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剑阵破一剑断手
    公孙府中,徐北游正在教李神通用剑。

    天岚、却邪、玄冥、赤练、紫电,五剑依次排开,悬于半空。

    李神通满是神往地看着这五剑,虽然不止一次见过师父御剑对敌,但每每见到剑随意动的景象,他还是忍不住心向往之,幻想自己也能有一天御剑而行。

    徐北游将剑经娓娓道来:“所谓御剑之道,道门和我剑宗均有涉猎,道门着重于一个御字,而我剑宗则注重一个剑字,道门的御剑之道以吕祖为最,正如当年吕祖所言,剑起星奔万里诛,讲究一个飞剑千里斩人头,而我剑宗虽然也能做到,但是并不推崇,因为历代祖师更为推崇身前三尺即无敌的理念。”

    李神通忍不住问道:“那师父你会飞剑吗?”

    徐北游笑道:“自然是会的,而且为师有五剑,根据五剑各自特异之处不同,御剑效果也有所不同。”

    李神通小心翼翼道:“师父,咱们飞一剑?”

    徐北游挥手一招,紫电来到身前。

    他以两指抹过剑身,轻声道:“此剑紫电,剑如其名,通体透紫,在于一个快字。”

    另一边的道术坊前,十二人剑阵结成,足以与人仙境界高手抗衡。

    徐仪瞥了一眼十二人瞬间成就一个剑阵,丝毫不惧,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转头询问身旁那名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魏姑娘,这剑阵有什么说法?”

    那名女子轻轻按着自己的胸口道:“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剑宗的十二地支剑阵,脱胎于剑三十六的剑二一剑,重守不重攻,不过若是拿来杀人,也无不可,毕竟剑是凶器。”

    徐仪点点头,轻声吩咐道:“徐无双,前去破阵。”

    说罢,他向后退了一步。

    背负双剑的中年男子则是向前踏出一步。

    这位一直沉默不语的剑客面对吴虞以及她身后的剑阵,终于是缓缓开口道:“在下徐无双,领教剑宗高招。”

    吴虞不欲多言,只是抬了抬下巴。

    徐无双抽出背后双剑,走向十二人组成的十二地支剑阵。

    一般而言,双剑多半是一长一短,便于一攻一守,或是二者等长,以轻灵见长,不过徐无双的双剑很不一般,两把极长,而且还是两把重剑。

    重剑多半属于剑道中的霸道剑,如当年的赤丙,便是使一把重剑,出剑则横扫千军如卷席,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唯一y正》版。●,t其y/他h●都5是%盗!1版y!

    徐无双自幼臂力惊人,刚刚练剑时单手就能举起旁人要双手才能举起的重剑,故而他一开始就是练习重剑,时长日久,徐无双感觉一把重剑似乎还稍有不足,于是又改为两把重剑,与人对敌,仅仅是两把重剑的份量便占了莫大优势,无往而不利。

    以重剑破剑阵,最忌讳拖泥带水,往往要一鼓作气,若是一气不成,那便要落入层层阵法之中,最后被生生磨死。

    所以徐无双没有半分留手的意思,剑出便气如长虹。

    一剑斩出,并非以剑锋杀人,而是剑脊拍人,直接将一名剑气凌空堂剑士拍飞出去,整个剑阵出现一个缺口,只是转瞬间就有另外一名剑气凌空堂剑士补上这个缺口,而被拍飞出去的剑士也并未受到重创,飘然落地之后,再度进入剑阵。

    徐无双面无表情,全力运转双剑,两把本应沉重无比的重剑竟是被他舞出了几分轻灵意味,而十二名剑气凌空堂剑士则是如蝴蝶穿花一般,一剑接着一剑,一剑过后不论战果如何,触之即走,然后交由下一位剑士,剑剑相连,十二人共同演绎出一套完美剑术。

    徐无双的剑势如劫掠之火,可这脱胎于剑二的十二地支剑阵则是最善以柔克刚,正所谓上善若水,不存杀心而守,消磨敌人的气势,待到其气势由盛转衰时,便是剑阵绽露峥嵘之时。

    吴虞面容舒缓几分,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幸亏带了十二地支剑阵过来,若是她孤身一人而来,必然不是徐无双的对手,到时候在自家门前栽一个大跟头,说不定还要被徐仪折辱,那可真是要把脸面彻底丢尽了。

    吴虞虽然是女子,但性子颇为好强,也像男子一般看重颜面,所以上次陷于赵廷湖之手被她视为生平奇耻大辱,一直想要报此大仇,而徐仪在她眼中显然与赵廷湖是一丘之貉,天然恶感,所以这次她打定主意要给这群寻衅的外地公子一个教训。

    徐仪抬头看了眼天色,耐心被消磨得所剩无几,沉声道:“徐无双,再给你半柱香的时间。”

    话音落下,场内形势急转直下,只见徐无双骤然气势暴涨,手中两柄重剑生出剑芒,将两柄长剑直接斩断,使原本紧密圆满的剑阵便呈现出一瞬间的凝滞。

    下一刻,徐无双抓住这个机会,整个人一掠长虹。

    吴虞脸色骤变,徐无双竟然不是选择趁此时机破阵,而是选择破阵而出!

    徐无双这一刻的想法很清晰,与其在剑阵中纠缠不休,倒不如直接擒贼擒王,所以他在破阵而出后直奔吴虞而去。

    吴虞不是徐北游,所以只有鬼仙境界的她必然不是徐无双的对手。

    不过吴虞还是毅然出剑,因为剑宗弟子没有坐以待毙的道理。

    剑十三的剑气冲荡而出,比起徐北游的剑十三,吴虞虽然在修为还有所不足,但已得此剑的精髓。

    当年的公孙仲谋就曾以此剑斩杀镇魔殿大执事数人,如他所言,此剑之剑气磅礴如大江东去,涤荡污秽。

    可吴虞终究不是十七楼境界的公孙仲谋,也不是放言能以一己之力屠戮其他三俊的徐北游,此时用出剑十三,难免后劲不足,徐无双仅仅是略微驻足后便再度前行,双剑齐出,两道剑芒轰然炸开。

    吴虞脸色手中佩剑脱手高高飞起,然后斜斜插入地面。

    徐无双手中巨剑的剑尖距离吴虞的眉心,仅剩一寸。

    徐无双冷声道:“吴姑娘,劝你不要妄动,否则休怪我剑下无情。”

    徐仪眯起那双与萧知南有三分相似的丹凤眼,轻声笑问道:“虞美人,你现在还有什么本事?若是没有,那就乖乖向本公子赔罪,本公子可以对刚才的事情既往不咎。”

    就在此时,一缕紫芒一闪而逝。

    下一刻,徐无双脸色大变,他握剑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被这道紫芒齐根斩断,鲜血淋漓的手掌仍旧紧紧握着重剑的剑柄,两者一起落地。

    这一剑的速度之快,竟是让人仙境界的徐无双的毫无察觉,直到一剑斩下他的右手后,他才猛然惊觉。

    公孙府中,徐北游伸手握住飞回的紫电,面容平静。

    李神通眼尖地看到了剑上还在滚落的血珠,非但不怕,反而是大为兴奋,怂恿道:“师父,再来一剑!”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