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欲设局请君入瓮
    我们祖上也是阔过的,这句话听着有些儿戏玩笑,可的确是剑宗的现状,其中没什么夸耀之意,更多还是无奈和心酸。

    当年剑宗是何等阔绰?如果说漠南草原是摩轮寺的,后建是玄教的,东北是佛门的,那么整个东海都是剑宗,没有错,是整个东海,而不仅仅是东海三十六岛和一个卫国。

    那时候无论哪国哪家的海上行船,都要悬挂剑宗旗帜,否则就会遭受海盗袭击,而请一面旗帜的花费则要十几万两白银。

    剑宗本身还控制着卫国的八成金矿,仅仅是每年出产的黄金运到中原兑换成白银,便可有数百万两之巨,如此庞大的财力,再转换成各类产业,说是富可敌国也不为过,千年积累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笔宝藏,即使是天下宗门之首的道门也要心动无比,所以才会派一位大真人亲自镇守碧游岛。

    反观如今的剑宗,虽说经过公孙仲谋和张雪瑶的几十年苦心经营之后已经初见起色,但仅仅是一个江都城尚还做不到只手遮天,与当年雄霸整个东海相比,又岂止是天壤之别,即使到了现在徐北游的手中,仍旧不及鼎盛时的十分之一。

    徐北游有时也会无聊地想,若非剑宗倾覆,恐怕也轮不到自己来做这个剑宗少主。

    瞧瞧道门,每逢掌教之位更迭,便是一场宗门大乱,当年是青尘叛宗而出,受株连的实权真人就有数百,如今又是三大掌教弟子争位,让一个本该无人可敌的道门生生沉寂下去,就连江南道门倾覆这等大事都可以熟视无睹,可见其内斗是如何惨烈。

    反倒是徐北游,仅仅是杀一个赤丙就坐稳了剑宗首徒之位,也是应了那句福祸相依的话语。

    然后徐北游便自我安慰地想着,白手起家也有白手起家的好处,最起码都是自己的,不会像道门那般,争得你死我活。

    第二天,御甲登门,在书房中告诉徐北游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

    那位新上任不久的布政使大人竟是微服出访了,去了不少明面上属于剑宗的产业,看样子是想要大展拳脚一番。

    徐北游想了想,说道:“御甲,你是跟在师父身边多年的老人了,想来对于庙堂之道也有一番自己的见解,这位新任布政使无疑是蓝相的人,出自翰林院,清流又清贵,若再是个榆木脑袋,那便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如果他暴毙在江都,你觉得朝廷会是个什么反应?”

    御甲脸色微变,犹豫不言。

    徐北游笑道:“直说无妨。”

    御甲沉声道:“少主,那我们剑宗可就把朝廷给彻底得罪了,不管张鉴是不是蓝相的人,也不管蓝相与当今皇帝如何龌龊不断,他毕竟是从二品的布政使,正正经经的封疆大吏,又是新上任不久,若是把他给杀了,那么朝廷势必要追究下来,就算有韩相爷从中擀旋,也对少主很是不利。”

    徐北游点头微笑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不错,若是一味用武力,殊为不智,说不定还会连累到先生,所以我有个想法,我们是否可以给他设个局,让他自己钻进来,读书人最是爱惜羽毛,我们只要有了他的把柄,那么他还不是任我们拿捏?”

    l9看正t版《章oe节上i酷b)匠\网/c

    当初公孙仲谋亲自培养了剑气凌空堂的十二剑师,虽说境界修为不算拔尖,但个个都是老江湖,对于这种江湖门道并不陌生,听到徐北游的话后,御甲眼神一亮,轻声道:“少主,此事可行,可以交给玄乙和鬼丁去办,尤其是鬼丁,最是熟悉这种鬼蜮伎俩。”

    徐北游缓缓说道:“要给这种人设局,一定要在名声上做文章,不过不要留下什么痕迹,更不能坏了我们剑宗的名声,知道吗。”

    御甲恭敬应诺。

    徐北游挥了挥手。

    御甲退下。

    张鉴,出身豫州的一个没落士族,没有钟鸣鼎食,也没有奴仆丫鬟,只有几间瓦房和一箱子祖祖辈辈们积攒下来的书籍,他自小聪颖,三岁开蒙识字,五岁便能作诗,可谓是神童,十岁那年他考中童生,然后一路秀才、举人、进士,最后入翰林院,那一年他才二十岁,可谓是春风得意,豪气干云,立志要封侯入相,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殊不知庙堂攀升何其难,三分本事,六分运气,一分贵人扶持,缺一不可,他既没有家世上的支撑扶持,也少了几分运道,所以在翰林院一待就是十几年,眼看着就要清苦一生,早年的雄心壮志便如江都城外的滚滚大江,尽付东流。

    不过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就在他已经有些心灰意冷的时候,多年不见的“运道”终于开始眷顾于他,先是素有翰林院小掌院之称的胡庭玉屡次示好于他,然后又是蓝相青眼,就在他有些受宠若惊的时候,一个天大的馅饼砸到了他的头上,他从一个从四品的翰林院清水差事直接连升四级,出任从二品的江都布政使。

    这可是大权在握的封疆大吏,又是在第一等繁华之地的江都,多少人抢都抢不来的肥缺,就这么落到了他的头上。

    张鉴不傻,他自然明白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蓝相用他,必然是要让他做事,临来之前胡庭玉言语中的未尽之意,他也都心知肚明,无外乎蓝韩党争,早就听说韩阁老有位养子在江都,只手遮天,呼风唤雨,那么蓝相派他去江都的意思已是不言而明。

    不过张鉴并不以为意,毕竟能被人当作棋子,好歹说明自己还算有用,有朝一日也未尝不能跳出棋盘做一个弈棋之人,可如果连棋子都做不了,那就活该要穷苦一生了。

    正因为这种种原因,张鉴来到江都之后便四处私访,想要抓住些那位徐公子的一些蛛丝马迹。

    不过此举还是有些书生意气了,既然徐公子在江都城里一手遮天,又是手眼通天,他又岂会不知道你张鉴是蓝玉的人,又岂会不注意你的一举一动。

    此时张鉴正面无表情地站在一家行院门前,这是剑宗名下为数不多的行院之一,距离大名鼎鼎的千金楼有些差距,但也是江都城中第一流的销金窟了,在这里面,一晚上最低也是上百两银子的花费,若是连这点身家也没有,那就请止步吧,免得自取其辱。

    张鉴瞥了眼芳华阁三个镀金大字,又暗自掂量了下自己的身家。

    虽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但他这个布政使终究是刚刚上任,没有太多积蓄,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转身离去。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