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甘泉宫中说恩仇
    民间对于天家居所总是抱有极大的好奇心,传闻说帝都城里的皇宫有宫阙千万间,事实上也相去不远,曾有一位大宦官亲自统计,整座宫城共有殿宇宫室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大者如未央宫,可容成百上千人,小者则只能容纳二三人。

    在这片殿宇之海中,最重要的宫殿有三座,分别是朝会典仪所在的未央宫,皇后寝宫飞霜殿以及皇帝寝宫甘泉宫。

    其中又以甘泉宫最为神秘,盖因无皇帝陛下的旨意,任何人不得入甘泉宫,哪怕是皇后齐王也不例外,百官中能踏足此地的更是屈指可数,根据好事者私下统计,进甘泉宫次数最多的是蓝相爷,其次是韩阁老,再次是暗卫府的魏都督。

    不过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司礼监掌印张百岁,作为伺候皇帝陛下的“大管家”,他可以不经宣召便进入甘泉宫中。

    1酷6e匠d网a永久-免费看!。小说u

    今日的甘泉宫一如往常,除了来往的宫女太监,便是沉默如雕塑的内侍卫。

    张百岁走过长长的殿内廊道,缓缓推开尽头处两扇暗红色大门,进入内殿。

    内殿中地面光滑如镜,龟蛇铜炉中烟雾袅袅。

    烟雾中依稀可见一方三层圆台,台上有一华美宝座,一人坐于其上。

    张百岁双手交叠置于身前,轻声道:“陛下,公主殿下已经安全抵达齐王府,是否要再派人过去看护一二?”

    坐于宝座上的当朝皇帝萧玄轻轻摇头,道:“既然萧林已经漏了痕迹,那么他们的谋划就算落空了,齐阳在齐王那里很安全。”

    张百岁在庙堂中沉浮近一个甲子,见识过早年天下逐鹿时东北大军的兵临城下,见识过青尘刺杀萧皇,更见识过新皇登基时的蓝韩党争,大风大浪都过来了,眼下的这点阵势,在张百岁眼中还真不算什么,而且他也晓得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所以听到萧帝此言,他便不在此事上多说什么。

    张百岁转而道:“最近朝廷里暗流涌动,蓝党之人不断兴风作浪,又有那些清流世家推波助澜,当此之际,风波不断,于陛下殊为不利。”

    萧玄毕竟是二十年帝王,自然明白张百岁话语中的未尽之意。

    自从陈琼被革职拿办之后,时隔了二十年之久的蓝韩党争再次浮出水面,庙堂上下纷纷择队而站,本就势大的蓝党中人暗地里动作不断,底层官员人心浮动,庙堂上下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此时张无病言语中的未尽之意无外乎“攘外必先安内”六字,不管是解决外患,还是与道门抗衡,首要之事都是平定自身内部,否则落一个内外交困的下场,那便是神仙下凡也无力回天。

    萧玄从宝座上起身,缓缓开口道:“朕又何尝不知道这点,只是蓝相不愿意退,朕只能徐徐图之。大伴你也知道,朕还未出生时,蓝相就已经追随先帝身侧,这位两朝老臣的根基之大,根基之深,纵使是朕,也深感棘手。”

    张百岁轻叹一声,道:“其实蓝相的忠心是有的,只是太过顾念旧情,与道门那边纠缠不清,又舍不得手中权柄,忘了君子朋而不党的圣人教诲,每每与陛下意见相左,失于臣子之道。”

    萧玄的面容隐藏在袅袅烟雾中,平静道:“遍观朝堂上下,赵宗宪虽然刚正不阿,但却弱于权谋,失于变通。李贞吉格局不够,少了一份大气,独当一面尚可,想要总掌全局却是力有不逮,至于端木睿晟,纵有几分才能,但困于一个私字,执于权财二气,不提也罢,只剩下一个韩瑄,可又垂垂老矣,不知还能再支撑几年。”

    张百岁沉默片刻,轻声道:“若非当年那桩祸事,如果徐国舅还在世,如今也能帮陛下分忧,毕竟国舅才是先帝属意的储相人选。”

    萧玄缓步走下圆台,沉声道:“当年之事说到底还是与母后有些干系,母后因为林寒的缘故,生怕再出现第二个尾大不掉的外戚,于是默许端木睿晟趁乱出手,朕身为人子,也不好置评。”

    张百岁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陛下,老奴斗胆问上一句,皇后娘娘是否知晓此事?”

    萧玄平淡道:“皇后与母后不和,甚至不亲近与母后极像的齐阳,不是没有理由的。”

    张百岁忽然想起什么,欲言又止。

    萧玄说道:“徐家,先有西河郡王徐林,贵为大都督府第一任大都督,又有三杰之首的储相徐琰,若是徐琰能成为继蓝相之后的第二位内阁首辅,再加上他的外戚身份,的确有势大难制的趋势,母后的担心也不无道理。”

    张百岁默然无语。

    当年先帝和太后都还在世的时候,朝堂上一直都有二圣临朝的说法,可见太后的手腕权势,其实在张百岁看来,于庙堂处事上,当今陛下不太像先帝,倒更像是太后娘娘。

    萧玄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无非是韩阁老的那个养子。根据暗卫府的调查,徐北游的出生时间差不多能与当年之事对上,不过那件事说到底还是端木睿晟做的,与旁人没有半分关系。”

    张百岁躬身应道:“诺。”

    萧玄缓步走到旁边的屏风旁,望着屏风上的字迹缓缓道:“端木家当年不过是个被人家从蜀州撵到中州的小世家,甚至在中州都快无法立足,若非机缘巧合之下得以为先帝效力,哪有他们今日的风光。”

    张百岁轻声道:“这世上不缺恩将仇报之人。”

    萧玄轻描淡写道:“升米恩,斗米仇,这世上从不缺贪得无厌之人,恩将仇报又贪得无厌之人,也不会少了。父皇以前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说皇祖父年轻的时候,有一赵姓好友在临终前托付给他一双遗孤和三十万两家财,说等到那对孤儿长大成人之后,让他把三十万两的家财均分三份,两个孤儿各得十万两,另外十万两则作为对皇祖父的谢礼。”

    “不过皇祖父没要那十万两,而是在两名孤儿长大后,各给了他们十五万两,并将当年之事如实相告。两名孤儿的反应不一,其中一人很欢喜,认为皇祖父高义,而另外一人则认为皇祖父能拿出三十万两,当年就能贪下七十万两,反而是怀疑皇祖父贪了兄弟二人的百万身家,非但对皇祖父的多年养恩没有半分感激,反而生出怨恨。”

    张百岁轻声问道:“如今看来,端木家与那对兄弟中的心生怨恨之人无异。”

    萧玄淡笑一声,“当年那两兄弟的结局也不难猜,心生怨恨之人自然是死了,死得悄无声息,而心生欢喜之人却活了下来。”

    张百岁轻声问道:“那端木睿晟?”

    萧玄平静道:“司礼监着手准备吧。”

    m..,更优质的体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