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虎死亦要不倒架
    鬼王宫的事情急不得,须徐徐图之,徐北游暂且将此事放到一边,开始专注于磨砺自身修为,毕竟作为一名修士,修为境界才是立身之本,若仅仅是空有权势而无足够修为,也是坐不稳剑宗宗主的位置。

    看?正版5_章节上酷g匠g网r¤

    自从湖州回来之后,徐北游继续钻研剑三十六,止步于号称玄妙第一的剑二十三,除此之外,他也因为趣味使然而涉猎一些其他法门,比如说张无病传授给他的指玄功,先前他一招擒拿孟随龙,用的就是指玄功。

    已经废去的龙虎丹道也被徐北游重新拾起,偶尔练上一练,不求成什么气候,只是调剂阴阳别有一番奇效,而且他至今还是童子身,元阳未泄,蓄精藏气,修炼这些道门法门事半功倍。

    至于这副童子身什么时候交付出去,交付给谁,用什么方式,那也大有讲究,毕竟双修一道乃是佛道两家都极为重视的一条羊肠捷径,道门有房中术,佛门有欢喜禅,道门自古以来就有黄祖御女三千证道飞升的传说,而佛门也有明王明妃和欢喜佛之说,若能得其精髓,未尝不能证得大长生境界。

    何谓大长生?

    地仙境界有寿元二百年以上,故称小长生,但无论寿元二百年,还是寿元五百年,终究都逃不过寿尽而终的下场,想要真的长生不死,还要依照吕祖所言的迈过巍巍十八楼,超脱凡世,证得神仙境界这便是大长生。

    若是有了大长生境界,按照规矩就要离开凡尘俗世,道门谓之曰飞升,也有些大神仙以通天修为使自己暂不飞升而驻留世间,被称之为在世神仙,当年的上官仙尘就是如此,不过此举有利也有弊,在世神仙虽然能纵横无敌,但与天道相悖,能长生却不能不死,比不了飞升神仙的安稳自在。

    当年上官仙尘之所以不急于飞升,想来也是为了安顿好剑宗后事,毕竟他可以一走了之,剑宗却还要留存世间,只不过人力终究不敌天数,堂堂在世神仙也难逃陨落下场,而剑宗也逃不过倾覆二字。

    人定胜天,以区区人力忤逆苍天,又是谈何容易?

    不过这些距离徐北游还都太远,过早思虑意义不大,他现在只有一个小目标,踏足地仙四重楼的境界,在当下这个局面,多一分修为便多一分自身的保障。

    只是当徐北游闭关数日之后,再度出关,自身修为几乎没有任何进益,毕竟其他地仙境界的修士都是靠长年日积月累,甚至于水滴石穿的功夫攀升修为,徐北游想要一蹴而就,终究还是痴人说梦。

    说到底,徐北游晋升境界的关键还是要落到五毒剑上。

    不过徐北游有一种直觉,吴乐之连同五毒剑八成是落在了鬼王宫的手上,有句老话说得好,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不可不防。

    晚饭时,徐北游特意找到了吴虞,两人单独一桌用饭,徐北游提起了日后吴虞该走的路子,剑宗号称天下剑道出我宗,自然无所不包,既有手中三尺青锋的无敌气概,也有飞剑万里取人头的玄奇手段,另外还有剑丸、法剑、符剑、剑阵,甚至是以身养剑、以杀养剑等诸多偏门神通,这些手段未必于自身修为有益,但用来对敌却是再好不过。

    现在吴虞已经是鬼仙境界,再进一步便要择路而行,若是依照徐北游的意思,最好是以王道剑为主,再辅以符剑或是法剑。

    虽然两人在名义上是师兄妹,但却是徐北游代师收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把吴虞当作下任接班人来培养,若是他中途遭遇不测,那么剑宗总要有个主事人,吴虞无论在哪方面都要比李青莲高出一筹,更适合做一宗之主。

    徐北游将自己所想说出之后,吴虞问道:“法剑和符剑又有什么区别?”

    徐北游耐心解释道:“法剑务虚,符剑务实,我个人更倾向于法剑,传闻道祖留有九**剑传世,介于可见与不可见之间,威势无匹,其中之一就在我们剑宗,名曰青萍,在九**剑中位列第二,若是将法剑一途修炼到极致,便可将此剑招出。”

    吴虞问道:“若是没能修炼到极致呢?难道就成了无用的屠龙之技?”

    徐北游摇头道:“当然不至于如此,那只是先辈组师们留下的一道捷径而已,就算没有九**剑,法剑之术仍旧是一门对敌的绝佳手段,比如说道门中就有一门法剑之术唤作天雷剑,以天雷附着剑上,剑借天雷之威,天雷借剑凌厉之势,很是厉害。”

    吴虞笑道:“师兄选的是法剑还是符剑?”

    徐北游愣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袖口,理所当然道:“我身怀剑宗十二剑,这便是先天走了符剑之道,其实若是当年的剑宗,师妹选符剑之道也无不可,我曾听师父提起过,剑宗三十六岛中有一岛名为剑冢,葬剑千万,还有一阁名为藏剑阁,藏名剑数千,更有剑炉无数,随时可以开炉铸剑,无论是新剑还是古剑,应有尽有,可惜今不如往昔,师妹若是选择符剑之道,却是没有太好之选。”

    吴虞点点头,“懂了。”

    徐北游轻声道:“师妹还需尽快踏足人仙境界才是,宗门凋零,若是放到一州之地,自然算是个大宗门,可剑宗毕竟不比其他宗门,是要放眼整个天下的。用寻常百姓的话来说,我们也是祖上阔气过的,所以有些架子还是不能放下,架子这东西,放下容易,想要再拾起来可就难了。”

    吴虞疑惑道:“怎么说?”

    徐北游平静道:“只要我们继续端着自己的架子,那就好比是虎死不倒架,不管怎么说,都还是九流之列,无论是谁,也都要高看我们一眼,只要我们这些后人努力,宗门中兴,剑宗仍旧是那个睥睨天下的剑宗,绝不会有人说我们是昆山那样的暴发户,这便是底蕴。”

    “可如果是我们自己把这个架子放下了,去苟且钻营,去寄人篱下,别人提起剑宗时,不会再说什么剑仙独步天下,也不会再提当年历代祖师是如何手提三尺的无敌气概,不但其他们宗门会看轻我们,就连道门也要瞧不起我们,虽然我们这些后人放下架子后会过得舒服一些,可历代祖师辛辛苦苦积攒下的名声就要全部付诸东流,那样的剑宗才是真的名存实亡。”

    吴虞眼神黯然。

    她出身世家,见多了兴衰起伏,听完徐北游这番话后很是感慨。

    有些世家明明已经衰弱不堪,可仍旧要艰难维持那份体面,难道一个世家家主还不明白放下架子会更轻松的道理?可他们为的是什么?还不是祖祖辈辈积攒了下来的面子和名声!

    世家如此,剑宗也是如此。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