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有蛇线伏脉千里
    鬼王宫具体是何时成立的?没人说得清,不过其大致时间应该是在大齐立国前后,毕竟立国之前乃是天下乱战的局面,也只有这时才可以做到瞒天过海。

    徐北游没有急着开口相问,而是道:“首先这个问题不在三个问题之列,夫人可答也可不答,请问如何称呼夫人?”

    中年美妇微笑道:“我姓孟,名东翡,早年时是东都人士,后来萧皇率军入主东都,家中长辈逃离东都,一路逃难至江都,于是便在这儿扎下根来,如今家中长辈尽数凋零,只剩下我母子二人。徐公子也不必派人去查孟家的跟脚,查不到的,这是个假名字,只是用得时间久了,也就成了真名。”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谁人都有难言的苦,只是在于忍不忍得而已。

    徐北游没兴趣去了解孟东翡的过往经历,只是忽然想起了当年大齐武祖皇帝萧烈与萧皇有过一番对话,在徐北游看来很有意思。

    萧皇用剑,因其早年坎坷经历,自称意难平,胸中有大不平。

    武祖皇帝萧烈问他:“妻离子散苦不苦?卖儿卖女苦不苦?家破人亡苦不苦?满门死绝苦不苦?天下之苦数不胜数,你萧煜所受的这点苦,算什么?”

    萧皇答道:“世间疾苦千百万,我萧煜的自身之苦当然算不得什么,但是旁人可以麻木,可以忍得,我萧煜却偏偏忍不得,而且我为何要忍?”

    心中有不平,以剑平之,这与上官仙尘所言的“天下事不过一剑之事”有异曲同工之妙。

    萧皇一语说出了剑宗剑道的真谛,被师父公孙仲谋极为推崇,故而徐北游印象深刻。

    收敛思绪,徐北游直截了当道:“既然孟夫人愿意回答徐某的问题,那徐某也就直言想问了,还请孟夫人一定如实告知。”

    孟东翡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

    徐北游稍稍加重语气,问道:“徐某的第一个问题,鬼王宫中都有哪些主事人?”

    孟东翡没什么犹豫,直言相告道:“鬼王宫最大的主事人自然是宫主,不过平日里宫主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出现,在宫主之下有左右使者,就是徐公子已经见过的徐经纬和孔逸箫二人,另外还有四大护法冥君和十二位楼主,妾身不才,正是四位冥君之一。”

    徐北游点点头,问道:“萧林此人在鬼王宫中是什么地位?”

    孟东翡轻声道:“鬼王宫内等级森严,萧林是唯一一个能与宫主平等相交之人,虽然他没有明确身份,但我们私底下都将他称作副宫主,平日里宫主不在,都是由他主事。”

    徐北游沉吟了一下,接着问道:“徐某的第二个问题,道门齐仙云之事是否与你们有关?”

    孟东翡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道:“此事是由萧林亲自处置,虽说具体详情我不太清楚,但隐约听其他几位冥君提起过,应该是道门那边有人要取这位掌教弟子的性命。”

    徐北游微微皱起眉头。

    一个儒门牵扯其中还不够,又要牵扯一个道门,再联想到萧知南遇袭之事,说不定朝廷里也有人牵扯其中,这鬼王宫未免也太过势大了点。

    徐北游没有急着开口问第三个问题,而是陷入沉思。

    剑宗,若是当年的剑宗,自然可以不把鬼王宫当作一回事,正如今日的道门,明知道鬼王宫非是善类,仍旧愿意与虎谋皮,因为道门知道,纵使这个鬼王宫有天大的胃口,也难以奈何他们,即使掌教真人飞升,道门内仍是有三十位以上的地仙大真人,傲视天下。

    可现在的剑宗不行,随着公孙仲谋和上官青虹相继战死,只剩下一个张雪瑶,而张雪瑶之所以愿意交权,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要靠徐北游来支撑门户。

    平心而论,徐北游的资质根骨只能算是中上之选,远远达不到上上之选的程度,还不值得剑宗宗主非要收为弟子不可,当初公孙仲谋之所以会收徐北游为徒,与他是韩瑄养子的身份也大有关系。

    朝廷势大,朝堂上官员的权势自然也水涨船高,韩瑄就任内阁次辅之后,徐北游的身份急转直上,那些江都、江南甚至是暗卫府的官员让他三分,不是因为他是剑宗少主,而是因为他是韩阁老唯一的养子,将来要为韩阁老送终的抬棺人。

    对方既然敢对堂堂公主出手,那么就不会太过顾忌徐北游身后的韩瑄,而如今剑宗又不能给他太多的依仗,那么徐北游的处境就很微妙了,仿佛又回到了当初一路南下往江都而来时的孤身一人。

    徐北游沉默许久,直到女子有些不耐烦之后,终于缓缓问出自己的第三个问题,“鬼王宫所图为何?”

    f$更新a最快上8酷};匠&j网}

    孟东翡猛地怔住,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徐北游。

    过了良久之后,她嫣然一笑,“实不相瞒徐公子,我们鬼王宫说白了就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别人出钱,我们出力,就拿齐仙云的事情来说吧,有位道门大真人出了白银百万、精金百斤的价格买那丫头的性命,然后副宫主便亲自出手将那丫头打死了,沉尸东海,纵使掌教真人出关,也找不到半点痕迹。”

    徐北游笑了笑,“就这么简单?”

    妇人笑容真挚,点头道:“就这么简单。”

    徐北游将手中少年丢给妇人,“孟夫人慢走,恕不远送。”

    孟东翡接过孟随龙,没有半句废话,直接腾空而起。

    就在母子二人即将消失在天际的时候,女子忽然回头朝着吴虞一笑。

    徐北游似乎有所预料,早已伸出手挡在吴虞身前,然后就见他的掌心处爆开一簇血花。

    吴虞脸色一变,握住他的手关切问道:“师兄,你的手?”

    “无甚大碍。”徐北游摇了摇头,然后解释道:“孟东翡用的是瞳中剑,以目力化剑气伤人,不过这种手段本就是发源自我们剑宗,刚好被我看出端倪。”

    说话间,徐北游的掌心已经愈合,擦去血迹之后,根本看不出受过伤的样子。

    这便是地仙境界的玄奇所在,当日太乙救苦天尊被徐北游斩去一臂,只要损耗些许修为和时间,同样能够断肢再生。

    吴虞松了一口气,问道:“师兄,刚才那人所说之话是真的吗?”

    徐北游平静道:“前两个问题应该都是真的,不过最后一个问题是假的,鬼王宫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不假,可我总觉得他们其实是以这个为幌子,暗地中悄然布局,就如李家之事,看似是李紫剑请了孔逸箫来平定家族内乱,殊不知李清羽那边的徐经纬也是鬼王宫的人,说白了李家之事就是鬼王宫的一个局,虽说最后被我们撞破搅局,但这仅仅是一个李家而已,还有我们不知道或没遇上的,那该有多少?”

    吴虞喃喃自语道:“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吗?”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