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一只泼猴闹剑宗
    徐北游不无可惜道:“我本以为又是个赵廷湖那样的角色,却没想到是个半大孩子。”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少年的痛处,他猛地从半空中一跃而下,轰然落在徐北游不远处,横眉立目地厉声道:“孩子?你才是个孩子!我听说当下有个四俊的说法,你不过是排在末位,叫什么幼麟,你就大了吗?”

    少年好像自觉地扳回一城,环顾四周啧啧道:“当年的剑宗独霸东海三十六岛,好歹也是能够跟道门扳手腕的大宗门,今日竟是沦落到如此境地,不但丢了三十六岛,龟缩在江都城里,而且堂堂少主的府邸也能让我来去自如,真是可笑。”

    徐北游的养气功夫还是有的,不曾半分动怒,仍是笑意淡然,“成王败寇罢了,我剑宗不敌道门落到今日这般境地,也没什么好遮掩的,更没什么可笑的,试问当世有哪个宗门敢像我剑宗这般面对道门仍是振剑出鞘?一个跪着生,一个站着死,早已是毋庸多言。”

    成功,不是一代人的事情,而是几代人甚至是十几代人积累努力的结果。

    正如始皇祖龙能一统六国,是因为他奋六世之余烈,若无前六位先王,他也无力去统一天下。

    武帝能十万铁骑狼居胥,也是因为有父祖两辈人的休养生息。

    萧氏能夺得天下,绝非萧煜一人之功,萧氏先祖萧霖官至大都督,受封安国公,历代安国公皆是出仕为官,使萧氏一门在朝堂上根深蒂固,武祖萧烈更是自任大丞相,如此种种,萧煜能得天下其实也是水到渠成后的瓜熟蒂落。

    要不怎么说寒门无贵子?

    同理,失败也不是一代人的事情。

    郑哀帝失其国,是他之过吗?早在神宗皇帝还在世时,大郑就已经局势糜烂,不可收拾。

    剑宗会有今日,其实也是如此,早在上官仙尘第一次登岸大杀四方时就已经为日后衰亡埋下伏笔,其后许麟身死更是如此。

    非上官仙尘之过,非公孙仲谋之过,也非徐北游之过。

    徐北游顿了一下,好奇问道:“虽然我这儿比不了皇宫大内,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想来就来的,你能悄无声息地来到此处,倒也不失有些手段,我倒是有些好奇你的师承何处?”

    少年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我师承何处关你什么事?要打就赶紧拔剑,要是不敢拔剑就赶紧说话认输,美人归我!”

    徐北游轻笑道:“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就学着别人一口一个美人。”

    少年嘿然道:“我瞧这位美人还是完璧之身,如此天姿国色你也能忍得住?你不会是个死太监吧?下面什么也没有的那种,哦不对,说不定你是个天阉,天生就不行的那种。”

    就连吴虞也听不下去了,不过徐北游仍是没有动气,温言道:“你这德行有点像我的徒弟,吊儿郎当,没个正形,算是我最深恶痛绝的,不过我就只收了这一个徒弟,毕竟是自家人,也好不怎么样,你这个外人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少年白眼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做我的师父?赶紧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退一步来说,剑宗是个什么德行你不知道?被道门打成落水狗,还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换成当年的上官仙尘来求我,然后再把那什么诛仙也拿出来,这还差不多。”

    上官仙尘,无论是甲子前,还是甲子后,都是当之无愧的剑仙第一人,毕竟百年以来,甚至是五百年以来,都未能有人比他杀戮更重,传闻仅仅是死在他手上的地仙境界就足有双手之手,也就是当年的剑宗开派祖师才能稳压一头。

    少年人竟是如此目无余子,非但不把徐北游放在眼中,就连公孙仲谋也被他看轻,只看得起上官仙尘。

    徐北游轻笑一声,眼神终于阴沉下来,“真是好一只泼猴,讲道理讲不通,你是打定主意要来一场大闹剑宗了?”

    回答徐北游的是一声剑鸣。

    这名少年背后的长剑苍然出鞘。

    这位不知来历的少年面对徐北游,竟然是选择率先出手。

    一言不合即拔剑,拔剑即分生死,这是剑宗的规矩,以前都是徐北游与别人讲这种规矩,现在换成别人跟徐北游讲这种感觉,他一时间感慨良多。

    就在徐北游略微走神的时候,少年托剑而行,身形转瞬即逝。

    下一刻,少年出现在徐北游身前三尺处,原本拖行的长剑被高高举起,势如劈山。

    吴虞只觉得剑气弥漫,森然无比,令人在这个暑意还未完全退去的秋初都感到一股透骨寒意。

    徐北游回神后神色淡然,衣袖飘摇,抬手,伸出一指。

    上官仙尘在其鼎盛时曾经放言,剑在手中,身前三尺之内即是举世无敌。

    徐北游一直都很向往那种境界。

    然后这一指便抵住了下落的剑锋。

    毫发无伤。

    这一剑竟是没能给徐北游留下一丝一毫的伤痕。

    o更w新!2最)◇快*上u*酷/…匠网r

    吴虞不自觉睁大了眼眸,徐北游曾经对她提起过一门名为无上剑体的法门,修成之后,其人如剑,难道这就是无上剑体的玄通!?

    徐北游缓缓开口道:“虽说用剑要灵活变通,但有些规矩还是要讲的,不管是先前的拖剑,还是现在劈斩,都不是剑的用法,而是刀法才对。”

    “剑有双刃,其身笔直,最好的用法不是劈斩,而是刺。”

    话音落下,徐北游抵住剑锋的食指在刹那之间敲击,将剑锋弹开,然后向前一指。

    一指即是一刺。

    看似简单的两个动作,徐北游已经用出了剑十八和剑一的部分神意。

    不过出乎徐北游的意料之外,他的一指竟是没能洞穿少年,仅仅是刺破了他的衣衫,然后便被他衣衫下的宝甲挡下。

    这一指徐北游已经用出了三成修为,而且还是在三尺之内,却没能在宝甲上留下半点痕迹,可见绝非凡品,徐北游对这小子的来历愈发好奇了。

    少年大笑道;“什么四俊,也就是本公子先前声名不显,否则你们四个给本公子提鞋都不配。”

    徐北游轻声道:“还真是人不猖狂枉少年啊,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不敢如此行事,今天算是开眼了,少年郎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咧嘴笑道:“记好了,本公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孟名随龙。”

    “孟随龙,孟公子,很好。”徐北游点点头。

    下一刻,他的身形炸起。

    孟随龙甚至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已经倒飞出去。

    这一刻,徐北游虽然未曾出剑,但是不再掩饰自己的地仙修为,若是徐北游全力出手,就算齐仙云、萧元婴、赵廷湖三人齐至,他也有信心一力胜之。

    徐北游一手抵住孟随龙的小腹不断前行,一直来到阁楼前,将他的后背狠狠按在阁楼的墙壁上。

    看似简陋的小阁楼巍然不动,少年喷出一口鲜血。

    徐北游反手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冰冷道:“当真找死不成?”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