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只有一位徐公子
    先前因为冯朗一人拦路的缘故,远处已经站了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百姓,甚至因为道术坊毗邻群贤坊的缘故,不少修士都闻讯赶来,混杂在围观人群中,只是摄于剑宗最近如日中天的威势,都仅仅只是旁观而已。

    当这名绝色女子出现后,场中骤然安静。

    寻常百姓多是惊艳于女子的容貌,而修士们则是忌惮于女子的身份地位。

    自从徐公子“君临”江都之后,整个剑宗的地位都随之水涨船高,尤其是他的师妹吴虞,更是无人不晓,虽说有好事之人给她取了个“虞美人”的绰号,但绝不意味着随便什么人都能轻易挑衅她。

    吴虞脸色冷漠道:“真是好大的官威啊,一个小小的从五品主事也敢代表朝廷了?那你置蓝相爷和韩阁老于何地?说句大不敬的话语,你可曾将陛下放在眼中?”

    若论扣帽子,出身官宦世家的吴虞自小耳濡目染,未必就比这些官家公子差了。

    吴虞此言一出,周围一片哗然,早就有人对这些操着一口北方口音的外地佬看不顺眼,只是没人出头,现在吴虞现身之后,一方是个如诗如画的仙子,一方是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该偏向谁自不用多说。

    折扇公子微微一怔,继而微笑道:“这位姑娘,本官自然不能代表朝廷,但本官好歹是朝廷命官……”

    未等他把话说完,吴虞已经是打断道:“别一口一个本官,真当自己是帝都城里出来的就处处高人一等?一个从五品的小官算什么?就是秋台的管事都不拿正眼瞧你,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在帝都不算什么,来到江都之后,同样不算什么。”

    折扇公子猛然一窒,然后笑意森然道:“真是好大的口气啊,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不将本官放在眼中?”

    吴虞抬起左手,淡然道:“像你这样不入流的东西,我见得多了。”

    话音未落,一声清脆耳光声音响起,然后就见折扇公子的右边脸颊上多了一个清晰的鲜红掌印,嘴角渗出血丝。

    他死死盯着吴虞,那眼神仿佛要择人欲噬。

    从始至终,他都没看清吴虞是如何出手。

    主辱臣死,那两名一品护卫见此情景,哪里还能无动于衷,刀剑出鞘,持剑之人护住折扇公子,而持刀之人则是大喝一声,向吴虞狂奔而至。

    不过未等他近到吴虞身前三丈,就有不下三柄长剑刺穿了他的身体,分别是眉心、咽喉、心窝、小腹,瞬间死得不能再死。

    见此情景,折扇公子脸色铁青,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撇过头去,那名为首的年轻公子轻轻皱了皱眉头,至于周围围观的百姓,则是已经有人悄悄溜走,生怕惹祸上身。

    吴虞看也没看仍旧维持着前奔姿势的尸体,望向那名脸色微变的折扇公子,平静道:“就此退去,我可以既往不咎。”

    先前的儒衫男子色厉内茬道:“你们竟敢擅杀朝廷甲士,难道想要造反不成!?”

    吴虞不惊不惧,微笑着反将一军道:“你说朝廷甲士就是朝廷甲士?我还说他是图谋不轨的乱党余孽呢,你们窝藏叛贼,想要造反不成?”

    儒衫男子脸色涨红一片,“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竟敢如此颠倒黑白,难道江都就没有半分王法了不成?”

    吴虞冷笑道:“你口口声声污蔑江都,我看你才是心怀不轨,意图栽赃污蔑江都三司衙门,我看要把你送去提刑按察使司衙门走上一遭才对。”

    周围一片窃窃私语,先前见这儒衫男子一口一个朝廷,那可真是口含天宪一般大义凛然,现在对上这位吴姑娘,却是被呛得说不出来,围观众人无不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就在这时,那位把玩碧玉吊坠的年轻公子终于上前一步。

    他一上前,无论是儒衫男子还是折扇公子,都向后退下。

    年轻公子直视吴虞,平静道:“你就是那个虞美人吴虞?我知道你爹是齐州布政使,算是个封疆大吏了,不过在帝都同样不算什么,好心劝你一句,该让一步的时候就让一步,别引火烧身。”

    吴虞脸色微变,一个能够不把一州布政使放在眼中的年轻公子,家世绝不会逊于端木玉,说不定就是一个能与徐北游扳手腕的角色。

    只是吴虞想不明白,到底是哪家的公子有这么大的口气?如今蓝党势大,可蓝玉膝下无子无孙,其他蓝党大佬们的子嗣还没这么大的口气,更不会跑到江南来撒野,谁不知道如今的江南是韩阁老的地盘?

    不过吴虞没有退缩,缓缓说道:“我不管你是哪家的公子,我只知道这里是江都。”

    那人笑道:“好一个江都。”

    吴虞平静道:“江都不是帝都。”

    年轻公子轻描淡写道:“刚才你说不知道本公子是哪家的公子,那本公子现在就告诉你,本公子姓徐,名仪,当今皇后娘娘是本公子姑母,你可是知道了?”

    此言一出,为围观之人尽皆倒吸一口冷气,此时就连那些修士也不敢再继续围观下去,生怕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徐家,虽然几经波折,两代家主徐林和徐琰都先后故去,但终究是朝堂上绕不开的特殊存在。

    自古以来,宦官和外戚是朝堂上无法忽视的两大显贵,如今宦官以张百岁为首,被誉为内相,权势可见一斑,而外戚徐家虽然这些年来在朝堂上并未有太大声音,但也许正因为其安分守己的缘故,这些年来屡次被皇帝陛下封赏,实在不容小觑。

    吴虞盯着这位帝都来的徐公子,紧紧握住自己的佩剑,轻声道:“原来是徐公子。”

    徐仪淡然道:“其实我也可以自称一声本王,不过既然吴姑娘称呼我徐公子,那便是徐公子吧。”

    吴虞周身剑气勃发,几如实质。

    若为实质,那便是人仙境界。

    徐仪先是轻皱眉头,然后又是稍稍舒展,轻声道:“早就听赵廷湖提起过你这个虞美人,今日一见,果真是天香国色,不过就是这个性子还需好好调教一番,如此才能渐入佳境。”

    当初差点被赵廷湖掳走,被吴虞视为平生大辱,深以为耻,此时徐仪提起赵廷湖,几乎是触碰到了吴虞的逆鳞,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又何况是吴虞?她以拇指抵住剑锷向前轻轻一推,手中三尺青锋出鞘寸余,剑气剑意再盛三分,冷笑道:“称呼你一声徐公子,你还真把自己当徐公子了?”

    徐仪微微一愣,似乎没有听明白吴虞话语中的意思。

    `l、d唯◎一正}◎版r,其(g他●都是…盗!《版》

    吴虞轻声道:“江都只有一位徐公子。”

    话音落下,所有剑士悉数拔剑出鞘,剑光晃晃成剑阵。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