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有人欲踏月而来
    有句老话说得好,树大招风。

    还有句老话说得也不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徐北游如今算是把这两样都占全了,在江都一时风头无两,无论是官府还是宗门,都要让他三分,但这世上总也不缺愣头青,更少不了想要一夜之间便名动天下之人。

    其实想要名动天下,说起来也很简单。去玄都找掌教真人斗法,或是干脆直接去帝都刺杀皇帝陛下,若是做成了,保准一夜之间天下无人不知君,做不成嘛,还能给市井之间平添一桩谈资笑料。

    只是世间有能力去做此事之人,不屑于这等虚名,或是早已名满天下,那些个削尖了脑袋想要成名的,又尽是些沽名钓誉的宵小之辈,没什么真本事,别说什么斗法,也别说什么刺杀,怕是连玄都于何处都找不到,连皇宫的大门都进不去。

    徐北游声名鹊起之后,却让这些宵小之辈看到了希望,毕竟徐北游年纪太轻,崛起也就在这一两年之间,在此之前不过是个无名小卒,根基不深,人望不足,最适合被拿来做踏脚石,先前在江上横舟拦路的叶道人就是个例子。

    今天天刚亮,府里的仆役出门打扫门前空地,发现在门上钉着一把寸许短剑,剑上带了一封锦书,立马交给管事,层层上报之后,终是到了徐北游的手中。

    徐北游打开大致扫了一眼,不能说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但也颇有哭笑不得之感,不知哪里来的愣头青,在信里竟说“久闻剑宗有美人,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国色天香,风华绝代,仰慕已久,不胜心向往之,三日后午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

    徐北游当然知道当年有位大修士踏月取物的典故,因为其自号香涛,又自称为盗中之元帅,故称香帅。

    今天这是哪个二愣子要效仿古人?就算是当年的香帅,也只不过是取走白玉雕成的美人,可你他娘的直接要强抢大活人,真当剑宗是没了牙的老虎?真当我徐北游是尊泥捏的菩萨不成?

    静下心来,徐北游仔细想了想,剑宗里的女子,长得丑的没有几个,可说到名声特别大的,也就是吴虞和师母了,至于李青莲、宋官官和张安等人,虽然也是姿色不俗,但比之前二者还是有不小差距。

    师母张雪瑶,早年时在四大美人中排名第三,仅次于道门掌教夫人慕容萱和秦姨秦穆绵,还要高于林皇后,这些年来精擅驻颜之术,倒也没怎么显老,就是难免气态沧桑,没有少女之气韵。

    先不说她本身就有地仙十楼以上的修为,而且还手握诛仙,就算你真有掳人的通天修为,修行界中谁不知道她除了是剑宗宗主公孙仲谋的结发之妻,还曾与道门掌教秋叶定下过婚约?师父公孙仲谋已经仙逝不假,可秋叶还活着呢,男人,不管是下里巴人,还是天上仙人,又有几个能在这件事上看得开的?

    既然不太可能是张雪瑶,那就只能是吴虞了。

    这世上强抢女子的戏码不少,可抢到剑宗头上,还真是头一回。

    j最cl新t章●节上◎}酷匠/u网,

    若是早些年的剑宗,独占东海三十六岛,把持卫国一国,弟子数千,剑仙十数,仅是宗门藏剑便有百万以上,动则渡海登岸逐鹿天下,静则退守东海逍遥自在,当年大郑神宗皇帝亲自邀请剑宗宗主上官仙尘入东都,要口称先生二字,纵使道门三大峰主联手而至,仍是挡不住上官仙尘一人一剑,那是何等的风光。

    那时候的剑宗,谁敢不敬让三分?与今日的剑宗相比,完全是两个概念,绝不会让人欺辱至此。

    不过徐北游刚刚把剑宗精锐悉数派出去寻找吴乐之的下落,所以此时人手不足,也无精力去追查此事,只好暂时搁置。

    再者说,徐北游诸事繁杂,除了要维持自身修行,还要兼顾诸多杂务,虽说办大事以找替身为第一要义,但对鬼王宫布局和完颜玉妃那边共同操持海路还是要他亲自出马,不能交予旁人之手。

    一桩桩,一件件,纷纷扰扰,徐北游很快便将此事抛诸脑后。

    及至第三日,徐北游才算将此事想起来,干脆把吴虞叫来,两人一起沿着后府内湖缓步而行,等着午夜子正,看看到底是怎样的“天外飞仙”。

    不是徐北游托大,只因为这里是江都,让慕容玄阴铩羽而归、张召奴折戟沉沙的江都,甚至江南道门都被连根拔起,他不信还有不怕死的地仙高人要来这儿一逞威风。

    至于地仙境界以下,他一人足以对付。

    两人来到湖畔的小阁楼旁,阁楼前有一片不大的空地,空地上放置着有些年头的一桌三凳,皆是以后湖巨石制成。

    徐北游伸手轻轻抚过石桌桌面,笑道:“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师妹不妨在这儿坐一坐,也体味下青莲剑仙的三人之意。”

    吴虞入座之后,见徐北游仍是站着,不由问道:“师兄不坐吗?”

    徐北游摇头道:“心乱,坐不住。”

    吴虞柔声问道:“难不成师兄真是因为那封锦书的缘故而忧心?”

    徐北游再次摇头道:“那倒不至于,我只是在想鬼王宫的事情,瞧鬼王宫的架势,不会弱于九流之列的宗门,而偌大一个鬼王宫,总不会只有几个地仙境界的‘鬼王’,也该有些小鬼才对。”

    吴虞是何等聪慧之人,转瞬就明白了徐北游话语中的意思,“师兄觉得这次来人与鬼王宫有关?”

    徐北游道:“还真说不准。”

    吴虞轻声道:“我倒觉得不可能是鬼王宫之人,毕竟以鬼王宫的行事风格来看,偏于阴诡,若非这次李家事败,他们也不会露出痕迹,想来鬼王宫中之人不会如此……”

    她顿了下,想了想道:“不会如此无聊才对。”

    徐北游不置可否,抬头望向一轮明月,轻声道:“踏月而至……当年在豫州神都,唐姨就是步步生莲,踏月而至,真是让人神往。”

    话音刚刚落下,从两人头顶上就传下一道声音,“你就是那个什么徐公子!?”

    吴虞猛地抬头,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徐北游笑意恬淡,平静道:“请客人现身。”

    风波骤起。

    在两人上方半空处,有一道身影缓缓浮现,竟然是个眉清目秀的少年。

    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个子挺高,背着一柄和他差不多高的长剑,虚立于半空中。

    不知怎么的,看到这个少年,徐北游就想到了徒弟李神通长大后的模样。

    吴虞则是看得好气又好笑,就是这么个孩子要掳走自己?现在的孩子未免也太……早熟了。

    少年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扫过,然后一指吴虞,眼睛却是望向徐北游,故意粗声粗气道:“听说你就是剑宗少主?拔剑吧,谁赢了这个美人就是谁的!”

    徐北游转过头来,微笑道:“师妹,你觉得这个提议如何?”

    吴虞白了他一眼,妩媚天然。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