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江北起风雨波澜
    因为徐北游的一系列雷霆手段,原本疾风骤雨的江南渐渐归于平静,而随着张召奴的意外身死,江北却是山雨欲来,先是张召奴的众多义子内斗,继而发展为整个昆山的内乱,最后更是将依附于昆山的诸多小宗门也牵扯进来,死掉的掌门或宗主就足有五个,昆山也死了三位长老,至于那些寻常弟子,就更数也数不清了。

    一片腥风血雨。

    2更新最gj快\上◇g

    昆山的根基在于燕州,而燕州则是燕王萧隶的封地,夹着直隶州,与齐王萧白的封地齐州隔海相望。

    萧隶,虽然是萧氏嫡宗出身,但并非皇子,而是萧慎之玄孙,萧玄之堂弟,因为萧慎在萧氏一门逐鹿天下时立有大功,故而萧隶在黄龙二十年被萧皇封为燕王,正式就藩时间与当今天子萧玄登基时间相差无几。

    如此一来,天家萧氏三代人,每代都有一位藩王,分别是魏王萧瑾,燕王萧隶,齐王萧白。

    三位藩王很好诠释了“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句话,萧隶与萧瑾不是一路人,与萧白也不是一路人,反倒是因为两人封地极为接近的缘故,这些年来龌龊不断。

    不过萧白毕竟是皇储人选,齐王又是诸王第一,萧隶一直要被萧白压过一头,不但列朝排班时要在萧白之后,而且在海路一事上,也是被萧白一手把持。

    此次燕州之乱,萧白自然不会无动于衷,不顾萧隶的数次警告,派出大批手下进入燕州推波助澜,势要将整个燕州的修士根基彻底毁去。

    萧白此举当然不是因为意气之争,张召奴的昆山之所以能独霸江北,除了张召奴本身修为高绝的缘故之外,与燕王萧隶的暗中扶持也大有关系,如今张召奴身死,昆山风雨飘摇,那么蓄谋已久的萧白不惜亲自下场,就是要让自己扶持的宗门顶替昆山。

    天下之间都知道三教九流百家的说法,三教是庞然大物,如道门之流甚至可以敌国,九流亦是一方霸主,每逢天下大乱时,扶王从龙,藏于幕后搅动天下大势,至于百家,那就难免有些凄惨了,要么沦为大宗门的附庸,要么干脆就是权贵们一手扶持起来的傀儡,哪怕是百家第一的昆山也难逃这个窠臼。

    楚氏剑庐只是一个很小的宗门,不说什么三教九流,就是面对昆山也没有什么话语权,这次昆山之乱,楚氏剑庐同样被牵连其中。

    在明面上看起来,昆山宗主张召奴之所以会远赴江都,正是因为楚氏剑庐的缘故,所以楚氏剑庐的下场很是凄惨,几乎被满门杀绝,庐主楚天阔当场身死,被割下头颅拿去祭奠张召奴。

    虽然所有人心中都很清楚,楚氏剑庐只是个引子,就算没有楚氏剑庐,张召奴仍旧会去江都,张召奴身死的罪魁祸首其实是那位正在江都呼风唤雨的徐公子,可谁敢去找徐公子的麻烦?天下第九人都死了,素来以神机妙算著称的吴乐之至今还下落不明,八成也是凶多吉少,再去江都是嫌自己命长了不成。

    既然不敢找徐北游的麻烦,那么楚氏剑庐就成了替罪羊。

    柿子捡软的捏,南北皆同。

    楚氏剑庐满门上下只有一位外出办事的老人侥幸逃过一劫,老人闻听楚氏剑庐的惨剧之后,深感天下之大却无处容身,后来转念一想,干脆是一咬牙往江都而去。

    当老人来到江都求见徐公子时,徐北游刚从道术坊中回来,听到吴虞的通报,吩咐道:“先将此人请到偏厅,我待会儿去见他。”

    待到徐北游更衣后来到偏厅时,已经掌灯,老人相貌平平,脸上刻满了风霜的痕迹,见到徐北游后赶忙起身,恭敬道:“见过少主。”

    徐北游摆摆手示意老人坐下,然后平淡道:“我是剑宗的首徒,你是楚氏剑庐的人,我算哪门子的少主。”

    刚刚落座的老人又立马站了起来,“楚氏剑庐本就是剑宗旁支,公子既然是剑宗首徒,那便是我楚氏剑庐的少主人。”

    徐北游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伸手向下一压,道:“好了,坐吧。”

    老人略微忐忑地重新坐下,主动开口道:“老朽姓焦,行三,少主叫我焦三便是。”

    徐北游坐到主位上,轻轻开口道:“楚氏剑庐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不过具体经过不甚详细,还请焦三爷详细表述一下。”

    “不敢当少主一声三爷。”老人本就略显佝偻的身子又弯了几分,开口解释道:“江北之所以会一片乱象,看似是张召奴的几位义子争位,其实他们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棋子罢了。”

    徐北游来了兴趣,问道:“怎么说?”

    老人沉声道:“少主一定知道江北有两位藩王,分别是就藩燕州的燕王殿下和就藩齐州的齐王殿下,这些年来,两位殿下的明争暗斗就没停下过,两者各有侧重,齐王殿下在军中根基颇大,而燕王殿下则是在修行界中作为颇多,昆山就是他一手扶持起来,这次张召奴身死,昆山难免内部动荡,那位齐王殿下就是看准这个时机,暗中扶持了张召奴的几名义子,转瞬间就让偌大一个昆山风雨飘摇。”

    老人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虽说齐王殿下占了先手,但燕王殿下也不会坐以待毙,只是神仙斗法,凡人遭殃,我们楚氏剑庐便是被殃及池鱼。”

    徐北游沉默片刻,轻声道:“难怪都说江北是朝廷的池塘,你们这些江北修士都是池塘里的鲤鱼,当然了,江南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是道门的私宅,这些所谓的江南世家和宗门,又有几个不是看道门的脸色行事。”

    焦三恰到其分地恭维道:“少主大败江南道门,让那江南道首杜海潺沦为丧家之犬,还将整座道术坊都收入囊中,放眼整个江南,谁人不知少主的大名?这江南又怎能说是道门的江南。”

    “不过是道门内斗,无暇顾及江南罢了,等到道门平定内乱之后,定会大举反攻,那时的江南怕是要比如今的江北还要凶险。”徐北游自嘲地笑了笑,有些感伤道:“道门何其势大,哪怕是同属三教之列的佛门都不敢正面掠其锋芒,我剑宗就更是如此,先师为何会死于道门掌教秋叶之手?说白了也是我剑宗想要找一个背后靠山,不过却不是齐王和燕王之流,而是当今天子,当今天子与先师心照不宣,逼得已经飞升在即的秋叶不得不亲自出手,哪怕是折损自身道行甚至是延误飞升之期也在所不惜。”

    第一次听到这番话的焦三面色苍白。

    徐北游平静道:“秋叶强行出手,让先师赔上了一条性命,事后秋叶不得不闭关弥补修为,道门因此生乱,这才有了今日剑宗独占道术坊。一饮一啄,皆是定数。”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