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说草原过往如今
    处处江湖,江湖处处。

    天下江湖大抵可以分为这么几大部分,分别是后建、东北、西北、江北、江南、东南、南疆、宝竺、魏国以及草原。

    后建是玄教的天下,东北是牧家和佛门的后院,西北没什么宗门,只有一支所向披靡的西北大军,江北如今内斗正酣,江南就是徐北游脚下所在,东南是道门的大本营,南疆信奉巫教,此时正与大都督魏禁的平叛大军僵持,宝竺是佛门起源之地,甚少与中原有什么牵扯,至于魏国,自从剑宗倾覆之后,就成了那位魏王殿下脚下的一潭死水。

    至于草原,有两个位列九流的大宗门,两者半敌半友,共处多年,分别是佛门分支之一的大雪山摩轮寺和出自巫教的王庭萨满教。

    两者之间的关系有些类似于佛道两家的关系,有外敌时,那就联手一致对外,没有外敌时,便互相内斗。

    其实说到底也是教义之争,一个信奉大日如来,一个信奉长生天,两者之间根本就是南辕北辙,说不到一起也在情理之中,两者之所以这么多年来都能保持大体上的平和相处,那就不得不提到草原的真正主人,林氏。

    林氏本不姓林,乃是地地道道的草原人,只是在大郑初年才改为中原姓氏。

    大郑明武二十年,大郑太祖皇帝借着新朝初定之威,派遣大都督冯章、傅声、蓝沧海率领二十万大军自中都而出,远征草原。

    冯章大军绕道小丘岭包围了纳哈楚所部驻地,纳哈楚被迫投降,致使乌伦河以东的草原诸部失去屏障,傅声则趁此时机直逼草原王庭,草原汗王及众台吉不得不远遁碧罗湖。

    明武二十一年,蓝沧海率军横穿乌斯原,一直攻至碧罗湖畔,大败草原汗王的亲卫十二部,逼迫草原汗王签订城下之盟,自认归附郑廷,受封镇北王。

    明武二十二年,傅声在乌伦河南侧设立朵颜都督府,同时将部分草原部落迁往西北河内州。

    自此之后,草原算是归入大郑王朝的版图之下,草原汗王也改为中原林姓。

    只是随着后来郑廷势微,兵力不断收缩,从朵颜都督府到乌斯原,然后放弃秀龙草原和小丘岭,一直退回到中都,这才有了后来萧皇起势于草原之事。

    不过草原汗王一族却一直把这个林姓给传承了下来,而且只有最尊贵的嫡系子孙才能继承林姓,大齐的那位林皇后便是出身于草原林家。

    值得一提的是,大都督傅声便是那位傅先生的先祖,而蓝沧海则是蓝玉的先祖,许多大齐显贵,包括天家萧氏在内,其实都是尊享两朝富贵。

    及至大郑神宗年间,草原汗王姓林名远,有一嫡女取名银屏,还有一个侄子叫做林寒,那时候的林远并未自立可汗,而是受封大郑朝廷的镇北王爵位,女儿林银屏加封清月公主,并被指婚安国公府大公子萧煜为驸马。

    萧煜,字明光,也就是后来君临天下的萧皇,大齐的太祖皇帝。

    那时候的萧煜也是凄惨,说白了就是做人家的上门女婿,要“远嫁”到草原去,而且按照草原习俗,公主可以“迎娶”多位驸马,其境地可想而知。

    不过也许是天意如此,就在萧煜和林银屏二人返回草原的途中,镇北王林远突然暴毙,年轻王妃红娘子掌权,派人半路截杀继女林银屏,二人不得不改道前往大雪山寻求庇护,恰逢碧落湖辩法大会,在那儿他们遇到了还是道门首徒的秋叶、剑宗首徒公孙仲谋以及张雪瑶。

    于是有了公孙仲谋和张雪瑶双剑合璧败退秋叶,萧煜被殃及池鱼,与秋叶一起坠崖,结果却是两人落入了玄教教主的葬身之所,得了玄教无上秘典天魔策。

    林银屏见未婚夫无辜坠崖,可想这位日后垂帘听政的太后娘娘是如何激愤,愤怒责问公孙仲谋和张雪瑶,那时的张雪瑶年轻气盛,差点一剑割去林银屏的舌头。

    由此,萧煜与秋叶相识相交,而林银屏与张雪瑶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再后来,几人的际遇各不相同,秋叶自然是站在萧皇这边,而公孙仲谋则是站在了萧皇的对立面上,定鼎一战之后,萧皇君临天下,秋叶成为道门掌教,而公孙仲谋则成了一条丧家之犬。

    萧皇登基,已经生下萧玄的林银屏自然就是皇后,便不能继承草原镇北王的王位,而草原上却还有近百个大小台吉,若是派遣其他人过去,难以服众,于是萧皇便册封林皇后的堂弟、先王林远的侄子林寒为新任镇北王。

    林寒之所以能够封王,可不仅仅因为他是林皇后的弟弟,其战功也不容小觑,在萧皇逐鹿天下的末期,抛开那些降臣降将不提,其麾下大致可以分为三党,分别是萧瑾一党,蓝玉一党,林寒一党。

    其中萧瑾心思深沉,最被萧皇防范,故而势力在三党中最为弱小,蓝玉虽然被萧皇倚重,但终究是个外人,比起有姐姐做靠山的林寒还是稍逊一筹。

    当年的林寒是何等肆意妄为,只是一件事就能看出一二。

    如今朝野上下都知道大都督魏禁正亲自率军与南疆蛮族作战,可却少有人知,在第一次南征时,林寒任剑阁行营掌印官,也曾率军攻入南疆镇压满蛮族,杀得血流成河,尸骨如山,凡是高过车轮者,无论老弱妇孺,皆杀,以至于林寒被冠以修罗将军之称。

    林寒不但对外人狠辣,对自己人也毫不容情,当年魏禁刚刚崭露头角,因为屡被萧皇提拔,分去了林寒的权柄,结果被林寒派遣死士暗杀,险些丢掉性命,以至于留下暗疾,至今无法痊愈。

    如今正在南疆交战的双方,竟是都吃过这位草原王的苦头,这位草原王的手段如何,可见一斑。

    韩瑄曾经评价林寒,只有五个字,深肖于陛下。

    虽然林寒是萧皇的小舅子,但他在性情上比萧瑾更像是萧皇的弟弟,平素与萧皇的关系也远在萧瑾之上,故而他屡屡闯祸,最多也不过是被降职夺权,然而过不了多久又能起复,就连他暗杀魏禁之事,萧皇也未太过深究。

    b8q《永fr久t免《q费看^小说”a

    虽说这里头肯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斟酌权衡,但也可以从侧面看出林寒在萧皇心目中的地位特殊。

    天下大定之后,林寒因为在军中根基深厚,成尾大不掉之势,萧皇碍于妻子的情面和小舅子的情分,而且也顾及到屡有反复的草原各部台吉,没有痛下杀手,最终还是将林寒封为镇北王,远镇草原。

    如今怎样不好说,在萧皇执掌天下的三十年中,林寒的确是勤勤恳恳镇守草原,没有惹出半点乱子。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