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剑气冲霄射斗牛
    这场浩大剑雨有虚有实,落在吴虞等人头顶的自然是虚,可落在孙知鸿那边的可都是实到不能再实。

    孙知鸿脸色凝重,这种有华而不实之嫌的手段,他自然不怕,只是他还要顾忌到身后的一男一女,若是这二人受到什么伤害,那他可就真的是百死莫赎。

    徐仪自然不用多说,本代西河郡王,皇后娘娘的嫡亲侄子,实实在在的皇亲国戚,那名魏姓女子也不遑多让,乃是大都督魏禁的孙女,若单以权势而论,魏家甚至还在徐家之上,虽说徐家也出过一位大都督徐林,但毕竟人走茶凉,哪比得上现任大都督?

    若论以资历而言,徐林是武祖皇帝那辈的人物,在军中威望极高,当年大郑有五位大都督,分别是张清、徐林、牧人起、秦政、萧烈,其中徐林仅次于坐镇大都督府的张清。

    后来五人际遇各不相同,先是徐林奉命远征草原兵败,不得不降于萧皇。然后是张清死于那场由萧氏父子二人联手发动的太庙之变。

    太庙之变后,秦政率军坐困北地孤城,最后在萧烈和牧人起的联手夹击之下,兵败身亡。

    在此之后,武祖皇帝萧烈以大丞相之尊把持朝政,牧人起被封辽王,此时的萧皇因为亲自手刃神宗皇帝的缘故,被视作西北萧逆,只是笼统称为西北王。

    再后来,就是萧皇发动第一次南征,兵锋直指蜀州、湖州、湘州,而牧人起则趁着西北兵力空虚,亲率东北大军攻入西河原境内,兵临中都城下。

    此时萧瑾、蓝玉、林寒等人皆不在城中,只有并无太多兵权的徐林和王妃林银屏留守中都城,在牧人起看来,林银屏一介女流,而徐林这些年来也疏于战阵,多数时候都是做一个手无兵权的大都督,中都城已经是唾手可得,只是牧人起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两人让自己的千秋霸业毁于一旦,王妃林银屏居中调度,血腥镇压城内有异心者,徐林亲自领军而守,让他迟迟未能攻下中都,与此同时萧瑾出使江都成功说服陆谦退兵,蓝玉与林寒大军得以顺利回师,对牧人起大军形成前后包夹之势。

    最后一战,仍是由徐林领军,大败牧人起,牧人起率领两万残军狼狈退回东北三州。

    自此之后,牧人起再无余力逐鹿天下,只能龟缩于东北一隅,最后仍是萧瑾出使东北,牧人起同意归顺大齐,受封辽王,世袭罔替,而徐林则在凌烟阁功臣中排名第二,以异姓受封西河郡王。

    西河原一战是西北军南征的最后一战,奠定了徐林日后受封西河郡王的基础,也是徐林最后一次亲自领军,就像一轮夕阳最后的余晖。

    但也是在这次南征中,有一名年轻将领开始崭露头角,他就是魏禁。

    蜀州天险,犹以剑阁为最,魏禁亲自带领五千甲士偷越阴平道,绕过剑阁,直插蜀州江油关。江油关守将自恃有剑阁天险,疏于防范,竟是被魏禁的五千人一战而下,魏禁在江油关中休整一夜后,第二日,只留一千人守城,他率领四千兵马直取涪城。

    涪城守将唐永不降,以一千兵卒誓死守城。魏禁下令强攻,亲自督战,四千西北甲士冒着箭雨、滚石、檑木,以蚁附之势攻城,从清晨到黄昏,阵亡数百人,涪城城防已经摇摇欲坠。

    申时时分,从江油关兵库中取出的攻城器械被运到战场,涪城守城官兵已经再无半点斗志,杀守将唐永,开城请降。

    此一战后,剑阁已成孤城,不得不降,半地蜀州尽归西北。

    这是魏禁第一次独自领军,就像一轮初升朝阳的晨曦。

    最新章f节》=上e

    这次南征,似乎完成了日后新老两位大都督的交替。

    其实认真说起来魏禁与徐林也颇有渊源,魏禁的叔父魏迟曾是徐林的头号幕僚,故而徐林对这位晚辈多有照拂,魏禁能在萧皇面前混个熟脸,徐林居功至伟,甚至萧林同意让他带领五千甲士偷越阴平,也有徐林的因素。

    正因为如此,魏禁一直对这位前任大都督抱有极大敬意,这些年来,魏徐两家常有来往,魏禁甚至有意将自己的孙女嫁给徐仪,徐皇后对于这门亲事也是乐见其成,所以才有了这次两人同游江南。

    小姑娘名叫魏元仪,与徐仪一般,名中都有一个仪字。

    魏元仪姿色不俗,也就是逊于萧知南一筹而已,这得益于那位大都督祖父。魏禁虽然是武人,但不是虬髯满面、豹头环眼的相貌,年轻时也是白马银枪的武将形象,若是换上儒衫鹤氅,未必就比什么名士差了。魏禁本人仪容非凡,其子女也多为俊美,其子魏青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闻名帝都,萧皇甚至曾经想要撮合魏青与丧夫寡居的萧羽衣,只是因为萧羽衣的极力反对才算作罢。

    何谓阶层?就拿徐仪和魏元仪的亲事来说,看似只是一对门当户对的年轻人,其实隐藏在背后的是魏徐两家延续了四代人的深厚情分,外人又怎能轻易插足进去?

    徐北游若是没有韩瑄这个义父,又哪里会得到江都徐公子的赞誉,作为一个局外人,恐怕要被这些有局内人身份的贵公子们视作一只没有主人的野狗,就算他有地仙境界,徐仪之流也敢借着朝廷的大势痛下杀手。

    可他背后站着韩瑄,那么他就有了局内人的身份,徐仪就不能借用朝廷大势,只能各凭手段分出个高低。

    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局内局外,这就规矩,的确有人可以不遵守这些规矩,但是徐仪这些小辈不在此列。

    徐北游有些合时宜地怔怔出神,如果自己头上没有内阁次辅这面大旗,这时候面对的恐怕就不是一位司礼监秉笔了,而是茫茫多的暗卫和江南军甲士。

    想来师父当年收自己为徒,也是有过这方面的考量。

    剑宗想要抗衡道门,势必要借朝廷的大势,要借朝廷的大势,那么首要成为朝廷的局内人。

    有一位次辅义父的徐北游的确得天独厚,不过仅仅如此还稍显不够,所以他还要尽可能地迎娶公主殿下,成为大齐天家的第三位帝婿。

    徐北游缓缓闭上眼睛,知云也好,吴虞也罢,她们都是极好的女子,也都是与他有缘的女子,只是,她们无法帮助徐北游重振剑宗。

    人生立世,有得就有失。

    此时漫天的剑雨已经十不存一,被孙知鸿悉数挡下。

    徐北游再度睁开双眼,眼神坚毅。

    他不再按着天岚的剑首,而是握住天岚的剑柄。

    剑在于藏,藏剑复拔剑。

    剑气冲霄射斗牛。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