶尔兴致来了,就帮着师兄师姐处理下剑宗俗务,没有兴致,就闭门读书或是四下游玩,恰好张雪瑶这段时间因为百岁大关临近的缘故,自身心境也出了点问题,无暇管她,更是让她着着实实过了一段时间的逍遥日子。

    不过最近李青莲的好日子算是过到头了,张雪瑶的心境逐渐稳固,然后很快就发现了她的种种不思进取,这些天来亲自耳提面命,让她很是吃了不少苦头。

    今天仍是如此,李青莲被张雪瑶逼着读完整本青莲剑经,只是这本前人所著的剑经行文晦涩,夹杂太多道门术语,让李青莲先是头昏脑胀,继而是昏昏欲睡,恍如读天书。

    李青莲偷偷从书本上移开视线,偷偷望向师父。

    只见张雪瑶怔怔望向江都方向,眉头微蹙。

    然后又见张雪瑶脸色骤变,失声道:“剑二十三?”

    下一刻,张雪瑶消失不见,只剩下李青莲愣愣地捧着书本,睁大了眼睛。

    道术坊前,孙知鸿向后急退。

    他自然也听闻过剑二十三的大名,号称剑三十六中玄妙第一,不过他不信徐北游在在强行用出剑二十三的同时,还能像上官仙尘那般运转如意,只要等到徐北游的剑二十三势颓,那一刻便是真正的胜负一线。

    不过孙知鸿能想到的,徐北游自然也想到了。

    所以这一剑,徐北游没有想过什么运转如意,只有毫无花哨的一往无前。

    一剑将孙知鸿向后逼退数百丈。

    两人在瞬息之间,来到秦淮河畔。

    几乎就在同时,张雪瑶的身形出现在道术坊前,立在吴虞的不远处。

    剑二十三,无形无相,魏元仪和徐仪根本没能看出端倪,只觉得两人一闪而逝,但在匆匆赶来的张雪瑶眼中,这一剑确实有几分师尊的气魄了。

    张雪瑶静静感受着残留于此地的浩大剑意,心中生出一丝欣喜之意,若是徐北游不仅仅止步于剑二十三,而是顺势由剑意化作剑气,顺水推舟地用出剑二十四,那么就真有当年师尊的三分风采了。

    世人都说剑宗三十六,剑剑不相同,可张雪瑶作为上官仙尘的亲传弟子却深谙其中玄妙,虽说每一剑都有各自玄妙不假,但其本质还是一套承接有序、循序渐进的法门,一整套的剑三十六与其中单独一剑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可惜徐北游没能用出剑二十四,不过仅仅是这半剑,便让孙知鸿吃了莫大的苦头,虽然体魄无损,但是神魂大伤,没个几年的修养断难复原。

    待到两人再次出现在道术坊前时,徐北游直接归剑入鞘,难掩脸色苍白。

    张雪瑶瞥了眼同样脸白如纸的孙知鸿,冷声道:“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离开江都城,否则勿谓言之不预。”

    孙知鸿转瞬就猜出了这位姿容不输吴虞的女子的身份,原本就毫无血色的脸色再白一分,几乎要看到皮肤下的血肉筋络,低头道:“是。”

    但凡是宫里出来的人,既能抬得起头,也能弯得下腰。

    孙知鸿干脆利落地带着徐仪和魏元仪就此离去,至于先前被徐北游扔进秦淮河的两个倒霉鬼,已经是顾不得了。

    张雪瑶转头看了眼徐北游,徐北游摇了摇头道:“无甚大碍。”

    张雪瑶轻声道:“待会儿来别院一趟。”

    徐北游点点头。

    xic永‘久7u免`i费看}小说

    张雪瑶再次消失不见。

    徐北游正准备带人离去,忽然想起那个孤身阻挡徐仪一行人的冯朗,示意吴虞一行人先行回去,他则是转身走向那个有些不安的剑阁弟子。

    冯朗看到徐北游朝自己走来,顿时有些手足无猜,小心翼翼道:“徐师……叔?”

    徐北游笑了笑。

    冯朗赶忙行礼道:“冯朗见过少主。”

    徐北游伸手扶起他,又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干的不错。”

    冯朗嘿嘿一笑。

    徐北游身形一闪而逝,下一刻出现在东湖别院的门前,然后一路穿廊过堂如入自家无异。

    待徐北游来到琉璃阁后,张雪瑶挥手示意李青莲可以走了。

    李青莲顿时如蒙大赦,头也不回地离开此地。

    徐北游坐到先前李青莲的位置上,开口道:“师母何以教我?”

    张雪瑶拿出一本剑宗内部编撰的史册,其中记载了剑宗千余年来的兴衰起伏,轻声道:“纵观本宗上下千年,在大齐立国之前有过两次巨大变动,其结果是一成一败,第一次变动,是本宗开派祖师上清大道君叛出道门于东海三十岛开派立宗,其结果是造成道门第一次倾颓,再无力执掌修行界,转而由西方教佛门顶替了道门的位置,而我剑宗也在那次道佛交替中趁势站稳脚跟。此谓之成。”

    “第二次变动是我师尊上官仙尘时代,剑宗势力达到千年以来的顶点,前有大郑朝廷邀请,后有卫国和五大世家支持,于是师尊也想在中原争取一席之地,那时候的剑宗可谓是心向四面,志在八方,不过此举刚好与志在千年复兴大计的道门相左,双方各自结盟相斗,十年逐鹿,剑宗大败亏输,只剩下些许‘余孽’苟延残喘。此谓之败。”

    “至此,我剑宗陷入千年以来的最低谷,几乎濒临灭亡,登临天下的道门自信认为已经彻底铲除剑宗,殊不知我剑宗即是落魄不堪亦能东山再起,这可以称为第三次变动,公孙仲谋时代,不过他不再像上两次那般充满戾气和锋芒,而是选择剑藏匣中,剑气内敛,却又能让人听到它的剑鸣阵阵。”

    徐北游的脸色凝重起来,接口道:“正是因为剑鸣阵阵传到了萧帝的耳朵里,这才有了师父私晤灵武郡王萧摩诃之事,也逼得秋叶不惜损毁道行也要强行出手。”

    张雪瑶轻声道:“如果将这些变动看作是出剑,剑宗的前两次出剑为刚,一成一败,接下来的第三次出剑为柔,不过随着你师父的身死,已经可以算是败了,都说刚柔并济,我希望你能做到第四次出剑,让我们剑宗的后两次出剑同样是一成一败。”

    徐北游沉默许久,郑重道:“谨记师母教诲。”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