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唯剑意剑二十三
    下一刻,徐北游拔剑而走,剑尖朝下。

    逸散而出的锋锐剑气直接在地面上撕裂出一道深有三寸的裂痕,而且这条裂痕还在随着徐北游的前行而不断延伸。

    历代剑宗宗主为何能轻王侯,傲公卿?甚至是让一国之君以礼相待。

    盖因手中青锋三尺,臻至极致,一剑横行三千里,一剑可挡百万师,一剑光寒三十州。

    剑气激荡。

    先前的四剑齐出剑九不过是障眼法,仅仅是了这一剑蓄势拖延时间而已。

    现在蓄势已成,拔剑而出。

    师父公孙仲谋曾经对徐北游说过,世间之人很难完全信赖,但是手中青锋可以。

    先生韩瑄虽然没有说过类似的话,但是给徐北游讲过一个故事,说当年萧皇大军东进,大郑有两位总兵官据守,一人壮烈战死,一人弃城而走,问结果如何?

    徐北游回答说,自然是战死之人极尽哀荣,而弃城之人则被朝廷斩首。

    当时韩瑄笑着摇头说,战死之人率领全军殉城,再无价值,朝堂上没人为他说话,而此战失利总要有个替罪羊,所以被朝廷判了个守城不利之罪,非但没有极尽哀荣,反倒是祸及家人,而那弃城之人因为麾下兵员无损,拥兵自重,朝廷生怕他投降萧皇,反而是不敢重言半句。

    徐北游忽然有些明白,为何师父提起师祖,总是说恃青锋而非持青锋。

    若说武将拥兵自重,那么剑宗弟子就当恃剑自重。

    徐北游这一剑的剑气之磅礴,剑意之充沛,如雪崩江去孙知鸿的视线所及,尽是奔涌而至的茫茫剑气。

    不过这位大宦官并未如何惊慌,只是挥动长袖,扑杀而至的剑气便一分为二地从他身侧划过,然后显露出被剑气覆盖着的天岚。

    紧接着他伸出右手横在胸前,以两指夹住天岚的剑尖,然后又伸出原本负于身后的左手,在剑身上轻轻一抹,原本剑气盎然的剑身上竟是骤然黯淡了几分。

    这尊位列四大秉笔之一的大宦官,竟是要强行隔断天岚与徐北游之间联系。

    若是剑器与主人距离极远,这种手段也无可厚非,可此时此刻,却是徐北游握着这柄温养多年堪称是性命交修的天岚。

    孙知鸿如此举动,无异于武夫交手时的空手夺白刃,这是何等的狂妄自负?又是何等不将徐北游放在眼中?

    徐北游面无表情,剑身上的剑气再次暴涨,一崩之势挣脱开孙知鸿的两指,然后对着孙知鸿就是当头一劈,是脱胎于开山一式的剑八,剑势霸道浩大,没有任何技巧花哨,完全就是以势压人。

    孙知鸿五指伸张,凭借血肉之躯破开剑气剑芒,狠狠按在锋锐无匹的青奕剑上,然后握着剑刃反手一举,托起了这在剑三十六中最为势大力沉的一剑。

    两人一下一上,形成短暂僵持。

    孙知鸿的视线在天岚的剑尖上稍作停留,然后越过剑身,与徐北游对视,冷笑道:“剑宗三十六,你能用到多少剑?”

    徐北游没有说话,而是右手握住剑柄,左手掌心抵在剑首上,猛然向前一推。

    毫无花哨却刚猛直进的一剑。

    剑一!

    (z正版…首f●发!:

    上官仙尘曾经放言,除剑三十六外,属剑一最为合乎心意,死在他手下的诸多地仙境界中,就有一手之数是毙命于看上去最为简单的剑一。

    天岚的剑尖距离孙知鸿面门不过数寸,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徐北游嘴角有血丝渗出,笼罩剑身的茫茫清气中同时泛起一丝血红之色,剑气汇聚成一线。

    孙知鸿握住剑身的右手爆开一团血花,被这一线剑气贯穿而过,原本受制于孙知鸿五指的天岚得以在孙知鸿的掌心划动,随着徐北游的左手寸寸向前。

    孙知鸿皱了下眉头,血肉模糊的右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同时左手挥袖,在身前虚拍一下,于无声中起惊雷。

    轰隆一声,平地起雷,在徐北游脚下炸开,几欲震破耳膜。

    几乎就此同时,四剑再次齐至,环绕于徐北游身周,成剑甲之势,生生挡下了这记融汇了十拍子和掌心雷的阴毒手段。

    孙知鸿顺手拔去掌心处几缕正想钻入体内的无生剑气,皱了皱眉头。

    他到底是小瞧了这位剑宗少主,刚才一番交手,徐北游以漫天剑雨来掩饰自己的蓄势一剑,他又何尝不是在隐藏那最后一拍,这一拍即是一记蓄势待发的后手,同时也是一记杀招,只是他没料到,这记隐藏极好的杀招竟是没能伤到徐北游一丝一毫。

    徐北游没有停手的意思,一剑前指,然后他缓缓松开握住剑柄的五指,天岚仍是维持前指的姿态而自行悬空。

    与徐仪并肩而立的魏元仪忽然惊声道:“孙公公小心,这是剑二十三!”

    剑宗祖师曾言,剑二十三之前,剑式无强弱之分,全凭用剑之人。

    换而言之,剑二十三要远远强出前二十二剑,徐北游在身怀上官仙尘遗赠的前提下多日悟剑,仍旧是止步于剑二十三,由此便可见一斑。

    其实徐北游至今也未能将剑二十三完全参透,只是先前他以剑气对敌,难以伤到孙知鸿,所以他不得不用出尚不完全的剑二十三。

    原本徐北游还想要继续蓄势三分,以求臻至自身极致,只是未曾想到被那女子一口叫破,不得已只能提前出剑。

    徐北游轻轻说了个“去”字,天岚开始缓缓前行。

    所有的剑气在一瞬间骤然一空,因为剑二十三不讲剑气,只有剑意,故而这一剑必须要踏足地仙境界打开上丹田紫府之后方可修习。

    既然剑二十三没有剑气,那就难以伤人体魄,它的关键之处在于斩杀神魂,当年摩轮寺寺主号称在世菩萨,不动金身臻至大圆满境界,被世人誉为菩萨金身,就是诛仙也难伤分毫,可她最后还是死于上官仙尘剑下。

    准确来说,是死于剑二十三,被剑二十三一剑无视金刚体魄,直接斩杀神魂,纵使体魄千年不腐不朽,可就只剩下一具皮囊。

    无剑气,唯剑意一剑。

    风止,光暗。

    原本摇晃不休的美人蕉在这一刻骤然静止,几片飘落的枝叶就这么悬于半空。

    当年上官仙尘用这一剑,斩杀了号称九转金身大成不输佛陀的现世菩萨,道门老掌教紫尘对于这一剑的评价是“近乎于道”。

    徐北游虽然只学到半数神意,但孙知鸿也比不上当年的现世菩萨。

    孙知鸿在这一刻脸色骤变,他的确没有把握硬接下剑三十六中近乎于道的剑二十三。

    哪怕仅仅是“半剑”的剑二十三。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