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御剑如点兵点将
    徐无双握住自己断手的手腕处,半跪于地。

    他气海内的气机如沸水翻滚,回荡不休,如果说先前他的气机是一条长河,那么握剑之手便是出海口,气机通过手掌才能涌入剑中,这一剑斩断了他的手掌便是将这条长河拦腰截断,让他欲出而不得出,进不得又退不得,苦不堪言。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太大问题,关键是有一缕剑气正通过他的伤口渗入他的体内,如附骨之疽,他心中明白,这多半就是大名鼎鼎的无生剑气了,剑宗独门绝学,当年不知有多少道门高手在这门阴毒手段下生不如死,甚至还有传闻说,当年萧皇就是用一缕无生剑气杀死了大郑的神宗皇帝。

    不管这些传闻是真是假,都可见无生剑气的厉害之处。

    徐无双不敢有半分的马虎大意,沉息凝神,专心应对这缕剑气。

    儒衫男子见此情景,朝吴虞厉声道:“这位徐大人可是从三品的内侍卫,你们剑宗竟然敢伤他!?”

    吴虞冷笑一声,“伤他?杀他又如何?”

    折扇公子阴冷道:“那自然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吴虞嗤笑道:“把我剑宗抄家灭族?你以为你是当今陛下还是道门掌教?就凭你这个小小主事?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折扇公子怒极反笑,连说三个好字,死死盯着吴虞,道:“你别后悔。”

    吴虞平静道:“出剑无悔。”

    徐仪向前踏出一步,瞥了眼吴虞的绝美面庞,平淡道:“吴虞,你知不知道就凭你这句话,本公子也许动不了剑宗,但是动一动你父亲却是易如反掌?”

    吴虞脸色微变,不过转瞬就平静下来,“我却是不知道,一个无官无职的西河郡王何时能越过内阁和齐王殿下去插手齐州了。”

    只是在徐北游面前才会性情温和的吴虞也向前踏出一步,“你将韩阁老和齐王置于何处?”

    徐仪脸色剧变,几乎要勃然大怒。

    韩瑄和徐北游父子二人之于徐仪,便如赵廷湖之于吴虞,都是逆鳞一般的存在。

    明明他才是徐家正统,堂堂西河郡王,皇亲国戚中的“国戚”,丝毫不逊于那些亲王郡王,可为什么只要说起“徐公子”三个字,都是说这个江都的什么徐公子,可有人知道,在帝都城里也有位徐公子?

    更令徐仪恼火的是,偶尔有人想起他这位帝都徐公子的时候,多半也是拿他与江都的那个徐公子做比较,凭什么?一个被韩瑄捡回来的杂种也配跟他这个皇亲国戚相提并论?

    徐仪这次前往江南,访友是假,见一见那个所谓的什么徐公子才是他真正目的。

    他怒喝一声,“徐无双!”

    断了一手的徐无双轰然起身,沉声应诺。

    然后就见一身漆黑甲胄凭空出现,要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

    吴虞心生不祥之感,猛地一挥手,周围的剑气凌空堂剑士纷纷出剑刺向徐无双身体。

    徐无双不闪不避,只是运转罡气护体。

    虽说他的体魄在先前那一剑面前不堪一击,可对上这些未入鬼仙境界的剑气凌空堂剑士,那便是金刚不坏。

    随着一连串的金石之声响起,剑气凌空堂剑士的们的攻击全部无功而返,徐无双毫发无伤。

    下一刻,他整个人完全被黑色甲胄包裹其中,就连断手处也是如此,整个人气机大盛,俨然是人仙巅峰的境界,甚至与巅峰时的赤丙相差无几。

    本就不是徐无双对手的吴虞更加难以抗衡,她曾经听徐北游提起过,天机阁联手暗卫府和大都督府研制了许多专门针对修士的军阵利器,分别是诛神箭、天机弩、玄甲、雷霆弩车和神威大将军炮。

    正n~版t首发

    其中诛神箭和天机弩是暗卫府的标配,雷霆弩车和神威大将军炮则归属大都督府支配,只有玄甲因为成本花费太大,无法大规模制造,所以只有一等内侍卫才能配备。

    先前那儒衫男子说徐无双是内侍卫,如今看来倒也不是妄言。

    徐无双活动了下身子,双眼处亮起两点猩红,然后向前踏出一步。

    以他落脚处为中心,一圈肉眼可见的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

    公孙府内。

    徐北游松开手中长剑,紫电如有灵性一般自行悬空竖立一旁。

    李神通见师父似乎没有继续出剑的意思,又把自己刚才的话语重复了一遍,“师父,再来一剑吧。”

    徐北游摇头道:“出剑不杀人,不利于蓄养剑意,出剑即杀人,不利于剑心通明,剑在于藏,事事出剑,不好。”

    李神通这个年纪正是好动贪玩的时候,哪里听得进徐北游的教导,满脑子都是挥手即飞剑的事情,眼睛滴溜溜地盯着徐北游的几把飞剑。

    徐北游见此情景,只能是无奈一笑,自己当初怎么就收了这么个徒弟,指望这小子能继承剑宗大统,到还不如指望李青莲来得实在。

    徐北游不再理会李神通,转头望向道术坊的方向。

    试想剑宗宗主是上官仙尘时,可有人敢去碧游岛这般寻衅闹事?

    似乎还真有一个,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的生父慕容燕曾经这么干过,不过那位大将军也是趁着上官仙尘不在岛上才敢如此行事。

    反观他徐北游,自己就在与天元坊一墙之隔的荣华坊中,这些落脚在天元坊的帝都公子就敢如此寻衅,徐北游本以为自己也算是江南地界上一条不畏强龙的地头蛇了,哪成想还是不被人家放在眼中。

    归根结底,还是剑宗太过弱势。

    在初入江都的徐北游看来,剑宗的确是个庞然大物,可在如今的徐北游看来,剑宗难免有些青黄不接。

    翻江倒海的蛟龙不会与泥滩浑水里的泥鳅打交道,翱翔于天空的苍鹰也不会去跟地面上的蝼蚁一般见识,剑宗不应与那些不入流的小宗门相比,而要与天下间最顶尖的宗门的相较。

    可如今的剑宗,莫说与道门佛门相比,就是九流中的其他宗门,也要比现在的剑宗强出不少。

    甚至可以说,当年的九流之首如今已经是九流垫底。

    徐北游轻叹一口气,重振剑宗,任重道远啊。

    重振剑宗的第一要务,就是他本人能够有足够支撑起整个剑宗的境界修为。

    若自己有上官师祖的无敌修为,又何需在这儿思量这些帝都公子是不是有所图谋,直接一剑斩去,一了百了,任凭你谋划万千,一剑斩之。

    徐北游忽然转过身去,伸手在身前一指,如点兵点将。

    五剑中的天岚自行出列,来到徐北游的面前。

    李神通眼神一亮,“师父,你要出剑了?”

    徐北游面无表情,只是轻声道:“天岚,应八方之气而铸,无坚不摧。”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