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魑魅魍魉四小鬼
    徐无双隐藏在面甲下的表情缓缓凝固。

    天岚,无坚不摧。剑气,摧枯拉朽。

    他的心碎了。

    徐无双松开天岚的剑身,然后按住自己的胸口,缓缓单膝跪地。

    不是他想跪,而是渐渐失去气机支撑的体魄支撑不住身上的这副玄甲。

    徐北游一手握着天岚的剑柄,一手负后,平静道:“以前在剑宗里,准确说是剑气凌空堂里,也有个像你一样的人仙境界高手,然后他死了。”

    徐无双沉闷地喘息一声,随着宿主的气机迅速衰竭,玄甲也失去了所有的灵异,瞬间出现无数裂纹,然后寸寸碎裂。

    露出本来面目的徐无双气绝身亡。

    一位距离地仙境界只剩下一步之遥的人仙高手就这么死了。

    徐仪看似面无表情,但原本把玩坠饰的右手却是下意识地使劲握成拳头。

    这位江都徐公子终于不再藏身幕后,而是亲身下场了。

    人的名树的影,当徐北游出现之后,尤其是他一剑斩杀徐无双之后,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向后倒退一步。

    徐北游缓缓拔出天岚,剑上血珠滚动滴落,立刻有剑气凌空堂剑士递上白巾。

    徐北游接过白巾,在剑身上一抹而过,环顾四周,最后把视线停留在了儒衫男子的身上,问道:“刚才就是阁下口口声声朝廷王法?凡事依照朝廷王法没错,可朝廷王法中哪句说过道术坊不能归私人所有?若是律法条文中没有这句话,阁下此言是否就是栽赃陷害?我可记得本朝没有风闻言事之说,再说了,你也不是官。”

    儒衫男子脸色铁青,不知该如何作答。

    徐北游又望向那个折扇公子,稍稍加重语气,“天下事不过一剑事,若是一剑不行,那就两剑三剑甚至是千万剑,这话说得在理。”

    徐北游丢掉白巾,举起手中天岚,剑身在最后一点残阳中光华璀璨,继续说道:“这位公子,是否要领教下徐某的手中青锋?看看徐某到底能不能一剑了结公子这桩事。”

    再无先前风度的折扇公子下意识地退出几步,脸上挤出一个勉强笑容,“徐公子说笑,说笑了。”

    徐北游呵了一声,“徐公子?我不过是个不知道父母是谁的孤儿,哪里当得起徐公子三字,要说最配得上徐公子三字之人,还是当今皇后娘娘的侄儿才对。”

    徐仪毕竟是帝都城里数一数二的公子哥,岂会听不出徐北游话语中的讥讽,只是形势比人强,只能强压下这口闷气。

    徐北游笑问道:“哪位是西河郡王殿下?也让我这个乡下粗鄙之人见识下帝都徐公子的风采。”

    徐仪直视徐北游,平静道:“江都徐公子,徐仪久仰大名了。”

    徐北游微笑道:“非公侯之子不可用公子二字,什么江都徐公子,都是江湖上的朋友胡乱吹捧罢了。”

    徐仪修养功夫不错,最起码脸上是风轻云淡,对于徐北游的话语不置一词,只是淡淡一笑。

    徐北游摘下腰间剑鞘,将手中天岚归入鞘中,双手按住剑首拄剑而立。

    原本立在门禁前的剑气凌空堂剑士们自觉向两旁退去,于是道路当中就只剩下徐北游一人。

    仿佛是一夫当关。

    在徐北游和韩瑄分别的前一个晚上,父子两人有过一番深谈。

    ,唯#b一d正i版{e,其)~他dl都?是:盗\版{r

    韩瑄说自己此去帝都,无论是非成败,终归要与蓝玉分出个结果,毕竟他已是八十高龄,若再不解决这段恩怨,那就真成了一笔糊涂账。而他与蓝玉之争是君子之争,当年他被罢官去职,蓝玉没有痛下死手,如今他再去庙堂,也会尽力将这场党争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

    徐北游问韩瑄,若是自己遇到了蓝玉该怎么办,韩瑄回答徐北游说,这是他跟蓝玉之间的事情,你不要管,如果你遇到了蓝玉,就当是前辈长者,该如何礼敬就如何礼敬。

    徐北游又问,若是其他人呢。当时的韩瑄笑着回答说,若是其他小辈,那就该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

    世家子弟可以依仗家世底蕴玩温恭俭让那一套,穷苦人家的孩子想要上位,就必须心狠手辣且不择手段。

    按照徐北游的脾性,这种上门挑衅的,一般都是狠狠打脸之后再赶走,不然还真当他是个没脾气的泥菩萨了。就拿他刚在江都站稳脚跟时的事情来说,若非他将端木玉从江都赶走,那些帝都城里一个个觉得皇帝陛下天下第一,蓝老相爷天下第二,老子天下第三的混世魔王还不都要跑到江都来会一会他这个徐公子?

    纵使徐北游不怕,他也不想花费无谓的精力用来应付这些不知所谓的公子哥。

    不过杀鸡儆猴这玩意,总是有一个时效性,好了伤疤忘了疼,更何况只是吓唬,所以徐北游很乐意拿徐仪再来一次杀鸡儆猴。

    虽然都是姓徐,但终究不是一家人,即便真的是一家人,那又如何?养大徐北游的是韩瑄,可不是什么西河徐家。

    随着徐北游的地位不断拔升,他不会对自己的身世完全无动于衷,更不会完全一无所知,只是他无力去深究,而韩瑄对于这件“陈芝麻烂谷子”之事的态度又不甚明朗,所以徐北游只能暂且搁置下。

    只是一些影影绰绰的真相让他对如今的西河徐家天然恶感,甚至对于那位有可能成为他岳母的徐皇后也是如此。

    徐北游缓缓说道:“徐公子,堂堂西河郡王,难道只带了一个人仙境界的扈从?就不怕遇到歹人?”

    他抬起一只手轻轻晃动,“当初我从西北到江南,一路上遇到的地仙高人可整整有一手之数。”

    徐北游微笑道:“若是还有其他高人相伴,不妨叫出来,好好杀杀我这个冒牌徐公子的威风,免得正牌徐公子回帝都后,觉得白来江都一趟。”

    这下徐仪可真是脸色铁青了。

    这种被人一口道破心底隐秘所思的感觉,让他有一种恼羞成怒的感觉,以前他每每勃然大怒,总会有人跪在他的面前,可他知道,这儿是江都,不是帝都,不管他如何发怒,也不过是徒添笑料而已。

    徐北游冷声道:“若是没有,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这是你们自找的。”

    只见徐北游一手仍是按住天岚的剑首,一手向前虚抓。

    儒衫男子和折扇公子顿时动弹不得,仿佛被一只无形巨手握在掌间。

    徐北游抬手挥袖,两人就被这只看不见的巨手猛然抓起,然后朝秦淮方向狠狠丢去。

    徐北游看也不看注定要变成落水狗的二人,冷笑道:“江都这地方经常死人,大楚李孝成死在这儿,前朝陆谦也死在这儿,最近又死了个张召奴,像他们两个这等杂鱼,就算淹死在秦淮河里也真不算什么。”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