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鬼王宫初现峥嵘
    不多时,孟随龙的脸色就由白变红,然后再由红变紫。

    修士只要不达地仙境界,那便做不到出窍神游、假死胎息、血肉衍生、餐风饮露等诸多神异。

    所以若是让徐北游这么掐下去,还未踏足地仙境界的孟随龙还真会因为窒息而死。

    徐北游脸上的阴霾渐渐散去,温声道:“这是谁家的熊孩子?若是没人认领,我可真要掐死了。”

    话音未落,徐北游手中又是用力,几乎要捏碎少年的脖子。

    孟随龙更是两眼翻白,眼看就要死了。

    就在徐北游真的要痛下杀手的时候,有一人翩然而至,出现在徐北游的视野中,竟是个中年美妇,双颊胜花,眼波似水,容色照人,端丽难言,明艳不可方物。

    徐北游稍稍松手,让手中的孟随龙缓过一口气来。

    当孟随龙看到女子后,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道:“娘!”

    中年美妇冲少年瞪眼道:“又惹祸事!”

    孟随龙满腹委屈道:“哪有惹事,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谁成想这个劳什子的徐公子这么小气,动不动就要喊打喊杀,娘,龙儿身上好痛,娘,你可要给龙儿做主啊。”

    女子嫣然一笑,望向徐北游,“徐公子,小儿顽劣,你既然略作惩戒,是否可以将小儿还给妾身了?”

    徐北游仍是抓着少年的脖子,微笑道:“先前令郎给我传信,说什么要久闻美人,今夜子正,踏月来取,我只当是顽劣胡闹,可以不计较。”

    “方才夫人和令郎先后不经禀报通传便进入的我府中,我只当是令郎不懂事,夫人事急从权,也可以不计较。”

    “至于令郎辱及我个人,我也已经薄施惩罚,同样可以大人不计小人过。”

    “但是……”

    凡事就怕“但是”二字。

    不过中年美妇眼神平静,似是早有预料。

    …酷3f匠4)网永,久./免费《看)z小y…说

    徐北游敛去了脸上的笑意,面无表情道:“但是令郎言语之中多次辱及我宗门,那就不能不计较了。”

    中年美妇雍容大方,丝毫没有被徐北游的言语吓住,毕竟能养出这么个儿子的人家,家教如何先不去说,这家世肯定不会差了。

    她笑语晏晏道:“徐公子想要怎么计较?”

    徐北游淡然道:“就冲令郎刚才说过的话,剑宗上下拔剑一战,便是灭门夷族也不为过。”

    妇人望着徐北游,没有说话,仍是笑颜如花。

    徐北游突然笑了笑,“当然,如今的剑宗不比当年,没这个本事和底气,那都是以前的规矩了,不过只是这样略微惩戒一下,传扬出去,人家还只当我剑宗是虎狼平原被犬欺,所以徐某斗胆立下个新规矩,让令郎在我剑宗苦役一年,夫人以为如何?”

    还未等中年妇人答话,仍旧是被徐北游提在手中的孟随龙已经挣扎起来,“娘,龙儿不要在这儿,娘,快救救龙儿,龙儿不要在这儿……”

    少年的话语戛然而止,脸色再度涨得通红。

    再度手上用力的徐北游平静道:“若是夫人不愿意,割去舌头也是可以的。”

    中年美妇脸上的笑意终于是完全消失不见,冷冷道:“奉劝徐公子一句,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徐北游平淡道:“徐某这一线留得已经够宽了,若是换成师祖在世,那可真是灭门夷族的。”

    这话不是徐北游信口胡诌,当年上官仙尘在世时,剑宗如日中天,尤其是上官仙尘刚刚执掌剑宗的前几十年,那时的剑宗与道门在明面上看似势不两立,实则暗地里多有勾结,不少大宗门的宗主长老便是悄无声息地死在剑道两家手中,更有许多诸如昆山这样底蕴不深的宗门直接被灭去满门。

    虽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后来修行界中也都知道是剑道两家所为,但包括佛门在内的诸多宗门,都是敢怒不敢言,那时候的剑宗若要铁了心杀人满门,真的不是难事。

    中年妇人深吸了一口气,冷笑道:“徐公子也算是江南地界上鼎鼎大名的人物,却拿着一个孩子要挟妾身,真是好大的本事!”

    徐北游举起手中少年,扼在少年喉咙上的五指显得狰狞无比,语气平淡道:“谈不上要挟夫人,只是这小子自己找死,天子犯法尚要与庶民同罪,难道孩子犯法就能逍遥法外?没有这样的道理。”

    中年美妇仍是没有出手。

    不是因为她觉得自己不是徐北游对手,而是女子心思缜密,一来儿子在徐北游的手中,投鼠忌器,二来这里又是龙潭虎穴的江都城,若是贸然出手,说不定正合了徐北游的心思,落入他的算计之中。

    徐北游忽然问道:“夫人是鬼王宫中人?”

    中年妇人脸色不变,眼神中却是有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讶,被一直注视着她的徐北游收入眼底。

    徐北游压抑下心中震惊,尽量保持语气平静道:“没想到夫人真的是鬼王宫中人,倒是徐某人先前看走眼了。”

    既然被徐北游识破,女子也不再藏着掖着,直言道:“妾身同样没想到徐公子还知道鬼王宫。”

    徐北游道:“在湖州的时候,有幸见到了徐经纬和孔逸箫二人,近几日又听闻了萧林的大名,细细数来鬼王宫已经有三位地仙境界的高人,若是徐某所猜不错,夫人也应是一位地仙高人,那么就是四位,这等手笔,便是我剑宗也有所不及。”

    女子眼神冰冷,“既然知道剑宗远不如我鬼王宫,徐公子为何还敢如此行事?难道就不怕我鬼王宫让一个没了公孙仲谋的剑宗灰飞烟灭?”

    “先不说鬼王宫到底有没有这个实力,也不说夫人在鬼王宫中有没有这么大的权柄,只说我剑宗。”徐北游笑了笑,眼神坚定道:“我辈剑士立世,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可以站着生,不能跪着死,师祖面对九重天劫和萧皇未曾怕过,家师面对天下第一人秋叶也未曾怕过,堂堂道门都没能让剑宗畏缩半分,一个鬼王宫就更谈不上怕之一字了。”

    女子忽而又是一笑,一笑百媚生,开口道:“徐公子不是不通情理之人,我鬼王宫与剑宗也并无旧怨,今日小儿顽劣,是妾身管教无方,妾身代他向徐公子赔罪,若是徐公子还有其他什么条件,尽管开口便是,只要是妾身能够做到的,都会尽力而为。”

    徐北游想了想,道:“徐某不会强人所难,只要夫人能回答我三个问题,那么今日之事,徐某可以既往不咎,令郎也自当双手奉还。”

    妇人略作思量后,点头道:“徐公子请讲。”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