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万钧重担一肩扛
    冯朗有些惊讶于这位徐师兄的敢说话,就连张师姑和吴师姑都敢调侃,不过他也没过多深思,只是觉得这位师兄很好说话,而他又是个爱说话的性子,这些天一个人在这儿做监工,可是要闷死他了,好不容易遇到个说话的对象,自然要说个痛快才行。

    尤其是他见徐北游没有半点不耐烦的意思,干脆是拉着他坐到一道刚刚砌好不久的台阶上,话匣子也就完全打开了。

    “听徐师兄的口音似乎是北人?我其实也是北方人,家里做些瓷器生意,算是薄有资产,最起码吃喝不愁,三年前跟着叔叔来到江都,机缘巧合之下识得了如今的师父,然后便拜入了剑宗门下,以前里很少见师父,听说她老人家常年都在师祖跟前,不过自从少主当权之后,倒是见得多了。”

    “说起这位少主,我可是佩服得紧,他才来江都一年多的功夫,就弄出这么大的声势,现在江都谁不知道徐公子?咱们这些剑宗弟子也跟着脸上增光,现在走到哪儿,都能被人家称呼一声公子,不过我觉得公子二字可不是随便称呼的,咱们少主多大的体面才被称呼为徐公子,我们哪里能跟他比肩。”

    徐北游笑着插了句话,“我听说咱们少主其实是内阁次辅的养子,他能有今日的风光其实都是依仗了韩阁老的权势。”

    冯朗倒是个直爽性子,最是看不惯这种话语,不由皱眉道:“师兄,不是我说你,这种酸话可说不得,就算少主是韩阁老的养子,那又怎么了?天底下的官家子弟多了,可就只有一个徐公子,前些时候还有一个姓端木的,听说他爹也是朝廷里的大人物,还不是被少主收拾一顿,灰溜溜地回北方了。”

    徐北游笑了笑,不置可否道:“那个姓端木叫端木玉,他爹是暗卫府掌印都督端木睿晟,就连咱们江州的谢苏卿谢先生都要被那人压过一头,实实在在的庙堂大佬。”

    冯朗略微惊异地看了徐北游一眼。

    徐北游接着说道:“其实我……们少主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风光的,曾经被这位端木公子的手下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差点就要死在江都城外,我……他脸颊的疤痕就是那时候留下的,不过现在已经看不到了,甚至早年时在西北,为了几百两银子……”

    在冯朗越来越惊讶的眼神中,徐北游的声音戛然而止,摇头笑道:“都是些陈年往事了,不提也罢。”

    冯朗好奇问道:“徐师兄,你肯定能经常见到少主吧?”

    徐北游问道:“怎么这么问?”

    冯朗理所当然道:“能知道少主这么多事情,那肯定是少主的亲近之人才行。”

    徐北游笑了笑,只能点头道:“我在少主府上做事。”

    冯朗的语气中满是羡慕道:“若是能见少主一面,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徐北游笑意轻淡。

    被人当面夸赞,这个感觉真得很不错,尤其是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形下,更是如此。

    冯朗打心眼里觉得这位徐师兄亲近,他这三年来也不是没结交过其他师兄,看着都是豪气干云,义薄云天,可真要接近了,就会发现这些师兄与他们之间有一条泾渭分明的线,若是想迈过这条线强行挤进这些人的圈子里,说不定就要被当作一个笑料,可这位徐师兄明明在宗内地位很高,却舍得放下架子,很是平易近人,这也对冯朗的脾气胃口,值得结交。

    至于能结交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两人的缘分如何,再有就是人心如何,毕竟日久才能见人心,他也不是不知世事的小孩子,不会自以为交情就是一碗酒的事情。

    夕阳西下,余晖温淡,冯朗这小子也不知道从哪摸出两壶酒,分给徐北游一壶,望着远处道术坊的城墙,轻酌一口,感慨道:“以前在家乡,小地方,真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来了江都之后,才知道天宽地阔,心里仿佛一下子就敞亮起来,所以还是要趁着年轻,把天下各地都走一走,这样才不枉来世间走上一遭。”

    徐北游回想起当初跟随师父走遍西北,以及后来自己孤身一人从西北去往江南,心生感慨,点头道:“冯师弟此言在理。”

    身上还有一个秀才功名的冯朗没有那么多不合时宜的清高和酸气,收回视线后,望着这位徐师兄,低声道:“徐师兄,你说我们剑宗真能有朝一日重返东海吗?”

    徐北游脸色平静,沉声道:“一定能。”

    冯朗满脸神往道:“若真有那一天,我一定要去传说中的碧游岛上看一看,总是听宗内老人提起那里,说那里的仙家气象不输道门玄都半分,对了,徐师兄你去过碧游岛吗。”

    正在喝酒的徐北游放下手中酒壶,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去过。”

    冯朗追问道;“那里是怎样的景象?”

    徐北游沉默许久,缓缓道:“我没看到所谓的仙家气象,只有一片断壁残垣。五十年前,萧慎与玉尘在此大肆屠戮我剑宗弟子,五十年后,宗主战死于此地。”

    冯朗愕然,脸上笑意缓缓敛去。

    徐北游眯眼望着夕阳,没有说话。

    冯朗轻声道:“兴衰起伏,有兴就有衰,有起就有伏,都说否极泰来,我们剑宗吃了这么多苦,沉寂了几十年,也该翻身了,再说不是还有我们少主吗。”

    徐北游轻声自语道:“一己之力啊。”

    冯朗没听清徐北游的自言自语,举起手中酒壶问道:“徐师兄,走一个?”

    徐北游同样举起手中的酒壶,轻轻一碰后一饮而尽。

    冯朗的酒量自然不能与徐北游相比,这壶酒一口下去,脸色瞬间涨红,眼神渐显迷离,不多会儿,说话也变得大舌头起来,又夹杂着家乡口音,呜呜呀呀,徐北游愣是没听懂半句。

    徐北游不去管他,抬头看眼头顶天空,又看了看东方,不禁扪心自问,剑宗真的能重返东海三十六岛吗?虽然他给出的答案是能,但是他并无多少把握。

    若是重回三十六岛,就意味着要与道门来一次正面交锋。

    看正版6章…节上。dn

    即使抛开秋叶这位天下第一人不谈,仅仅靠自己的一己之力,真能效仿当年的开派祖师所行之事吗?

    一剑压服二十四位大真人。

    听着就霸气,说起来更是豪气。

    可是做起来,就不是上下嘴唇一碰这般简单,那是千难万难,甚至比登天还要难。

    千年以降,飞升登仙者不在少数,可能够一剑压服道门二十四位大真人之人,就只有剑宗的开派祖师一人。

    徐北游长呼出一口气,抿了抿嘴唇。

    万钧重担,一肩扛。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